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故宫的时候,问600年的黄瓦红墙了吗?

原标题:“网红”故宫的时候,问600年的黄瓦红墙了吗?

什么才是故宫最该做,也最重要的?

文 / 华商韬略观察室

汉白玉石和宫殿的砖,这么多人来来去去,这么摸,这么踩,还能摸踩多少年?

【1】

对农历2018的告别和2019的迎接,让在网红路上砥砺奋进的故宫,迎来新的高光时刻。

春节,故宫的春节大展“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把600年的紫禁城所能开放的区域都开放,变成一个节日的展场,全国的老字号都被请进宫里“献宝”摆摊儿。

公开消息显示,150家中华老字号企业带着自己的产品和工艺“进宫”,很多商家不但展示了自己的产品与特色,还现场推出试吃,从酸辣粉到东坡肉,包括卖锅的都“上朝”了。

有媒体评论,“古老的宫殿、厚重的传统文化与市井烟火气息交织出独特的风景,让春节期间‘进宫’的观众们纷纷折服、赞叹不已”。

2月19日,元宵节,“紫禁城上元之夜”。

600年的宫殿被恢弘璀璨的灯光点亮,3000人在故宫同时赏灯,感受现代灯光秀与古老建筑、传统文化的交相辉映,这也是故宫近百年来的首次灯会,是突破历史纪录的一夜。

网络上,故宫更是红到极致。

故宫成网红,已是多年的事,而且持续向红,一波红过一波又起。

与网红并驾齐驱的,还有从来不差钱的故宫的商业化突破和跃进。

2018年11月16日,故宫推出《上新了·故宫》,邀请邓伦、王丽坤、周一围等助阵,以每期节目诞生一个承载故宫故事的文创产品,创新传承故宫文化。

文化热潮,带动故宫文创产品更加热销。

节目播出当日,“畅心睡衣”登录淘宝众筹平台。目标达成率实现100%,众筹金额突破100万,部分档位在1分钟之内售罄。

随后,“珍熹系列”高端饰品,也在淘宝众筹上线10天达成率2529%。

通过商业开发、设计挖掘、互联网营销等手段,坐拥180多万件珍贵文物的故宫,成长为超级IP。

媒体消息显示,“故宫淘宝”文创产品2016年实现销售额超10亿元,并在2017年达17亿元,涉及文创产品已突破1万种。

2017年,有超过1500家上市公司的年营收还不到17亿。

但大概率上,故宫的商业化数字还会持续增加,2019年亚布力论坛上,故宫博物院单霁翔院长就表示,我们希望能够把故宫IP做大,故宫的事干得越多,影响力越大。

这让人禁不住去想,故宫还要干哪些事,还要怎样的影响力?

以及,还有什么事是故宫必须干好,又是故宫最重要的?

【2】

故宫是博物院,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至高殿堂。

故宫是中国的故宫,世界的故宫。

故宫是600年的紫禁城,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之一。

故宫是70多座宫殿和9000多间房屋。

一切的核心,首先是建筑。

紫禁城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四年(1406年),历经六个多世纪,是中国历代宫殿建筑成就的集大成者。

1925年10月10日,紫禁城更名为故宫博物院。昔日皇家宫殿厚重的正红宫门,第一次向百姓敞开,卸下神秘的面纱。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军全面侵华。

占领北京城期间,由于顾及国际形象和扶植伪满洲国,日军保持了故宫的完好无损。

1961年,故宫被确定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央政府针对故宫制定了专门的古建筑维修和保护计划。

请注意,关键词是,古建筑维修和保护。

1987年,故宫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世界遗产组织对故宫的评价是:

“紫禁城是中国五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权力中心,它以园林景观和容纳了家具及工艺品的9000个房间的庞大建筑群,成为明清时代中国文明无价的历史见证。”

由此可见,庞大建筑群,也是故宫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核心。

著名建筑历史学家梁思成先生也曾盛赞:“紫禁城和内中成百座的宫殿是世界绝无仅有的建筑杰作的一个整体。”

由此可见,保护建筑才是故宫最重要的。

【3】

故宫建筑的保护很重要,但并不好做。

2002年故宫“百年大修”拉开序幕,随后,故宫展开大面积修缮。但我们的保护,却在2007年被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要求整改。

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指出,大修不能改变遗产的原始风貌,尽可能使用原材料并维持建筑原本结构进行修复,同时加入风险防范、旅游管理的整体规划。

国际古迹修复委员会还因此专门与中国专家形成《北京文件》,监督故宫修缮行动。

故宫建筑保护的更大挑战,还在于开放节奏和规模的把握。

别说600年的老建筑,就是竣工6天的新建筑,日复一日,成千上万人涌入,踩踏,触摸,也会对其带来改变,甚至破坏。

2002年到2012年,“进宫”游客10年间翻了一番。2012年当年,故宫接待游客达到1534万,成为世界上每年接待上千万观众的唯一一座博物馆。

一时难堪重负。

就在当年执掌故宫的单霁翔院长,应该是看到了这个挑战,随即采取一系列限流措施。

此后3年,故宫人流量稍有回落。

但伴随故宫的网红与时尚化热潮,故宫的人流又上来了。

2016年故宫游客首次突破1600万,2017年达1670万,2018年则直接跳高到1754万。

与网络影响、人流一起提升的,还有故宫持续增加的建筑区域对公众开放。

2012年,皇极殿重新向公众开放。

2013年,文华殿区域文渊阁对公众开放。

2015年,新开雁翅楼、慈宁宫、寿康宫、宝蕴楼区域。

2016年,新开放西部断虹桥至慈宁宫区域,二者南北通道首次打开。

2019年,开放神武门外至东华门外的故宫城墙和筒子河之间通道。

2019年,94年以来第一次宣布开放夜场。

多家权威媒体报道数据显示,故宫开放面积已从2012年的30%扩大到2018年的80%。

单霁翔院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们还要继续扩大开放。”并且在对本次元宵节活动进行评估后,或结合二十四节气等重要时间节点推出夜场活动。

【4】

在单院长敢于创新也善于创新的努力下,故宫不再是以前那个故宫了。

以前的故宫,在我们心里,更多的是恢弘、磅礴、庄严、肃穆、古老、传统、神秘,高高在上,甚至呆板、传统、落伍……它离我们远,让我们敬。

现在的故宫,就在我们身边,恢弘、磅礴、庄严、肃穆、古老、传统、神秘之外,还多了时尚、潮流、呆萌,甚至还有一点“皮”和小邪性……它离我们近,跟我们“玩”。

现在的故宫“逆生长”,变得更美更好更亲切了,也更让我们喜欢。

但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事,现在的故宫,在继续发扬光大2012年以来创新经验与成就的同时,也应该对可能存在的隐忧更加警惕和小心了。

比如,文创和商业是否会对故宫的品牌过度消费,甚至带来负面:2016年年底,一款机身融合团龙、祥云等传统图案的“故宫手机”,售价高达19999元。有网友质疑,此举让故宫这个神圣的字眼沾上铜臭味。新近,也有故宫“口红宫斗”的闹剧。

比如,春节大展赢得了“古老的宫殿、厚重的传统文化与市井烟火气息交织出独特的风景,让春节期间‘进宫’的观众们纷纷折服、赞叹不已”的赞誉,但也有人说:故宫不该办庙会,开地摊儿。

比如,元宵上元夜的灯光秀,被认为与故宫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十分和谐,故宫不该凑这样的热闹,降低了自己的尊贵。

这些看法当然不一定对,也影响不了故宫的本色,但也并非不值得听一听。毕竟,故宫无小事,这些年好不容易赢得的新形象和新口碑更是来之不易。

然而,故宫要因此减少网红,甚至害怕IP、商业化吗?

恰恰相反,故宫应该更网红,更好地IP、商业化,让更多人不需要走进故宫,就可以感受故宫、了解故宫、品味故宫,被故宫熏陶。

但与之相应,故宫的开放应该更加审慎、节制,包括对展览、大型活动的举办。

原因还是:保护建筑。

如果保护和开放会冲突,谁最重要?

这是一个该如何看待、对待和管理故宫的理念问题,更是一个现实问题。

现实是,建筑失色,故宫失色,建筑被破坏,故宫被破坏。

没有600年的宫殿建筑,故宫里的文物还可以放到其他建筑里去。

没有600年的宫殿建筑,世上就再无故宫。

大规模的人潮流动,以及越来越开放,会不会给建筑带来不好,甚至破坏性的影响?

还是影响其实每天都在发生,这不是一天可以看得出来。

就像有专家疾呼:“汉白玉石和宫殿的砖,这么多人来来去去,这么摸,这么踩,还能摸踩多少年?”

就像我们每一天都在变老,但却老于无形间。

最后还有一句,故宫其实不用太过讨人喜欢,迎合潮流趣味。

你是故宫,你就是故宫,这才是核心价值。

参考资料:

李洁:应该从整体上认识故宫的价值和意义,《历史教学问题》,2011年第5期

梁思成:《梁思成全集》(第五卷),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年。

范文静,霍斯佳,孙克勤:北京故宫的世界遗产资源管理与可持续发展研究,资源开发与市场,2011年第27期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