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负债高企现金流堪忧 亿达中国成中民投“烫手山芋”

原标题:【原创】负债高企现金流堪忧 亿达中国成中民投“烫手山芋”

【财联社】(记者 李洁)中民投陷入流动性危机后,开始陆续处置旗下资产以自救。

在转让上海董家渡地王项目的同时,中民投也将其它资产列入出售清单,其中包括2016年收购的亿达中国(03639.HK)的股权。

“引入中民投这个大股东已有两年多时间,但并未给亿达中国带来经营业绩的改善。亿达中国业绩增长乏力,负债高企,旗下重资产项目较多,造成资金链承压。即使中民投出售,大概率会亏着卖,接盘方也会考虑较多,转手难度较大。”一位房地产机构分析师告诉财联社记者。

亿达资金链承压

2016年11月,亿达中国和中民投旗下的嘉佑(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订立协议,中民投以30.14亿港元收购亿达中国13.7亿股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53.02%。

随后中民投在2017年进行了两次增持,股权进一步集中。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民投持股比例高达74.22%,原亿达中国大股东孙荫环仅剩9.34%股份,成为仅次于中民投的第二大股东。

彼时,亿达中国CFO马兰表示,“通过本次股权结构优化,亿达中国可以依托中民投强大的资本实力,搭建国际化、创新性的资本运作平台,开拓多样化的投融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从而加快全国产业布局的速度,继续扩大在综合商务园区开发与运营业务方面的投资规模,力争未来3-5年向千亿资产量级迈进。”

中民投入股亿达中国时,亿达中国业绩低迷,负债率高达151%。中民投通过收购股权以及2017年的两次增持,给亿达中国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

亿达中国为配合大股东的战略,董事会大换血,由中民投副总裁张志超接替孙荫环担任董事会主席。同时,中民投将亿达总部由大连搬迁至上海,引发员工离职潮。

然而进入2018年,中民投对亿达中国的支持明显下降。2018年6月原中民投系高管张志超辞任亿达董事会主席,由孙荫环的外甥姜修文接任董事长。同时在2018年8月中民投取消7.8亿元认购亿达中国11.60%新股份的协议。

“人事变动以及取消认购在时间上相隔较短,有可能是中民投在布局退出亿达中国,因为中民投在亿达中国的投入未得到相应的收益回报。”一位资管公司的高管向财联社表示。

接近亿达的相关人士则向财联社记者透露,中民投入股后在内部会议上对亿达有相应的业绩指标与要求,但亿达表现得并不尽如意。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亿达中国流动负债总额为221.36亿元,同比增长74.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金额为6.31亿元,同比下降3.13%。

中民投脱手不易

“亿达中国与中民投的关系较为复杂,不仅是股东与被控股的关系,中民投、亿达中国、孙荫环还是一个战略及利益共同体,这样复杂的关系,中民投处置起来并不容易。”上述资管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资料显示,亿达中国原控制人孙荫环是中民投发起人和股东,孙荫环通过亿达控股持有中民投2%股权,担任中民投董事局副主席。而孙荫环目前仍是亿达中国的第二大股东,董事长由其外甥担任。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亿达中国的业绩以及资金问题,寻找接盘方并非易事。

事实上,中民投入股后,并未带动亿达中国的业绩增长。2016年-2018年,亿达中国的销售额分别为83.05亿元、72.63亿元、85.37亿元。

而2018年业绩增长主要原因为大连天地项目的土地一次性出售给龙湖集团。剔除此项土地出售,亿达中国的合约销售额约60亿元,较2017年减少18%。

在负债方面,国际评级机构标普指出,亿达现金结余低,但短期债务却多,预料其资本结构将无以为继,该公司高度依赖再融资来履行其债务责任。

此外,亿达中国约合62亿元的债券将于2019年到期,其中3月份到期的有20亿元境内公司债券。另有76亿元的债券将于2020年到期,不含2019年可能新发行的短期债券,这将进一步扩大其2020年到期债券的规模。

由于大连天地项目土地销售的回款延误,该公司无限制现金余额较低,截至2018年12月31日仅为10亿元。

标普报告指出,由于亿达大量债务将于今明两年到期,而其现金流不足,新股注资及出售计划又不明朗,估计未来12-24个月,该公司的流动性将保持紧绌。

基于上述分析,1月31日,标普将亿达中国的长期发行人评级由“B-”调低至“CCC+”,而其高级无抵押票据评级亦由“CCC+”下调至“CCC”,评级展望为“负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