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读音被改?假的!他让中国10亿文盲开口认字,你能打字上网都该感谢这位百岁泰斗!

原标题:汉字读音被改?假的!他让中国10亿文盲开口认字,你能打字上网都该感谢这位百岁泰斗!

有光一生,一生有光

要有光

A beam of light

最近网上流传一个消息,惹得网友们垂死病中惊坐起:这些读音被改了?

一觉醒来,十几年的书白读了?那些年被“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敲碎的三观,死记硬背好不容易矫正的读音又要废了?

古今通行的生僻字也就算了,诗词里辛辛苦苦押的韵你说改就改?古人的棺材板怕是要压不住了!

漫天舆论发酵了一整天,好在今天教育部终于有了回应。

原来包括上述诗词中生僻音在内的一些古汉语生僻音确实有调整,原则是古汉语生僻音在现代是存在的且有其相对应语意的就保留。

但如果只有生僻音而与其现代音所对应的字所对应语意相同则使用现代读音。

但这一改变还未正式成为国家标准,目前还应以原生僻读音为准。

虽然官方辟谣来得还算及时,却激起了广大网友的热烈讨论,但深究起汉语拼音的前世今生,不得不提到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周有光

他不仅是汉语拼音方案的主要制订者,还是汉字拼音输入程序的拓荒人之一。

我们如今在互联网上打字如飞,浏览中文资讯一目十行,甚至你能在手机上轻松读到这篇文章,都应该感谢这位百岁泰斗。

他一生跨越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因而被戏称为“四朝元老”。

不仅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百岁后依然笔耕不辍,曾笑谈“大概是上帝糊涂了,把我忘记了。”

我们今天的人说普通话,写简化字,可能很难想象周有光先生的贡献所在,可在民智未开的封建时期,读书认字根本是上流社会的特权。

曾有美国记者描写那时中国人口的识字情况“除了少数地主、官吏、商人以外几乎没有人识字。文盲几乎达95%左右。

在文化上,这是地球上最黑暗的一个角落。

如果不是因为他点燃一束光,十亿文盲至今仍在蒙昧中生存。

2018年1月14日,周老逝世一周年,谷歌特别改版了搜索主页,用中文拼音的“谷歌”来纪念这位伟大的中国汉语拼音之父

可谦逊的周老先生生前却并愿不接受这顶“大帽子”。

他曾说:“拼音要让汉字和电脑接轨,中华文化和世界接轨,拼音就只是一个桥梁,我做的这点工作小得不能再小,小儿科。

文盲进入文化需要汉语拼音,外国人学习汉语需要汉语拼音。这是一个桥梁,也可以说是润滑油,如此而已啊。

周有光与汉语言文字结缘颇有戏剧性。

他原名周耀平,出生于江苏常州的青果巷,10岁就为第一批接受新式教育的学生。

高中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最早的新式大学——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学,立志实业兴国。

入学的第一天,他就发现学校发给每个人的身份卡上,都用罗马字拼写了姓名,方便归档管理。

圣约翰大学用英文授课,中文本就处处不便,而在上海当地,用字母管理竟能如此提高效率,从此他对文字改革产生了兴趣。

大学期间,他参加了当时掀起的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真实感受到幅员辽阔的中华大地,因为没有统一的注音符号,56个民族就有80多种地区方言,一家人不识一家话,大大阻碍了国家的发展。

其实近代以来全球化成为大势所趋,前人也探索过各种注音方案,比如十九世纪英国外交家、汉学家威妥玛等人就曾合编过一套汉语注音规则,史称威妥玛拼音

但因为是英国人发明的,很多地方不符合中国人的发音习惯,读出来和中文原本的发音也天差地别。

而且威妥玛拼音需要有一定文化基础,门槛很高,知识分子都不一定学得好,比如清华大学某教授就曾在书中将蒋介石(Chiang Kai-shek)译作“常凯申”,闹出了大笑话,更别提平头老百姓。

新中国刚成立时,文盲率依然高达80%,制定通俗易行的拼音方案扫除文盲成了当务之急。

因为之前发表过不少关于拼音和文字改革的论文,1954年周有光被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参与主持相关工作。

在他加入之前,汉语拼音方案讨论了两三年,有人建议用汉字笔画式,有人建议用拉丁字母式,还有建议采用几种字母的混合形式、速记式、图案式、数字式等等。

“当年反对拼音的人非常多,态度也很激烈。说我们有5000年的文化,连几个字母自己都不会创造,还要用帝国主义的字母?

因为我们要走向世界,走向世界一定要采取世界共同使用的东西,就是字母。

他提出普及普通话的两项标准:全国汉族学校以普通话为校园语言,全国公共活动以普通话为交际媒介,并提出汉语拼音方案三原则:拉丁化、音素化、口语化。

为证实拼音辅助汉字的可能,委员会收到的4000封国内外教授的建议信,他都一一回复,慎之又慎。

他花了三年时间,写出了相关著作20多本、论文300多篇,终于完善好了汉语拼音方案,并在1958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讨论通过。

从1958年秋季开始,全国小学生学拼音、写汉字成为风潮,如今每年学习拼音的小学生已经超过1亿,几乎所有的中国商品的包装上都写上了汉语拼音名称,不识字的人也能准确说出汉字的读音。

和汉语拼音方案同步推行的还有普通话。

中央成立了“中央推广普通话委员会”,因为没有受过系统完备的普通话教育,来自五湖四海的委员们学富五车,说的方言却互相听不懂。

当时的气象学家竺可桢就曾感叹:我英文可以做演说,我讲中国话你们却听不懂,唉。

知识分子尚且如此,民间推行更是阻碍重重。

那时有个笑话,说北京有个农民,把儿子送到城里来上学,上了回去儿子讲了一句国语。父亲就骂他:“给你到城里边去读了半年书,你把祖宗都忘掉了!”

“我们花了3年时间搞成了一套拼音字母,人家开玩笑说:26个字母搞了3年,你们太笨了!今天想起来,这3年时间花得还是很值得。

1982 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通过周有光的申请,认可汉语拼音方案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截至 2015 年,中国人口的识字率达到了96.4%,语拼音方案的推行功不可没。

不仅如此,电脑和手机普及后,汉语拼音输入法取代了五笔和手写,成了全世界最流行的中文输入法。

多少年来汉语一直是世界公认最难学的语言,而采用了国际通行流传最广的拉丁字母,外国人只要学会简单的拼音就能正确发音所有的汉字。

千百年来祖宗留下的方块字经由26个字母流传到全球各地,外国留学生啧啧赞它是进入中国文化宝库的“芝麻开门”,小小拼音真的变成了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

有人问过周有光:“让56个民族都学拼音说普通话,这太难了,你就那么有自信?”他回答:“我知道很难,但是如果我们不做的话,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他曾向社会寄语:语言使人类别于禽兽,文字使文明别于野蛮,教育使先进别于落后。

看似简洁的话语却蕴藏着深刻的智慧。

希望这一代的汉语文字、教育工作者,慎重对待我们的文化之本,让灿烂的中华文明辉煌永续。

参考资料:

丁东《汉字拼音输入程序的拓荒人》

马国川、周有光《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

中国青年报:《周有光访谈——谎话漫天的时代那我就不讲话

《有光一生,一生有光 | 112岁的"汉语拼音之父"走了……》

可凡倾听:原来,生活就是一朵浪花—— 周有光专访

央视纪录片《人物: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