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菜需要的并非刀工,而是画工——用什么拯救作画崩坏

原标题:切菜需要的并非刀工,而是画工——用什么拯救作画崩坏

《约会大作战》,一个在日本动漫界也能称得上是鼎鼎有名的IP巨作,由つなこ老师所设计、绘制的少女们吸引了无数粉丝,却不幸在动画界获得了“谁做谁倒闭”的外号。

在经历了AIC PLUS+和Production IMS的相继倒闭之后(友情传送门:动画公司IMS正式申请破产,约战第三季何去何从?),时隔四年,《约会大作战》终于被J.C.STAFF捡了起来,却在2019年1月上映时成为了《崩坏大作战》。(友情传送门:节操社今天倒闭了吗?细数节操社的罪恶)

同期,《五等分的新娘》也上映了。作为一部被大力宣传的动画,《五等分》的人气在国内居高不下,然而最终放出的正片却令所有观者们失望了。

对《约会大作战》第三季和《五等分的新娘》的吐槽,致使“作画崩坏”这个话题再一次被提了起来。

(不过约会大作战最新几集作画质量已经明显有所提升,难道要一转攻势?)

作画崩坏

崩坏,这个词语最初并非用来指代“作画”意义上的“崩坏”。

最开始,这个词语运用于某个角色心理状态一个从好到坏的大幅度转变,经典一点的比如《EVA》中的“暴走”、《寒蝉鸣泣之时》中的“蝉在叫人坏掉”。而比较有特色的就比如《游戏王》中的一众“颜艺党”反派角色等等。

当“崩坏”这个属性逐渐泛用开来之后,一定程度上与角色“黑化”转变所表现出来的表情搭上了关系。为了表现出角色内心的崩坏,经常将角色的面部扭曲、或是摆出诡异的姿态,也算是一种对角色夸张化的刻画。

比如《火影忍者》动画第387话那一句著名的“但我的痛苦在你之上!”,佩恩的面部表情非常扭曲,成为了火影迷们印象最深的动画集数之一。

至此,“崩坏”便成了“角色面部夸张表现”的一个代名词。只不过在这个时候,这里的“崩坏”仍旧是指监督有意为之,或是展现个人风格、或是极尽夸张手法的表现手段。

有迹可循的第一次大规模崩坏事件,是1998年《宇宙刑警》(又称LOST UNIVERSE/失落的宇宙)第四集「ヤシガニ屠る」时发生的严重事故。诸如音画不同步、背景中出现的物品突然消失、坐着的人物下一秒突然站了起来等等眼中的作画事故。

虽然诸如《超时空要塞マクロス》等作品也有不少崩坏场面,但由于当时(1982年)电视台受限于技术、采用实时播放,除了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以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传播。而不幸的是,《宇宙刑警》上映时(1998年)正处于互联网爆炸的时期,崩坏的图像立刻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到后来,《宇宙刑警》的监督渡部高志在自己开设的网站上详细说明了此事的经过,因此这个“崩坏”的话题也就成了粉丝们一直以来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个事件最终被称为“ヤシガニ问题”或是“ヤシガニ事件”,也用来代指“作画崩坏”。

除了《宇宙刑警》以外,日本动画业界还有《MUSASHI -GUN道-》(2006年)以其随处可见的崩坏场景成为热议话题:主角武藏的脸每一话长得都不一样,直接拿照片作为背景,如舞蹈般优美的掏枪对射环节。

再加上被吐槽最多的《夜明前的琉璃色》(2006年)卷心菜事件——虽然动画的其他部分也有作画崩坏的迹象,但真正让观众们喷饭的,是女主角菲娜将一个绿色的圆球端上了菜板,然后将其切成了碎丝。

与人物角色崩坏不同,由于“卷心菜崩坏”这个事件实在是过于喜感,在动画界引发了狂欢一般的热潮。自此之后,人们不再以“ヤシガニ”作为“作画崩坏”的代名词,而是直言“卷心菜”,或是在弹幕池里发送一个大大的绿色圆圈吐槽作画。

自《夜明前的琉璃色》之后,卷心菜就成了动画业界的一道“底线”。哪怕角色再崩,一旦有剧情需要出现“卷心菜”的时候,作画质量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上来。哪怕是上个季度一度沦为大家笑柄的“妹非妹”(《我喜欢的是妹妹而不是妹妹》)中的卷心菜表现了惊人的作画水准。

作画崩坏的原因

与“我的痛苦在你之上”这种夸张表现的个人风格不同,《宇宙刑警》、《夜明前的琉璃色》这些作画崩坏完全就是偷工减料的后果。尽管大部分作画崩坏会在BD版/DVD版修正,但无法掩盖TV版播出时的失败。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原作者的恼怒和动画公司的失信。如《宇宙刑警》事件发生后,虽然因另一部作品《秀逗魔导师》人气极高、并未对原作者神坂一造成影响,但神坂一还是对动画界产生了不信任感,导致了他的作品再也没有出现在电视荧屏上。

而制作《宇宙刑警》的公司E&G FILMS在业界失去信誉,并于2001年倒闭。而《夜明前的琉璃色》的制作公司童梦在2010年左右也逐渐淡出,转而只做外包动画。

作画崩坏的原因很多。最直接的原因有经费、人手不足。例如J.C.STAFF这几个季度表现出来的贫穷:《魔禁》3和《约战》3大幅崩坏,大多因为J.C.STAFF在极短的时间内接下好几个不同的单子,导致资源无法完全均分,只能选出几部动画进行“献祭”。

此外,还可能有与外包公司交接过程中出现差错、加上时间紧凑,没能彻查动画画面的事故发生。比如上文提到过的“卷心菜事件”,时隔10年之后,有动画师反映:

“担任这个卷心菜的原画师,是我在动画公司上班时候的上司。是一位绘画功底很不错的画师。说起这个这个卷心菜诞生的过程简直像是一个笑话一样。由于没有时间,就给在一起工作的中国籍动画师发去了卷心菜的照片和一张只画了一个圆的原画。结果卷心菜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送到,只有画了一个圆的原画送到了他手里,然后他就直接按照圆画了中间画。就是这样。”

时隔十年,“卷心菜”的来龙去脉才真正被网友们所得知。不过不管如何,除了卷心菜以外,《夜明前的琉璃色》其他部分也崩坏照常,这口锅是没法甩掉了。对这部动画的吐槽段子,事到如今也已经成了一个梗:

“第一集的经费来了,好大一笔,真带劲。”

一周后。

“什么?这是整部动画的经费?”

动画崩坏,这个锅到底甩给谁?

可惜的是,“动画崩坏”,几乎是一件无法彻底避免的事情。

上文提到,作画崩坏的直接原因之一,就是经费、人手的不足,从而导致赶工、粗制滥造。而这种粗制滥造的动画,又不会得到观众们的好评,支持率一再降低。

再加上日本特有的“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制作动画的巨额成本由几家公司共同成立的制作委员会支出,而光盘、玩具、漫画、周边的收益,也由制作委员会的各个部分赚取。也就是说,动画制作公司实际上赚取的利润微乎其微,整个日本动画行业可以说是对日本动画师的压榨。

虽然动画制作委员会一手拯救了各个动画公司,却也因为动画制作委员会,日本的动画产业正在走下坡路。

依靠微薄的收入想要活命,则必须高强度地工作——J.C.STAFF同时接手好几部动画的原因,也不言而喻。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作画崩坏”。

岡田斗司夫与山本宽对谈时曾说:“近几年日本动画业界拿到大量投资后,制作委员会选择的不是提高给制作公司的预算,而是制作更多作品,投更多次骰子增加爆红可能性。”

能够让人燃起热血、引起共鸣的动画越来越少,作画崩坏反倒成了日常随处可见的事情——导致这种现象的,除了动画公司自己实力不足、或是偷工减料以外,恐怕也有动画制作委员会几成锅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