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援和马超出卖朋友,是卖友求荣还是明辨大势识时务?

原标题:马援和马超出卖朋友,是卖友求荣还是明辨大势识时务?

三国时期,广汉人彭羕颇有才能,却得不到原益州牧刘璋的重用。刘备入蜀后,经由法正和庞统推荐,彭羕投奔刘备并深得刘备信任,被任命为益州治中从事。

从一介郁郁不得志的州郡小吏,一跃而成为益州治中从事,可谓飞黄腾达。彭羕因此不免沾沾自喜,在人前人后表现出一幅不可一世的嚣张样。

对于彭羕的表现,诸葛亮十分不满。他虽在表面上对彭羕热情接待,但内心对他不以为然,并多次向刘备秘密进言,提醒刘备说,彭羕此人“心大志广,难可保安”。

刘备一向敬重、信任诸葛亮,对诸葛亮的秘密进言自然很上心,便暗中留心观察彭羕平时的所作所为,果然发现了彭羕的不足之处。于是,刘备不仅疏远了彭羕,还下令调彭羕出任江阳太守。

建安二十五年,彭羕听说刘备准备调自己外出任江阳太守,心下很不高兴,便去会见马超。

马超对彭羕说:“您的才干超群拔萃,主公对您很器重,说您可与诸葛亮、法正等人并驾齐驱,怎么会让您外任小郡,使人失望呢?”

彭羕怒骂刘备说:“这个老兵痞,荒唐无理至极,还有什么可说的!”接着又对马超说:“如果您在外起兵,我给您当内应,这天下不可能平定不了。”

马超在归顺刘备后,寄人篱下,常怀危惧之心。此刻,他听到彭羕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不禁大吃一惊。

不过,马超毕竟戎马半生,也算是一方豪杰,多少还是有点城府的。所以,在彭羕面前,马超默不作声。而等彭羕走后,马超马上就将彭羕的话如实上报给刘备。刘备于是下令逮捕彭羕,之后又听取诸葛亮的意见,处死彭羕(时年三十七岁)。

彭羕之死,固然有其本人不够沉稳,在得到高位后锋芒毕露,不够低调的原因,也与马超的出卖有莫大的关系。若非马超把彭羕的话报告给刘备,刘备与诸葛亮虽然疏远彭羕,但还不至于处死他——至少是没有借口处死他。

彭羕能对马超说出那一番话,说明他是把马超当作朋友和盟友的。但马超却把彭羕的话报告给刘备,算不算是卖友求荣呢?

这让我想起了马超的先祖——伏波将军马援。

在效力光武帝刘秀之前,马援曾在西凉军阀隗嚣手下工作,颇受器重,二人关系十分密切,甚至还曾同床长谈。

公元25年,公孙述在蜀地称帝,刘秀在河北称帝。隗嚣作为第三方势力,在投靠刘秀还是投靠公孙述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马援正好与公孙述是同乡,是老朋友,彼此的关系不错,隗嚣于是马援前去分别试探刘秀和公孙述。

马援先来到公孙述处。公孙述待之甚厚,清道戒严,大摆仪仗以欢迎马援,还准备封马援为侯爵,让马援任大将军。

接着,马援又去见刘秀。马援初到,等了很久才在宣德殿边上的一个廊屋里见到刘秀。

刘秀接见马援,完全没有公孙述那样的大排场,他只戴着简易的头巾,悠闲地坐在那里笑迎马援,并以略带调侃的语气对马援说:“您在两个皇帝之间游历,今天如此接见您,实在惭愧。”

马援叩头说:“当今天下,不但君主选择臣子,臣子也在选择君主。我和公孙述是同乡,自幼关系很好。我前些时候到成都,公孙述让武士持戟立于殿下,然后才接见我。我今天远道而来,您怎知我不是刺客或奸恶之人,而这样平易地接见我!”刘秀哈哈大笑,道:“您不是刺客,你不过是说客罢了。”

分别见过公孙述和刘秀之后,马援的随从属官们都认为,公孙述的接待十分隆重,显示了足够的诚意;而刘秀的态度轻慢,缺乏诚意。因此,他们都主张应该建议隗嚣投靠公孙述。

马援却认为:天下未定,公孙述只注重繁文缛节而不注重招贤纳士,像个木偶一样却又妄自尊大,是井底之蛙,不可依靠。而刘秀“恢廓大度”,有汉高祖刘邦之风,是真正能成大事的真龙天子,建议隗嚣投靠刘秀。

马援建议隗嚣不可投靠公孙述而去投靠刘秀,算不算是卖友求荣呢?

隗嚣听从马援的建议,选择投靠刘秀。但很快,隗嚣便又背叛了刘秀,想要自立为王。

马援听说隗嚣对刘秀怀有二心,准备自立,几次写信责备劝说隗嚣。等到隗嚣正式起兵反叛后,马援又千里迢迢跑到阵前,根据自己对隗嚣极其部下和地形地势的了解,向刘秀详细提出打败隗嚣的作战方案。

刘秀遂命马援率领骑兵突击队五千人,往来劝说隗嚣的将领高峻、任禹以及羌族的首领等人,为他们分析利害,以离间瓦解隗嚣的部属。又命吴汉、岑彭、耿弇、盖延等大将逐渐对隗嚣形成合围之势。

依靠马援的作战方案,到建武八年,隗嚣的部下死的死,降的降,隗嚣已是日暮途穷。次年,隗嚣含恨而死。

马援献计打败自己的旧上司兼老朋友,算不算是卖友求荣呢?

建武四年,马援初次见到刘秀,就曾对刘秀说:“天下大局反复未定,盗用帝王称号的人不计其数。今天我看见您和高祖一样恢宏大度,才知道自有真正的天子。”马援对隗嚣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

后来的历史证明,马援对天下大势以及刘秀个人的判断,都是完全正确的。刘秀不仅打败了隗嚣和公孙述,还统一了天下,成为一代英明的帝王。

再说马超。彭羕虽然颇有才能,马超本人虽然颇为勇武,但他们两人联合起来,能否打败刘备,从刘备手里夺取益州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这种情况下,马超如实向刘备报告彭羕那番“大逆不道”的话,实在是明智之举。

所以,表面上看,马援、马超这对祖孙似乎真有卖友求荣的基因遗传,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们这种“卖友求荣”的背后,是一种对天下大势的明辨,是一种识时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