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楼梦骂人最难听的,是贾珍的一个小妾

原标题:红楼梦骂人最难听的,是贾珍的一个小妾

《红楼梦》里骂人情节不少。

不光那些婆子、丫头会口吐脏话,秀雅如林黛玉也曾笑骂宝玉——“放屁!外头不是枕头?”

论骂人难听,王熙凤、鸳鸯、赵姨娘等都曾有不一般的表现。

像凤姐,清虚观骂冲撞了她的小道童“野牛肏的,你往哪里跑”;
骂贾蓉“别放你娘的屁”“天打雷劈,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东西”;
因尤二姐的事骂尤氏“你发昏了?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

怪不得贾母向林黛玉介绍说凤姐是“泼皮破落户”,她骂人确也够泼辣。

像鸳鸯,因贾赦那档子事,对前来说合的嫂子大为不满——

又是讽刺她“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
又是大骂“这个娼妇,专管是个六国贩骆驼的!”“你快夹着你那x嘴,离了这里,好多着呢!”

看,鸳鸯是真急眼了,连枪带棒,这话够粗俗难听。

像赵姨娘,曾大骂芳官——

“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

不光骂外人,她连自己儿女也骂——

骂贾环“你这下流没刚性的,也只好受这些毛崽子的气”,背后说探春是“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

另外,芳官骂赵姨娘是“梅香拜把子”;麝月说晴雯“真是个挺死尸的”;贾母说“哪里养不出那些阿物来”;贾赦骂贾琏“混帐,没天理的囚攘的”……

贾府上下,不管贵贱,骂起人来都是一套一套的。

甚至,连平日心善温和的平儿急眼也骂人——

“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

至于小姐、丫头间互骂“小蹄子”,那简直是人人挂口头,最正常不过。

上面这些骂人话,各具特点,有粗俗,有恶毒。

但《红楼梦》中,我印象最深、觉得最为费解的骂人话,却是这么一句话——

佩凤偕鸳两个去打秋千顽耍,宝玉便说:“你两个上去,让我送。”
慌的佩凤说:“罢了,别替我们闹乱子,倒是叫‘野驴子’来送送使得。”
宝玉忙笑说:“好姐姐们别顽了,没的叫人跟着你们学着骂他。”
偕鸳又说:“笑软了,怎么打呢? 掉下来栽出你的黄子来。”
佩凤便赶着他打。

这事发生在第六十三回,佩凤、偕鸳是贾珍的小妾,当天,尤氏带了她二人来大观园玩耍。

二人玩秋千时,笑闹中说到“掉下来栽出你的黄子来”这样的话。

首先,这是句脏话。

黄子,原指动物卵巢、消化腺等,譬如蟹黄,大观园吃螃蟹时,平儿就曾“剔了一壳黄子”给凤姐吃。

黄子,也与男性生殖器官有关。

譬如,第七十五回,傻大舅骂道:“我要不看着你们两个素日怪可怜见儿的,我这一脚把你们的小蛋黄子踢出来。”

再延伸,黄子也指小孩子。

譬如,第四十回,刘姥姥骂板儿道:“下作黄子,没干没净的乱闹。倒叫你进来瞧瞧,就上脸了。”

总之,偕鸳说佩凤“掉下来栽出你的黄子来”,绝对不是好话,而是脏话。

而且,这是句咒语。

由上面对“黄子”的解释可知,偕鸳说佩凤小心“栽出你的黄子来”,有两种可能:一是骂她掉下来跌坏内脏,二是暗指她有孕在身。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就不仅仅是脏话,简直是咒骂——同为小妾,未孕者对有孕者羡慕嫉妒恨,恨不能她出意外。

但愿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偕鸳之腹了。

但无论如何,每次读到“掉下来栽出你的黄子来”这句,总觉不是句好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