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淮北广电|【悦·读】第一次背娘

原标题:淮北广电|【悦·读】第一次背娘

·

朗读者|葛蔚蔚

第 一 次 背 娘

朗读者|葛蔚蔚

第一次背娘,是十多年前一个初秋的日子。那些日子一直阴雨连绵,每到这个季节,娘的膝关节病便会复发,于是便给娘去电话。

电话的那端,娘全没了往日的欢欣,声音沉闷而又有些迟疑,娘说:你要是不忙,就回来带我去医院看看也好……

我的心里一阵恐慌。娘一个人在老家住,因为担心儿女的惦念,总是报喜不报忧,像今天这样主动提出让我回去,还是第一次。我顿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驱车赶回老家。

一路上忧心如焚,娘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父亲去世时,娘才33岁,我最小的妹妹刚刚出生三个月。为了把我们兄妹五个拉扯大,尽早还清为父亲治病欠下的债务,娘就像一台机器,不分昼夜地运转着:白天在生产队干一天的活,半夜又要爬起来,为生产队推磨、做豆腐,这样每天便可以记两个劳动力的工分。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咱不能让人家看不起,不能让人家笑话你们是没有爹的孩子……

为了这个承诺,娘咬紧牙关支撑着这个家。

在我的记忆中,最令人恐惧的是从村西的渠道里挑水抗旱。那时候种花生、种玉米、栽地瓜,全部要靠人工挑水。初春时节,乍暖还寒,娘挽起裤腿赤着脚,一次次走进冰凉的渠水,在陡峭、湿滑的坡道上,弓着腰,挑着两个与自己体重差不多的水桶,一趟又一趟,在水渠和坑坑洼洼的庄稼地里来回奔波。娘说,那时候她一天最多挑过七十多担水,膝关节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回到老家,娘见到我,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抚着肿得像大馒头是的膝盖,脸上呈现出痛苦又有些歉意的表情。我在娘的跟前蹲下来,想背着她上车。娘犹豫了片刻说,“我一百三十多斤呢,你背不动吧?”

平生第一次背娘,才知道一百三十多斤的娘是如此重。娘看我有些摇摇晃晃,几次想下来,我阻止了。走到街上,一位婶子正在大门口做针线,看见娘趴在我的背上,有些乖乖的样子,便哈哈地笑了起来,“哎呦,年轻时背儿子,现如今老了,得让儿子背着喽……”

娘“嘿嘿”地笑着,笑声中,有羞涩又有些幸福的味道。

婶子的话,让我心头一热,眼泪差一点流出来。想起儿时在娘背上的岁月,今天终于可以背着娘了……

我背着娘,在市人民医院楼上楼下看门诊,拍X光片,做各种检查,各科室和走廊里到处都是温馨的目光和礼让。

中午,我背着娘走进一家比较气派的酒店。正在这里用餐的人们向我们行注目礼,许多人站起来鼓掌。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人来到我的身边,竖起拇指说着地道的家乡话:“背着的是老娘吧?俺很长时间没看着背着老娘来饭店吃饭的了。来,俺给老人家敬一杯酒!”那个中午,许多素不相识的就餐者来到我们的餐桌,给我和母亲敬酒。饭店的老板也过来敬酒,说很久没有看见今天这样感人的场面了。

平生第一次背娘的我,那一天竟如明星般的荣耀……

我安顿好娘之后,晚上七点多钟,回到省城自己的家,立即给娘去电话报平安。电话那头却传来娘的哽咽声。

我慌忙地问娘:你的腿是不是疼得厉害了?

娘没有回答,抽泣了许久后才说:你,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背了我一天,我……心疼啊……

顿时,我泪如雨下……

朗读者|葛蔚蔚

安徽省淮北市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主持人,国家一级播音员,播音主持作品多次获得安徽广播新闻奖广播播音与主持类、广播新闻类、广播社教类、电视新闻类一、二、三等奖,安徽新闻奖广播类二、三等奖等。她性格温婉、气质甜美,朗诵作品端庄、大气。

监制/耿艳秋 朗读指导/陈曦 合成制作/姚静 祖君

微信编辑/祖君 姚静 丁伟 徐雯

《朗读时间》是淮北市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FM94.9 AM1431)开办的一档文艺类节目,每期时长五分钟左右,播出时间为9:08/11;08/16:20/19:45。节目集中一批优秀的主持人、播音员和朗读爱好者,用心筛选优美文字,给听众呈现音诗画的听觉盛宴。

★★★★★

「希望每个人,以声音和文字在此相遇」

·欢迎加入我们期待您的朗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