“流浪”艺考!农村艺考女孩报考的欢心与忧愁

原标题:“流浪”艺考!农村艺考女孩报考的欢心与忧愁

  “流浪”艺考!农村艺考女孩报考山艺,有欢心有忧愁

姜馨下午没有考试,陪同学来山艺参加艺考。她也报名了山艺,但是首轮就被刷了下来。

不是每一个艺考的孩子都不差钱。

老师通知自己过了南方某艺术学院的初试后,姜馨(化名)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无奈:高兴的是朝大学又迈进了一步,无奈的是又要交350元复赛报名费。

350元对于艺考来说,实在是太微小了,但对于姜馨来说,这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姜馨来自山东日照一所中学,此次艺考报名的专业是“广播电视编导”。然而就在三个多个月前,姜馨对“蒙太奇”、“第五代导演”这些专业词汇还一头雾水,而现在,她要以专业电影考生的身份,用这些语言来解读很多自己看过或者没看过的电影。

艺考“投机者”考前三个多月选择这条路“学校请来了山东艺术学院的老师,为我们讲解艺考,鼓励成绩中下游的学生参加艺考。”姜馨告诉记者,学校每年10月底都会请艺考培训的老师来学校宣传艺考。由于艺考的本科文化线相比普通的文理科分数线要低一些,对于很多原本没希望考上本科的学生来说,值得一试。

在艺考的众多类别中,相比需要过硬基本功,并对外貌条件有高要求的音乐、舞蹈等专业来说,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对于考生才艺、外貌的硬件要求相对低一些,因此通过临时“突击学习”的方式来考试的考生不在少数。在姜馨所在的学校,流传着很多“学了几天就考上一本”的投机神话。

姜馨所在的年级有800名学生,她的“一模”成绩排名374,她最终选择了艺考。

“去年学校考上本科的也就100个人,考上一本的不到50个,我根本上不了本科。”18岁的姜馨对于未来的判断已经显得颇为老练,“我们没办法跟城市的孩子比。这次出来之后我感觉更明显了,我们这些农村孩子,不论是知识、眼界还是表现能力,都跟城里的考生差距太大。”

无奈的差距面试题“旅行”难住没出过远门的她

姜馨告诉记者,有一场面试,面试官出的考题是“即兴讲述"旅行"和"成长"之间的关系”,同场的几个考生都讲述了自己旅行的故事,而姜馨现场编了一段自己去北京旅游的经历——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出过家乡,更没有去过北京。到济南参加考试,是她走过的最远的地方。

和专业的艺考生相比,差距是客观存在的,并且在方方面面提醒着姜馨。一些学校的考试需要面试,虽然18岁的女孩儿都带着水葱一样的鲜亮,但姜馨还是咬咬牙到解放桥附近花50块钱理了一次发,之前她理一次发只需要5块钱。除此之外,她还和同学一次性买齐了粉底、口红、腮红、眼影等化妆品。

“有一次考完试跟旁边的一个女生聊天,她说她光口红就有几千块钱的。当时把我震惊了。”姜馨说,她的化妆品都是网购来的,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不到200块钱。买了之后也不太会化,都是“摸索着往脸上擦,有一次腮红打多了,同学笑话我像个媒婆。”

虽然有专门为艺考生化妆的一次性妆面服务,但是姜馨从来没舍得让专业的化妆师帮自己化妆,“一次就要四五十块钱,太贵了。”

天下父母心家境一般,父母却从未因花钱抱怨

钱,是姜馨必须要考虑的事情。父母都务农,还有个弟弟正在上小学。学习艺术、参加艺考,这些对于姜馨的家庭来说都是奢侈的事情。但是在“考本科”这个愿望面前,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艺考前进行的三个多月的突击培训,费用是1万;出来艺考的生活费、报名费以及带队老师指导费等,省了又省还得3000左右。林林总总的费用加起来,对姜馨家来说并不轻松。

“但父母从来没在钱上说过我一句。”姜馨说,在得知女儿的决定后,父母只是担心女儿会因为艺考而耽误学习,如果艺考不成功,会影响原本的正常高考。见女儿下定了决心,父母没有在钱上为难过孩子一句,反而是每次打电话,都会问姜馨钱是否够用,住的、吃的是否舒心。

姜馨也算争气,虽然是典型的“半路出家”,但是凭借着扎实的语文功底,在文学编导类专业联考中稳稳过线,也算是给了父母吃下半颗“定心丸”。

(生活日报记者 郭春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