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参选不成,他信又祭出另一位女将?

原标题:公主参选不成,他信又祭出另一位女将?

泰国大选开始投票[高清]

【文/岳汉】

看了好几天的社会新闻,今天咱们来点正经的,一起来看看泰国大选的最新剧情。

先来回顾一下泰国选战的上一季剧情吧。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空前绝后跌宕起伏的2月8日那一天,他信的马甲“卫国党”提名乌汶叻公主参选总理,当天晚上就被一道“王上圣旨”给拍灭了。

此后,搞了个大新闻的卫国党,遭到了犁庭扫穴式的追杀。

先是泰国选举委员会以全票通过,以“将王室卷入选举”的罪名,决议解散卫国党。

提案已经呈送泰国“宪法法院”定夺,而从往年案例来看,这个宪法法院向来是他信派系的冤家对头。

卫国党虽然表面死撑,甚至还硬气地反诉“人民国家力量党无权推举巴育为总理候选人”,但明眼人都知道没戏,不过是垂死之前啐刽子手一口吐沫罢了。

基本可以断定,泰卫国党,卒。

这一回合,互有胜负。

总体而言,他信的奇袭敲了军方一记闷棍,成功勾起了“王室与他信暗通款曲”的政治想象,在民间引发了“只许将军当总理,不准公主来选举”的放火点灯之感,更让军方“尊王攘夷”的道德形象出现裂痕,露出了“垂帘听政”的真面目来。

但是,从牌面上讲,毕竟他信此番派出的“奇袭部队”有去无回,彻底全灭。

虽然自杀式地过了一把瘾,但是多少给人一种血本无归,蜉蝣撼树的观感。

如果以“赢得大选”为战略目标的话,他信这一回,算是白瞎了。

然而,这一次凌厉出招,凶险交锋结束之后,双方并没有中场休息的打算。

没有留下任何喘息的余地,冷却的时间,攻守双方再次出手。

而且,刀刀直逼要害,招招杀气凛然。

2月15日,为泰党总理候选人素妲叻女士(汉名“陈慧兰”)在曼谷的一场选举造势活动上提出了一项“竞选许诺”。

这项政策,可不得了,直接就是冲着军队的根基而去的。

慧兰姐都说了啥?

她说——如果为泰党胜选上台,将削减国防部军费预算的10%。

并且,废除泰国现行的“义务兵役制”,改为“志愿兵役制”!

素妲叻——陈慧兰大姐表示,泰国每年军费2000亿泰铢,实在太多了,应该从里面拿出200亿扶持年轻人自主创业。

而削减军费,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改变征兵制度,从“强制抽签当兵”转变为“自愿当兵”。

最后,还要将志愿参军的士兵列为国家公务员。

泰国征兵制,是“抽签型义务兵役制”。到达法定年龄的成年男子,必须参加征兵抽签,抽中红色签,就要当两年的义务兵;抽中黑色签,就免除兵役。

各地征兵数量不同,但是抽中“红签”的概率,大约是50%。

泰国民风绵柔,生活安逸,参军不但生活艰苦,还有一定的性命风险(如果被调派到泰南的话)。

因此,除了个别热血青年会主动参军之外,大多数适龄男青年,都视参军为畏途。

每年兵役抽签现场,都是奇葩辈出。

抽中黑签,个个都是欣喜若狂,手舞足蹈,仿佛抽中了几百万的彩票头奖一般嗨皮。

抽中红签,则一个个如丧考妣,五雷轰顶,甚至当场痛哭失声,不省人事。

泰国各地征兵现场,小哥们的心跳一刻

如今,小兰姐和为泰党居然要把广大男青年心惊肉跳的“泰国特色”彻底废弃,无疑将获得青年男性选民(以及这些小伙子们的父母和女友)的狂热支持。

而更重要的是,对于泰国军方,这样的剧变必然出现两个结果——

第一,泰国军队规模大大缩减;

其二,泰国军队的“独立性”将大大削弱,逐渐不再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力量而存在,而是成为民选文官政府麾下的“国家化”武装力量。

解决不了谁指挥枪的问题,那就干脆先把弹夹给卸了。

这一招,堪称釜底抽薪。

在一个实际上由军政执政的国家里,公然提出让军方势力“自断经脉”……慧兰姐这一个石破天惊的“参选政见”,会让军方有何反应?

军方的回答是——“勿谓言之不预也。”

翻译过来就是:“想对军队下手,小丫头没睡醒吧?”

2月18日,泰国媒体采访泰国陆军总司令阿批叻上将,询问军方对于“素妲叻裁军论”的反应。

陆军总司令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对记者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你知道最近什么歌最火吗?《大地之负》!那些人应该回去好好听一下这首歌!”

对于外人而言,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回答。

但是对于泰国人而言,这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回答。

《大地之负》这首歌,代表着一段非常血腥的历史。

20世纪70年代,东南亚正值冷战高峰,泰国反对右派军政府的民间抗议浪潮此起彼伏,边疆地区的左翼革命武装方兴未艾,执政的右翼军人集团急欲打击左翼思潮,于是推出了许多“反赤救国”的文艺作品,希望以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来抵御左翼革命浪潮的渗透。

1975年,一名泰国陆军上尉创作了这首《大地之负》,歌词里严厉抨击那些“不忠于泰国传统价值”,身为泰人却心向外国的“不肖子孙”,并将这些人称为“大地的浮土,国家的负担”……

如果直接用中文表述,这首歌的名字应该直接可以叫《带路党》。

在2019年的2月18日,当泰国陆军总司令让记者去提醒素妲叻听一听《大地之负》后,陆军大营里,马上播放起了这首歌。

虽然,没有明说,但这里面的意思,已经不言自明。

想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上一个想要这么做的人,坟头的草已经两尺高了——

除了话里有话的威慑,泰国军方对为泰党的反击,也是空前激烈。

2月19日,泰国选举委员会公布了“候选议员名单”——81个泰国大大小小的政党,共注册了一万多名议员候选人。

其中,385名议员候选人,没有得到参选资格。

而这“不得参选”的385人中,有一半来自为泰党。

一百多名候选议员资格被吊销,直接打乱了为泰党在三十余个府郡的竞选活动。

而这些人非但不能参选,白交了一大笔报名费,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违反了“明知无竞选资格而仍然参选”的选举法规定,参选者以及其所属政党的党魁,都面临着10年以下监禁、20万泰铢以下罚款、禁止参政20年——等一系列严厉的惩罚。

对于为泰党而言,这已经不能叫做“输在起跑线上”

应该叫“死在起跑线上”更合适一些。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你不让我征兵,我不让你参选。

放手一搏的他信和素妲叻,正面硬扛军方,不顾一切地将削弱军方的本体,作为己方施政的卖点。

而强势的军方丝毫不为所动,稍微动一个手指头,便能让为泰党元气大伤,千军散尽。

而军方的围堵和敲打,更让他信无法从容,只能不断兵行险招,舍命一搏。

泰国大选的两大主要参赛者,就这样你来我往,近身肉搏,一招一式再无含蓄,直接往对手的要害处玩命招呼。

这,就是第二回合,我们所看到的赛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次泰国大选,攻守双方的姿态越来越凌厉,底线越来越模糊。

而这场已经被拖延得太久的对决,其最后的结局,似乎也越来越清晰。

不知道清晰在哪里?

那你也该去好好听一听那首泰国老歌。

结局到来之前,我们还将看到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战役。

毕竟,即便是所谓的“终场”来临之后,又有谁能保证,是否还会有旷日持久的加时赛,去长久地困扰着这个欲静难止,前路迷离的“微笑之邦”呢?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泰国网”,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