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官司丢了颜面,ofo须向天津飞鸽支付8000万

原标题:输了官司丢了颜面,ofo须向天津飞鸽支付8000万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新年一过,小黄车的日子更加艰难了。近日,ofo和天津飞鸽的债务纠纷有了结果。

经民事裁定,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应支付天津飞鸽车货款72710157.9元及违约金7789499元。目前,东峡大通已经被冻结了8082.75万元资产。

这不是ofo第一次被诉诸公堂,此前它就被上海凤凰、百世物流等告上法庭。

截至日前,根据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东峡大通收到37份裁判文书,被执行人信息共有69条。除了总公司外,东峡大通的杭州、深圳、厦门等7家分公司也显示经营异常。

短短四年,ofo这个资本宠儿落到了债务缠身的落魄境地,四面楚歌的它还有救吗?

东峡大通深圳分公司显示经营异常

从万众追捧到一落千丈

不可否认,ofo曾经是资本竞相追逐的对象。

ofo共进行了11轮融资,最高一笔融资金额达到了8.66亿美元。其中2016年是个转折点。这一年10月,ofo完成了1.3亿美元的C2轮融资,这也是小黄车历史上第一笔上亿美金的融资。

ofo开始招聘大量运维人员入驻三四线城市,伴随着高举高打的营销策略,小黄车准备放手大干一场,对外高调宣布,要以“一天一城”的速度在10天内进入11座城市。

也正是这时,ofo与天津飞鸽达成合作。戴威当时对媒体表示:ofo的单车产能已经达到竞争对手的十倍以上。有媒体披露,天津飞鸽每月共享单车的生产规模达40万辆。为了赶ofo的订单,天津飞鸽为其开辟了专供流水线,平均每15秒就可以生产一辆小黄车。

飞鸽的ofo生产车间(图片源于齐鲁晚报)

有资本撑腰的ofo变得高调。2017年1月,小黄车亮相纽约时代广场,开启了其疯狂烧钱的营销。在这一整年,小黄车邀请鹿晗做代言人,与电影IP跨界营销,每一项都投入不菲,也都赚足了目光。

对于此时的天津飞鸽而言,ofo无疑是个体面又多金的大客户,可惜好景不长,双方关系破裂。

2018年4月8日,天津飞鸽与东峡大通对应收账款进行核对,双方签署《往来账项询证函》。截至2018年4月8日,东峡大通欠付天津飞鸽货款8760.82万元。此后,东峡大通仅支付了部分货款。经多次沟通、催要,东峡大通至今未能偿还上述全部欠款。

小黄车真要黄了吗?

2018年下半年,当资本市场开始冷静下来,不再有热钱流向共享单车这个领域时,习惯了大手笔营销、补贴抢占市场的ofo,一时间陷入了财务困境,甚至开始官司缠身。

除了天津飞鸽以外,2018年8月底,上海凤凰也因货款支付问题,一纸诉状将ofo告上了法庭。随后的9月,百世物流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将其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

据第三方平台天眼查显示,截至日前,东峡大通收到37份裁判文书,被执行人信息共有69条。自2019年1月3日至今就新增43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总金额2.2亿元。

当曾经的竞争对手摩拜单车被美团点评收购,哈罗扶摇直上坐稳共享单车第一名,ofo还在死死地坚持,想要搏一个未来。但从现行情况来看,四面八方飞来的账单,已经让ofo难以为继。

2018年12月,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曾判定ofo支付苏州一家企业人力资源服务费及逾期付款的违约金。同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也对东峡大通作出了“限制消费令”,限制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戴威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限制消费令

其实,ofo始终缺钱,以前拓展市场、营销、运维上的高举高打,靠资本市场的热钱补贴;而如今一旦融资跟不上,所有的问题就都暴露出来。这次,还有谁能搭救一把小黄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