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怒晴湘西》:过了今天,过誉还是看轻,都该有个中肯的评判

原标题:《怒晴湘西》:过了今天,过誉还是看轻,都该有个中肯的评判

开播一周后,《怒晴湘西》的导演费振翔便说他的心脏“还得精彩六周”。现在,应该是精彩的巅峰。

图源水印

堪称“盗墓劝退片”的《怒晴湘西》剧组,给角色们发起盒饭来毫不手软,自然怨不得广大吃瓜群众刀片回击。此处有个建议,主创团队咱改行开铁厂吧,原材料(刀片)已经给您们备齐了。

对于创作团队而言,能够“因为角色下线而收刀片到手软”是幸事,说明一件事:人物讨喜,观众共情。且不说剧中若干血肉丰满的大活人,连怒晴鸡都有粉丝团的戏,《怒晴湘西》恐怕是独一份。

如今尘埃落定,台前的枝枝蔓蔓躲不过网友们的“一对招子”,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幕后的类型新篇也该摆上台面:探险类型影视作品尚在摇篮,从哪来到哪去,如何开辟新纪元。

改编的前提是尊重原著

小说影视化改编的核心是“还原”,书粉乃至吃瓜群众对“名场面”的期待程度远高于创作者的想象。

道理谁都懂,能做到的是少数。

精力没少投,钱没少花,用心良苦的结果是:观众不买账,主创两行泪。

在《怒晴湘西》之前,费振翔导演和7印象团队已经在《黄皮子坟》“哭”过一次。平心而论,《黄皮子坟》谈制作、论质感没毛病,林海雪原、北大荒、知青插队,视觉呈现和生活质感不露怯,甚至在创作理念上,都能感受到主创团队引领观众的劲头。

问题出在“还原”上。

国产探险的类型是国民爆款不假,但爆点在网络小说,同类型的影视作品,特别是网络剧还是新鲜事物,仅有“像不像原著”可作为评判好坏的主要标准,一旦过分脱离原著造成“妈不识”的现象,必然招致原著粉丝的反噬。

切身的教训比任何经验都来得有效。

于是在《怒晴湘西》中,我们看到了原本存于脑海中的想象被变成了一帧帧精彩的画面。

陈玉楼、鹧鸪哨二人首次向对方表明身份,搬山、卸岭魁首对“切口”,一文一武,江湖与侠义。

怒晴鸡大战六翅蜈蚣打斗精彩,目不暇接。书中奇幻瑰丽的想象落到画面上简直逼死后期:就这么一个一分钟镜头做了20多稿,干了4个月。

六翅蜈蚣的三维镜头600个,渲染总时长10000个小时。(此处有呼喊:费导,一天也才24个小时啊喂!熏疼电费……)

网红怒晴鸡,如果不是有特效设定,胡扒医差点以为这只鸡是马戏团租来的。

包括陈玉楼首次下墓时,卸岭派世代传承的工具:“蜈蚣挂山梯”,第一次真实的呈现在观众眼前。

为了一分钟的镜头几十号人忙活4个月,有必要吗?

导演费振翔就是刚,“有人提醒我,你这是网剧,不是电影,弄这么精致没用,最后也不在电影院放。人家都拿手机看,啥细节也看不出来,差不多行了!我说网剧不是你们想象的样子。权游,纸牌屋,都是网剧,拍得都不输电影。别上手就把咱拍东西的姿势丢了,就算十万个人都用手机看,可万一有一个人用大投影看了呢,就为了这一个人,也值得。

事实证明,的确必要,的确,值得。

“开灯后”的六翅蜈蚣

细节精细到“丧心病狂”

影视剧制作走到今天,早已经过了戳块石头写上“武当山”剩下全靠观众脑补的年月,特别是小说影视化改编上,一人一物的具象化处理直接影响着还原度和观众的信任与否。有可能一个细节没做到,信任感就没了。

还原是基础,整个团队依旧没忘“引领”观众的创作理念,只不过这次的引领不再有隔膜。

《怒晴湘西》中有恐怖元素,耗子二姑都快怼陈玉楼脸上了。

原著里是这么说,就要这么拍,这叫尊重原著;画风一转,陈玉楼念白表明耗子二姑的身份,这是引领和提升。

【下墓见人心,人吓人,吓死人】导演费振翔解释【《鬼吹灯》的核心不是鬼神,而是人心】

观众会看不到进步与付出?恰恰相反,每一处都记在心里。

“下墓”跟“纪实”可以混为一谈

探险类影视剧半虚半实,对特效的依赖度高。

《怒晴湘西》用了6个月的后期时间,搞出了370分钟的视效镜头,除了怒晴鸡、六翅蜈蚣,连只出现一次的穿山穴陵甲都有着细致精巧的设定。

特效做出来的,大多是现实生活中没有的物件。相比较而言,始终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取信于人的难度更大。

观众没见过六翅蜈蚣和怒晴鸡,可见过苗寨与苗人。

任是天马行空奇幻瑰丽的想象,到最后也得回归到“实”字。

难免有人认为抠这些细节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或是创作团队的自我吹捧,于全剧而言意义不大。观众的反馈摆在这里,化用导演费振翔的那句话“可万一有人关注了呢,就为这一个人,也值得。”

还有实景实拍,无需再赘述整个主创团队下的“笨”功夫,呈现效果已经说明一切。再或者,因为是第二次尝试该类型的费振翔导演跟7印象团队,所以注定承载了观众更高的期许,“这次不错,但下一次期待更好。”

以上的“纪实”,是视觉层面的,也是表象的。另一个层次的“纪实”是模糊抽象的,但是整个《怒晴湘西》的根—人物与情节

潘粤明在重新回忆陈玉楼的这个人物时说,“陈玉楼是成长中的人物。七老八十的陈瞎子回忆过去,回忆中的自己有秀气和稚嫩,有胜利的时候,也有惨烈的时候。”

这样的陈玉楼注定不是无所不能的,不仅有弱点,还有软肋。

导演费振翔的原话是:放不下身段的陈玉楼不可爱。

天下霸唱的原著为陈玉楼、鹧鸪哨撑起了筋骨,影视化的过程就是要为人物填充血肉,填充的过程就是成长。

陈玉楼最终得到父亲的认可,成为真正的“魁首”,鹧鸪哨心灰意冷远渡重洋仍未放下寻找雮尘珠的执念,高伟光将鹧鸪哨定义为“悲剧式人物”,没有光环的主人公看起来未必“爽”,但胜在真。

另外,7印象团队毕竟拍电影出身,对于小人物的塑造和细节的捕捉同样给了全剧难得的烟火气,还有几分黑色幽默的喜感。见钱眼开的士兵把大洋揣进兜里,“够娶媳妇了”是点睛之笔。

谈感情就伤剧情真的是玄学问题?

此处是暴露年龄的玄学问题。

国产影视剧中情感戏就好比是做菜的时候放的盐,多了少了都不行。特别是强情节的类型作品,调剂的节奏没掌握好,有可能绷着的情绪一下子就松劲儿了,极度影响观感。

《怒晴湘西》播出后,剧中的感情线有争议。

为什么要有情感戏?为什么不能好好盗墓?导演费振翔对灵魂拷问着实挠头。

没有情感,如何立人;人立不住,哪有领盒饭后飞向主创团队的刀片?

共情,还在情字。

有句话说,究极浪漫来自于理工科,套用一下,究极温情产生于直男团队。作为常年追剧的电视儿童,在费振翔导演之前,对7印象团队的了解更多来自于核心人物管虎和梁静。从曾经的电视剧《黑洞》《冬至》《生存之民工》到电影《斗牛》《杀生》《老炮儿》,硬朗肃杀之外总不缺的是人文精神和藏在细节里的悲悯。

在导演费振翔这里,这种人文情愫被继承下来,并与类型片融合的很好。

花灵给昆仑果脯,一大一小两只手的镜头;

鹧鸪哨接连失去老洋人和花灵后陷入回忆,眼睁睁看着师弟师妹在眼前消失;

红烧CP之间终于捅破窗户纸坦露情愫,对演员眼神的捕捉。

这些都是感情,没有绵长琐碎的铺垫,如何积累到瞬间爆发?

从弹幕来看,观众对于适时呈现,辅助情节人物的情感关系,磕CP找糖吃的积极主动性并不差。

补课:导演费振翔出身梨园世家,

演过电影《霸王别姬》

导演费振翔对于观众的反馈似乎早有预料,难得的是,他将肯定和赞美视作观众的宽容和保护,对质疑和批评照单全收。“这部戏不好拍,类型片还在起步,我们哪怕做牺牲也无所谓。”

“我们需要类型片,更需要类型片的观众。类型片有固定的节奏和规律,不是不能颠覆,但时机尚未成熟,还不会走的时候千万别跑。精彩的原著给了创作者养分,我们还会继续努力。”费振翔说。

作为观众,爱之深责之切,并非严苛或者责难,只是希望在有本事的手艺人手里,电视剧也好,网剧也罢,超级网剧也算上,都应该恢复其应有的样子。

仅此而已。

- END -

版权声明:微信公众号【娱乐胡扒医】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娱乐胡扒医】及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果其他媒体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