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被飞鸽自行车追索8000万货款,两月新增2.5亿被执行金额

原标题:ofo被飞鸽自行车追索8000万货款,两月新增2.5亿被执行金额

文/管丽丹 编/李悫

2月20日,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在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获悉,继ofo与上海凤凰自行车货款纠纷得到裁决后,其与另一家自行车生产商——天津飞鸽的合同纠纷也有了下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30日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天津飞鸽和ofo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于2018年6月20日立案,截至2018年5月30日,ofo仍欠天津飞鸽7271.02万元货款及违约金778.95万元。

判决表示,ofo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天津飞鸽支付7271.02万元货款及违约金778.95万元。此外,需以7271.02万元为本金支付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

法院在同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已经冻结或查封扣押ofo共计8082.75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

作为国产自行车老字号,飞鸽自行车近年来并不“低调”:先是在2015年与乐视合作“鵟buzzard”超级自行车,3款产品分别售价3999元、5999元、39999元。但该产品在2015年“双十一”当天仅卖出4000辆,生产线在2016年就停止了运转。

同是2016年,飞鸽自行车又接到了ofo的小黄车订单,后成为ofo最大的代工厂之一。2017年飞鸽自行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ofo每年在飞鸽的订单达到了500万辆。

但无论是贾跃亭的自行车还是戴威的自行车,最终两个企业都因为资金链断裂陷入危机,直接导致飞鸽自行车的大量应收货款无法收回。

2018年下半年以来,ofo因拖欠货款陷入多起诉讼。

2018年10月,顺丰向法院申请冻结ofo存款1375万元,另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顺丰因ofo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万元,向法院提起诉讼。

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合同纠纷案于2018年8月15日下发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方面支付嘉里大通服务费811.19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8.6万元。

ofo与凤凰自行车的纠纷也在2018年12月得到法院裁决,在法院冻结ofo共计2806万元的存款人民币并扣划给凤凰自行车后,凤凰自行车选择与ofo和解,未支付的4000万元货款以分期履行方式支付。

2019年开年以来,ofo新增48条被执行信息,被执行金额从几千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总计金额近2.5亿元。

最新消息显示,2019年2月14日,由于没有在指定期限内有效启用QR码停车系统及遵守其他相关条例,ofo在新加披的营业执照遭到陆路交通管理局暂时吊销,并被勒令在3月13日之前移除所有自行车。目前,ofo已经陆续在印度、以色列、中东、澳大利亚、德国、西班牙、英国、韩国、日本等多个海外城市撤出。

【“公司深读”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若有意接洽搜狐财经采访、爆料等事宜,请发邮件至biznews@sohu-inc.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