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匈奴王自称汉朝后裔,建汉国灭西晋,两皇帝乞活受尽侮辱仍被杀!

原标题:匈奴王自称汉朝后裔,建汉国灭西晋,两皇帝乞活受尽侮辱仍被杀!

自从汉朝彻底击败匈奴后,南匈奴依附汉朝并被三国曹操分为五部,以汉人为司马进行监督,自此匈奴消停安稳了许多。东汉末年和魏晋时期大量游牧民族迁入黄河流域,主要包括匈奴、羯、氐、羌、鲜卑等五个民族,史称“五胡”。这些内迁的游牧民族人数众多,在关中和凉州的人数已经和当地汉人相差无几,本身五胡就彪悍野蛮,而西晋政府的民族政策又非常糟糕,对他们进行歧视和压榨,激起这些游牧民族的不满和仇恨,种下了动乱的种子。

对于游牧民族大量迁入的隐患,不是没有人起来制止,西晋大臣郭钦就提出来将游牧民族都迁回去,想法很好可此时木已成舟,这些游牧民族人数众多不说,还到处分散与汉族杂居,将他们迁回去实施起来非常困难。而晋武帝自从统一天下后统治也变得日趋腐化,朝政腐败,贪赃枉法贿赂盛行,晋武帝为保皇权大肆封王,诸王各有兵马割据一方互不服气,最终丑婆娘贾后乱政,引发八王之乱,16年内战令西晋元气大伤。

西晋政权发生内乱元气大伤,匈奴左贤王刘渊见西晋大厦将倾,于公元304年,趁机反晋独立,以汉朝外孙自居建立汉国,自称汉王。原来这个刘渊是汉朝刘邦时期将一宗室公主和亲嫁给冒顿单于所生的后代,南匈奴单于于夫罗之孙,左贤王刘豹之子,所以他认为自己是汉朝的外甥。

对外打的旗号不是恢复匈奴帝国,而是兴复汉室,以此打消汉人的抵触情绪。从这点来看,这个刘渊非常聪明,事实也证明了这点,这个匈奴人建立的政权发展相当顺利,队伍中也有很多反晋的汉人,汉赵大军很快占据了北中国的大部地区。公元308年,刘渊称帝,派兵两次进攻洛阳未果,得重病而死。

刘渊死后,第四子刘聪继位。刘聪的能力比起他老子一点也不逊色,甚至更胜一筹。不仅熟读《孙吴兵法》,文章书法也不错;武力方面,能拉三百斤的弓,可见力气也不小。汉化后的匈奴贵族不可小视,不仅保持了游牧民族的勇猛,还善于吸取汉民族文化的营养,令人忌惮。

刘聪即位不久,派刘曜、王弥再次攻打洛阳,洛阳城还没有从前两次的战事中恢复过来,又遭匈奴大军围困。急盼勤王之师救援。而此时的勤王大军们要么象征性出兵磨磨蹭蹭,要么观望不前,要么半路逃跑被匈奴军包了饺子,仿佛城中已然没有了晋怀帝司马炽。可怜洛阳军民只能孤军奋战,终力不能敌洛阳城陷,晋怀帝逃亡长安不成被活捉,城破后刘曜泄愤,到处杀人放火,挖开帝王坟墓寻宝,导致洛阳城3万人被杀,繁华的洛阳城成一片废墟。

晋怀帝司马炽被俘后被刘聪封为汉赵政权的大夫,对于这个亡国之君,刘聪毫无王者气概,找机会羞辱晋怀帝。在一次宴会上刘聪让晋怀帝穿奴仆的衣服,给席上的人倒酒。对晋怀帝直呼给我满上,其他人也争相戏谑怀帝,“这不是晋朝的皇帝吗?怎么来干这个了”,有人接道:“看来他挺适合干这个活啊”,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坏笑不断。

此时的晋怀帝早已没有了帝王的尊严,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流泪,晋朝那些一起被俘虏的臣子看到后也忍不住流泪,他们不曾想到惹下了大祸。刘聪见怀帝还有这些晋朝遗老同情他,干脆斩草除根毒死了晋怀帝司马炽,司马炽时年30岁。

晋怀帝死后,西晋政权并未消亡,当年晋怀帝被俘虏的时候,他的侄子司马邺逃到了长安,被大臣们立为太子。听到晋怀帝的死讯后,司马邺即皇帝位,这就是西晋末代皇帝晋愍帝,这时他才13岁。

建元二年(316年),刘聪命刘曜攻取北地,进逼长安。此时长安的情况比当年的洛阳也好不到哪里去,基本上面临非常类似的情况,晋朝不缺军队,缺的是敢战之士,缺的是团结协助。与当年洛阳的情况一样,多路援军畏惧不前,他们被匈奴大军吓怕了。

晋军也并非都不能打,南阳王司马保派将军胡崧救援长安,磨叽了一年多才到长安,一战就打败了刘曜。这下好了,长安城似乎有救了,晋大都督麹允高兴了,凑了500斤黄金犒劳胡崧,希望他能继续为国争光,谁料胡崧却把大军撤得远远的,不进反退了。原来是他的长官南阳王司马保不愿意击退刘曜大军后,麹允和索綝乘机势力做强,这都什么人啊?国家都快亡了,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除了胡崧军,勤王之师还有安定太守焦嵩,此人本是麹允举荐的,按说有恩于他。可这会竟然无耻的说要等麹允只剩最后一口气才去救他,真是奇葩有这么报恩的吗?好在他来了,不过就是在长安附近不走了,除了他还有新平太守竺恢的人马,散骑常侍华辑率领京兆、冯翊、弘农、上洛四郡兵马也来了,但有什么用呢,他们是来看灯火的,都害怕刘曜不敢去救援长安。

刘曜离长安只有几十里路了,援军没有一路靠谱的,麹允和索綝拼命拉拢附近郡的太守让他们保护皇上。就连山村里那些自保的小头目也被封为将军指望他们誓死保护晋愍帝。

刘曜看到勤王之师兵力不少,自己还被胡崧大军揍了一顿,心里还准备着一场血战,可看到晋朝这些援军都在作壁上观,看他怎么打长安呢。好吧,那你们这帮孙子就好好睁眼看着我怎么拿下长安吧。他放手进攻,外城很快就破了,麹允、索綝无奈保护晋愍(min)帝进入内城。

内城很快告急,粮食吃光了,黄金也买不到粮食,为了活命人吃人的惨剧又发生了,士兵和百姓纷纷出逃,内城也快坚持不住了。别说粮食就算是树皮草根都吃光了,晋愍帝靠吃酒曲泡水坚持了几天,饿得实在没有力气了,求生的欲望促使他下了投降的决定,并怨恨麹允、索綝拥立他做了这该死的短命皇帝。

愍帝派侍中宗敞向刘曜送降书,被索綝拦下派他儿子去跟刘曜说,城中粮食应付一年没有问题,一时半会打不下长安城,如果能封索綝为车骑大将军,食万户以上的郡公,他一定会把长安送给大王。可惜索綝这点小聪明瞒不过聪明的刘聪,当即将索綝的儿子砍了脑袋送回了长安。

公园316年十一月初十,晋愍帝再送降表,次日愍帝坐羊车,光着上身,反缚双手出长安东门投降。西晋自此灭亡,共四位皇帝,传承五十一年。

晋愍帝和手下被押往汉赵所在地平阳,看到愍帝下跪叩头,一边的麴允羞愧难当,再也控制不住了,痛哭流涕谁都劝不住。刘聪火了将麴允投入大牢,没想到麴允很有骨气,随即自杀了断,让刘聪大吃一惊,认为此人忠诚,值得表彰,追赠他为车骑将军。

而对于欺骗他的索綝,刘聪认为他是可耻没有信义的人,毫不犹豫将索綝斩首示众,索綝自作聪明反害了自己。

晋愍帝司马邺投降后,刘聪拜他为光禄大夫,封怀安侯。晋愍帝的命运比他的叔叔晋怀帝还要悲惨,刘聪也是变着法戏谑侮辱他。同样也是让他穿着奴仆衣服给筵席上的人斟酒,还不断吆喝训斥,在座的晋朝旧臣敢怒不敢言。刘聪更加放肆了,上厕所竟让晋愍帝司马邺给他拿着马桶盖,寄人篱下的司马邺只能咬牙忍着,原尚书郎辛宾看到这样的情形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悲恸,放声大哭,刘聪立即让人将他拖出去杀了。

这还不算完,刘聪打猎令司马邺为车骑将军,穿笨重的盔甲,手持长戟,站在车上作为前导。听说大晋朝的皇帝出来,平阳的百姓纷纷出来看以前的皇帝什么样,汉人中年长的人纷纷落泪,叹息汉人的皇帝完了,我们亡国了。

亏这个刘聪还是读过圣贤书的,没学到王道,学到了一肚子坏水,他沉浸在对晋愍帝变态的的虐待中,但又怕这样做会激起汉人的反抗,威胁他的统治,就下令杀害了晋愍帝司马邺。晋愍帝司马邺在位仅四年,而且都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一个14岁的孩子本不该承受这些,可他生在帝王家身不由己,死时年仅十八岁。

晋愍帝被俘后,身为丞相且统管军事的司马睿,向四方发出檄文,征集天下兵马,信誓旦旦要北伐征讨刘聪救回愍帝,紧要光头又说是军粮没有到位,大军只好原地踏步。317年三月,在建康的司马睿被推为晋王,愍帝被杀后司马睿即皇帝位,史称晋元帝,司马睿定都建康,东晋103年的历史从此展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