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拍违章”不是问题,别制造新交通隐患就行

原标题:“职业拍违章”不是问题,别制造新交通隐患就行

文丨陈墨

近日,济南一位网友在朋友圈发帖称,经十路燕山立交桥西,农业银行过街天桥上长期有一个小伙子专门拍摄掉头车辆、压实线行为,然后举报挣钱,提醒大家注意。

(视频显示,一名把自己武装得严严实实的小伙子在燕山立交桥西侧的过街天桥上,拿着相机对着桥下拍摄。)

事关车辆扣分罚款,这条朋友圈很快被大量转发。齐鲁晚报记者赶往现场暗访,确实找到了一名“随手拍”。据他透露,他每天中午到燕山立交桥西天桥蹲点,和他一样的有两三组人。

对于这个小伙的“蹲点拍违章”行为,社交平台上很快热议起来。

首先,小伙拍摄交通违章、举报获得奖励的行为,是有法可依的。据济南交警消息,市民可以使用“随手拍”举报交通违法,对符合《济南市道路交通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举报行为将予以奖励。其中,举报“机动车压骑实线的”奖励20元。

但是,交警并不鼓励职业举报。上述《奖励办法》规定,对于以营利为直接目的职业举报的,将不予奖励。

对交警的不予奖励做法,很多网友表示不理解。即便是为了赚钱,只要客观上是拍了违章,有利于整治交通秩序,为什么不能奖励呢?

“职业蹲点拍”的操作其实跟“职业打假人”类似。同样是在济南,2019年年初,消费者贾某某购买2.02元过期食品后向该区食药监局举报,获得了食药监局支付的2毛钱作为奖励。贾某某认为奖励太少,将食药监局告上法庭。

该案二审中,食药监局提交了相关说明和证据,主张贾某某系“职业打假人”,涉嫌敲诈勒索、扰乱行政机关办公秩序。但济南中院并未采纳这些证据,并表示:现行的食品药品投诉举报奖励办法并未对“职业打假人”进行明确界定并排除。​​​​

这样的判决和表态,是司法层面对举报食品药品违法行为的鼓励,鼓励消费者积极举报假冒伪劣,同时倒逼监管部门支持和奖励举报者。

所以,在鼓励市民参与监督交通的问题上,济南交警部门也不妨更开放一点。当然,鼓励“职业蹲点拍”,也不意味着无视这种模式可能造成的问题。

其实,鼓励市民通过“随手拍”举报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可不是唯独济南一地。

早在2003年,广州警方就曾开展过交通违法“随手拍”活动。当时,关于“职业拍车族”就引发了一场热议。

2003年7月,广州市公安局开始实施奖励拍摄举报交通违章的“新政”:凡年满16周岁的广州市民都可以拍摄交通违章,照片一旦被采用,每张可获得20元的奖励。

一时间,市民拍摄交通违章热情高涨。在那个手机拍照还没普及的年代,甚至有些人大张旗鼓“投资买相机买镜头”,起早贪黑、顶着烈日,蹲点拍摄,孜孜以求。广州街头出现“职业拍车族”。

当时广州市区违章交通事故四项指数首次齐降,但是这种全民参与拍摄违章照的行为,衍生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比如,有司机为了拍违章自己先违章,部分拍摄者涉嫌造假敲诈、违规拍摄,有人“拍违”期间遭到司机报复。最大的争议就是关于这种“拍违”行为的职业化。

(当年,针对“是否该讲市民拍摄交通违章进行到底”,媒体进行了广泛讨论。)

直到2004年3月,广州交警根据群众拍摄的交通违章照片,认定某车主有违章行为,对其处以100元罚款。随后车主以“行政违法行为证据须由执法机关获取”为由上诉。法院审理认为,调查取证是行政执法机关行使处罚权的组成部分,不能委托公民行使,终审裁定车主胜诉。

最终,广州警方不得不叫停了“随手拍”。

从这个前车之鉴可以发现,如果“拍违章”可以赚钱,的确可能引发新的交通隐患。但如果看到违章情况大大改善这个成果,那汲取教训的思路就应该是完善,而不是一刀切。比如可以适当宽容“职业拍违章”,但对于奖励额度设置一定的上限。

其实,现在有些城市就是这么做的。杭州规定,同一举报人每月累计举报奖励次数最高不超过30次;深圳规定,同一人每月奖励金额不超过500元。这样既可以鼓励特定群体更积极发挥监督作用,又避免这成为一个可以“发大财”的职业。

此外,还有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天桥成为蹲点拍摄违章的黄金位置,交通线成为“发财线”,可能有道路交通设置上的问题。部分车主认为该掉头口实线过长,所以不得不压;部分车主认为此处没有电子监控,才会导致随意加塞,干扰行车秩序。这个地方属于交通违法的重灾区,无论是更合理的道路规划,或者加装摄像头,都是该济南相关部门考虑改进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