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易到资金断裂:实地探访韬蕴资本,春节前就已出现危机

原标题:为救易到资金断裂:实地探访韬蕴资本,春节前就已出现危机

  昨日晚间,韬蕴资本集团(以下简称韬蕴资本)发布内部通知称,公司因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用车(以下简称易到),融资资金难以到位,目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即日起,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将安排员工在家办公,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

显然,这家在易到身上砸下重金,并扬言让其回到网约车应有市场位置的私募公司,如今也陷入了难以自救的泥潭里。但韬蕴资本资金链面临断裂的“锅”真的该易到来背么?事实上,在上述通知之前,关于韬蕴资本身陷诉讼和债务风波、与乐视经济纠纷愈演愈烈等消息就层出不穷。如今的困局,除了易到,与其近年来激进的投资扩张也不无关系。

今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韬蕴资本位于北京东方新天地的办公大楼。与写字楼里其他公司访客在前台登记上楼不同的是,韬蕴资本给了物业一份电话清单,要求访客必须致电让其员工下楼接访。记者多次拨打了清单上的5个号码,均为无人接听。东方新天地物业人员透露道,这样的访客接待方式该公司于春节前就向物业要求了。

与此同时,写字楼大厅里已聚集了数家媒体和不少因在易到平台无法提现而转向其大股东韬蕴资本维权的网约车司机。而网约车司机们不明白的是,对于易到,韬蕴资本现已是“无能为力”。

韬蕴资本位于北京东方新天地的办公地点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唐如钰 摄

从重金“输血”到低价转卖

事实上,韬蕴资本对易到的“无能为力”并非今日才凸显。

早在2018年韬蕴资本就开始为易到寻找下家,当时的拟受让方为赫美集团。2018年8月,赫美集团宣布与韬蕴资本一致行动人以及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意向协议》,拟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的经营主体)的股权。3个月后,双方因具体方案后期沟通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了协议。

今年1月21日,市场上又流传出一份韬蕴资本《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表示因整体融资市场不甚景气,韬蕴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以半价出售所有股份。随后,韬蕴资本方面向媒体确认了出售股份的消息,但却以“不方便”为由对流传声明中提到的具体内容不否认、不核实。

据公开消息,在接手易到股份后,韬蕴资本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元、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元、提升净资产26亿元。与此同时,在易到现有的34亿元负债中,韬蕴资本也为其垫付了28亿元,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韬蕴资本累计为易到股份解决了近60亿元债务问题。

即便是重金“输血”挽救,也依旧未将易到拖出债务泥潭。2018年以来,易到相继又被曝出账户被法院冻结、司机提现困难等消息。2018年7月,韬蕴资本发布声明表示,易到实际债务规模比其与乐视交易文件中高出两倍多。随后,乐视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债务数额是双方确认签字过的。

从重金“输血”到低价转卖,韬蕴资本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据悉,当年选择从乐视和贾跃亭处接手,其看中的就是网约车的市场前景,以及这一业务模式可补齐自身联动业务板块。然而,随着监管的趋严、资本和网约车市场的降温以及易到持续深陷债务泥潭。如今又有谁有实力和胆量去接盘呢?

“锅”真的该易到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韬蕴资本的危机也并非投资易到一家引发的。也或与其近年来激进的投资扩张有关。除去这两年扶持易到的艰难外,韬蕴资本和其创始人温晓东自身也风波不断,隐患是早已埋下的。

据悉,韬蕴资本曾坚定地看好乐视产业生态。自2014年开始,其向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影业等项目累计注资数十亿元。

布局乐视失利后,韬蕴资本即开始了在二级市场上的大举扩张,频频参与上市公司定增,而部分定增项目则因到期时未能偿付本金及规定收益而被申请查封冻结财产,也被媒体称为“诡异的定增之举”。

值得注意的是,韬蕴资本及其关联公司近年投资的不少项目,也让公司和创始人陷入债务纠纷、失信风波。

据界面新闻报道,2016年,韬蕴资本子公司蓝巨投资控股旗下北京溢生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万元,被广汇建设集团起诉,原告还起诉了北京蓝巨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北京溢生沣法人温晓东。一韬蕴资本前合伙人也曾透露,温晓东系各资产运作公司的资金缺口或达数十亿。

无论是投资失利还是陷入诉讼纠纷,能给公司带来致命打击的还是资金链条的断裂,如今的韬蕴资本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曾经,易到徘徊在危机边缘时得韬蕴资本拉了一把。但寒冬之下,机构纷纷“勒紧腰带”求稳求生存之时,能拉韬蕴资本一把的白衣骑士又在何处?

本文封面图来自摄图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