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亿票房破历史记录,《熊出没》IP为何能长盛不衰?|专访”熊出没之父”丁亮

原标题:6.7亿票房破历史记录,《熊出没》IP为何能长盛不衰?|专访”熊出没之父”丁亮

作者|李心语

编辑|张汉澍

首日排片4.4%!即便是最悲观的业内人士此前恐怕也很难想到,《熊出没·原始时代》创下了该系列有史以来最低的排片开局。

然而在上映17天后,这部熊出没电影在号称史上最激烈的春节档杀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进阶之路。

截止至2月21日,《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突破6.7亿,创下系列作品的历史最高。而从2014年至今,熊出没系列动画票房累积超过26亿,是国产系列电影中发挥最稳定的选手。

根据今年2月万达电影回复证监会的公告显示:万达影视对《熊出没》出资1200万元,参投比例10%,这意味着这部电影的总投资大致在1.2亿元,如果按照猫眼给出的7.06亿票房计算,投资方最终能够获得的收入超过2.67亿,投资回报率超过了100%。

在《熊出没》诞生的第七个年头,围绕着《熊出没》IP由电影票房、主题乐园和规模衍生品构成的“三驾马车”拉动了制作方华强方特收入的年年攀升。也让人思考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熊出没》系列能够长盛不衰?

为此,数娱梦工厂专访了被誉为“熊出没之父”的华强方特高级副总裁、《熊出没》总导演丁亮,和他一起探讨《熊出没》如何走过动画IP的“七年之痒”?

好故事的扩展基础

首先你得学会如何塑造“对手角色”

与大多数由作品延伸至下游衍生品、主题公园的IP不同,《熊出没》的诞生来自于和市场需求的倒推——当时华强方特的主题乐园已经获得成功,深受市场欢迎,作为战略配套,非常需要一个喜闻乐见的动漫形象以及背后的产业支撑,而当时市场上形象鲜明、受众广泛、制作优良的动画形象并不多,整体儿童市场发展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最终选择“熊”作为主角,灵感来自于系列动画《十二生肖闯江湖》。“当时有几个笨狗熊,善良的小坏蛋那一类角色,很受观众喜欢,我们就决定把这个角色单独提炼出来,为它量身定做一个动画片。”

(《十二生肖闯江湖》中的反派狗熊)

而这样的选择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尽管这样原创性的角色在短期内不易打开知名度,而诸如《大圣归来》、《白蛇·缘起》这样选择中国神话中的孙悟空和白素贞的形象作为主角,则更容易打开市场,但公共IP作为共有形象并不具有排他性,在丁亮看来,这并不利于控制IP的所有权,在进一步开发中容易产生版权问题,尽管陌生的形象在早期推广上有一定的难度,但在后期无论是衍生品还是主题乐园开发,都能够产生更长远的利益。

在确定熊大熊二的主角形象后,必不可少的是创作一个作为他们的对手角色,即故事中的伐木工光头强。

“其实最早设计的时候,光头强不是伐木工而是一个猎人的角色,后来我觉得猎人和熊是天敌关系,将来的故事发展会缺少回旋余地,就把他改成了伐木工。现在回头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调整。”丁亮这样解释关于光头强的人设变化。

将光头强与熊大熊二天然的矛盾冲突转化为一种人为的矛盾冲突,既为未来双方由对抗转向合作做下了铺垫,不会陷入猫和老鼠式的重复对抗,引发观众的疲倦感,又为未来主题空间的延展提供了可能性。

“熊大熊二和光头强之间有关砍树的矛盾表现形式就像小孩子一样打打闹闹,但是在出现更高的情感和价值追求时,他们就放弃了以前那种孩子斗气的人物关系,而走向合作,去解决更大的危机,这就是一个新的故事模式了。”

于是,在早期的《熊出没》中,我们经常能够看见熊大熊二与光头强在砍树的问题上争执和对抗,而在故事主题逐渐铺展开,新的角色和剧情出现后,熊大熊二与光头强之间的争执逐渐让位于更大的危机。

而这样的合作模式在进入大电影阶段中变得更加普遍而明确。以今年的《熊出没·原始时代》为例,熊大熊二与光头强穿越至原始时代中,为找到回家的路和生存危机中上演了一场精诚合作。

与熊大熊二和光头强的关系一起变化的还有不断扩展的世界观与富有魅力的角色,这同样也是《熊出没》能够历久弥新重要原因——新的世界观带来新的视角与新的故事,新的角色之间则碰撞出新的火花。

推翻“砍树”旧梗审美疲劳

在时间和空间上“做文章”

或许很多对于《熊出没》并不关注的人很难理解:一个围绕在砍树与阻止砍树的低幼故事,怎么就能经久不衰,继而半嘲讽半怜悯地发出轻视的慨叹。

第一季的熊出没或许如此,但从第二季开始的《环球大冒险》、《丛林总动员》、再到四季系列,《熊出没》不再将自己的视野局限于东北的山岭之中,而是转向更为广阔的世界进行想象和探索。《环球大冒险》舞台在江南建筑风格的小镇,新角色,虎大师,老鳄和乌龟图图属于一个完全新颖的角色体系;《丛林总动员》有了松鼠蹦蹦,鼹鼠萝卜头,丛林之王吉吉和仆人毛毛,狐狸小花。原本的人物性格开始有了层次分明之感,光头强与熊大熊二开始达成了和解。

新角色的发掘和故事场景的设定则更为大胆和创新。

《熊出没之夺宝熊兵》在开场依旧延续了番剧中一贯的”三人组“的砍树日常,直到第11分钟,女婴嘟嘟出现,整体故事的剧情和主题发生了彻底的转向——育婴这个话题被正式放入主题中进行诠释。

丁亮说:“我们基本上在每年的动画电影中都会增加一个到两个新的角色,让她在故事中间发挥比较重要的作用,作为这个故事的主线,像今年小狼女飞飞,它作为一个勇敢的探索者,在寻找勇气的过程中,最后明白了勇敢的真谛。”

新的角色创造了新的想象空间,推翻了原本固定套路带来的疲乏感,观众的注意力很容易聚焦到新角色上,创作者也能利用这个新的角色在故事主题上做延展。当然,《熊出没》更为出色的拿手好戏是在空间和时间上做文章。

第二部作品《熊出没之雪岭雄风》,讲述的是熊大熊二的童年故事,也是系列作品至今的最高分,豆瓣7.4,导演借用回到熊二的童年时光,去试图探讨一个话题:童年究竟是什么?

而关于空间感的思索在接下来的几部作品逐渐放飞,《熊出没·奇幻空间》中的平行空间,《熊出没·变形记》中被缩小的”微观世界“,《熊出没·原始时代》的穿越回原始时空。

在丁亮看来,在大量的影视作品熏陶下,无论是平行宇宙还是时空穿越,对现在的孩子而言是一个十分熟悉的概念,理解起来并不费力,而这样的广阔空间的确有助于创作出更加有趣的故事,“同时也是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对现在的孩子来说,应该有新的想象空间。”

蹲下来,把你的眼睛放到

一米的高度,再看这个世界

而对于系列电影而言,立新的同时保持品牌的稳定度,更是动画IP品牌能够走得更远的基石。

以《熊出没》为蓝本,七年之后的丁亮已经可以从容地将这些为儿童创作的经验总结为几个方面:闹剧式的表演、幽默的情节、家庭情感和寓教于乐。

角色之间的摔跤啃泥、打打闹闹,或是从山上滚下来的闹剧,彼此误会产生的幽默,故事中所展现的真挚情感,结合现代发展的科学知识和儿童成长教育,这些因素被创作人员熟练地运用在创作中,在《熊出没》作品中水到渠成的呈现出来。

而在电影上,更确立了合家欢电影定位的本质,围绕家庭这个核心的爱与亲情、伦理各方面永远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作为一部电影作品,肯定不能简简单单博取孩子一笑,我们希望促进两代人的沟通,希望父母和孩子在一起观看电影的时候,能够有情感的交流,加深对家庭意义的理解,树立充满阳光的人生观。”

而七年来,更为肉眼可见的进步来自于技术层面。2011年,基于市场、技术、兴趣和趋势的多种考虑,华强方特停掉了所有二维动画生产线,专攻三维动画,以商业动画工业化的标准要求作品。

今年的《熊出没·原始时代》呈现中,无论是微风吹拂下,动物毛发分毫毕现,自然地飘动;还是在动物们流畅的动作、庞大但不失精致的场景渲染,相比电影最初时宛如游戏即时演算的画质和动态,接近静止的换面场景,《熊出没》在3D制作技术上,已经能够媲美一流的商业动画水平。

(熊出没·夺宝熊兵与原始时代的制作水平对比)

在丁亮看来,随着社会进步,中国家长对于儿童教育的重视程度日益提高,无论是动画作品,还是儿童绘本、儿童文学、儿童电影,以儿童为明确受众的市场正在飞速扩张,而优质作品的供给速度仍在努力追赶这个势头,所以儿童内容产品的市场仍然有着巨大的上升空间。

“我认为儿童内容产品的发展会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并且会是一个很长的周期,当然不排除期间会有一些作品,或者一些艺术家能够推动这个进程快速前进,就像《流浪地球》一下让我们的科幻电影往前迈了一大步,有了这一步,往后的发展空间还很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