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美国要克制干涉的冲动

原标题:沈丁立:美国要克制干涉的冲动

近来,委内瑞拉内外交困,国家治理出现问题是此次社会动荡的内因。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委内瑞拉左翼政府在奉行经济自主的国家建设中,走过相对激进的道路。它在收回经济主权后,不少外资被迫撤走,并引发这些国家与委内瑞拉现政府之间的矛盾。此外,由于难以预料的世界新能源崛起等因素,支撑委内瑞拉经济的能源产业受到严重冲击,从而造成国家出口与收入骤减以及债务沉重的困局。

委内瑞拉面临的困境,还存在外因,那就是它受到了来自外部世界的干涉。本来,国际社会的某个成员出现治理问题,要大家全都闭口不谈并不容易。因此,美国和其他国家要是对委内瑞拉政府不满,动动口、损它几句也未尝不可。如果认为委内瑞拉对外资的政策有损投资方的合法利益,大可寻求司法判决。但要是越过红线,走向承认他国未经选举而自封的总统,擅自截留他国财富为该国反对派使用,甚至暗示动用武力以对抗美国不喜欢的政权,美国就走过头了,而且这样越线的后果未必美妙。

这样的事情,美国过去没有少干。从门罗总统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名言之后,美国就以保护美洲国家的名义在此地区与欧洲列强争夺势力范围,但这未必会受到美洲国家的欢迎,特别是拉美国家普遍不满。美国可能确实给拉美一些国家带去资本输入和技术管理,但是美国获取财富回报也绝不含糊。这就是拉美国家一度走社会主义道路蔚然成风的原因。

美国在拉美需要资本的时候曾经给这个地区投资,一定程度上促进过拉美的发展。但是,若说美国一贯执行的“门罗主义”旨在促使拉美摒弃“坏政劣政”,亦不尽然。人们不会忘记美国中情局在1973年策动推翻阿根廷民选总统阿连德,但通过政变上台的皮诺切特将军,就实行了民主自由?在巴拿马,由于诺列加政府坚持收回巴拿马运河,美国就出资支持巴拿马反对派参加大选。此计不成,美国索性以纵容毒品走私名义捉拿诺列加。美国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它在运河区的利益,与其美丽言辞关系不大。

时代发展了,美国已经通过立法禁止中情局在海外开展刺杀外国领导人的特别行动,但是美国对于干涉他国的兴趣并无明显减少。在小布什总统时期,美国在没有证据也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只是以“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莫须有罪行,对伊拉克发起了一场“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推翻了萨达姆政府,在当地以及周边留下一摊迄今已有十多年的乱局。在奥巴马总统时期,美国也以十分牵强的理由,在利比亚当局早已交出核武器计划,并在接受了对洛克比空难事件的制裁之后,仍以北约名义发起旨在推翻卡扎菲政权的行动,这造成了利比亚此后失衡动荡的局面。

美国一再干涉他国内政,尽管它以“天使”的名义,试图给被干涉地区带来自由良治,但它并没有达到其所声称的目的。在美军进入并撤出伊拉克的十多年过程中,伊拉克人民与国家财产受到严重损失,恐怕有数十万人民的生命难保。在奥马巴与特朗普政府期间,美国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也并未达到建立良治的目的。相反,从伊拉克到叙利亚的广阔地区,一度“伊斯兰国”沉渣泛起,整个地区陷入动荡。从西亚到北非,大批难民流出,地区动荡溢出,波及欧洲以及更远地区。

上述地区动荡出现后,绝非短期内所能缓解,而且美国未表现出承担相应责任的议员。相反,美国政府却批评欧盟接收难民,且对接收难民毫无兴趣。美国如此干涉他国内政,包括以武力鲁莽介入,却对修复动乱地区了无兴趣。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

美国也对此类介入有过反思。奥巴马政府在没有事先取得美国国会授权的情况下,不仅介入而且领导了以北约名义针对利比亚军队的轰炸,但很快被国会制止。在叙利亚出现使用化学武器事件之后,对于美国是否介入,这位总统曾经公开划出红线。但当这类事件被报道再次出现之后,这位总统经过深思做出相反决定,即承认自己上次把红线划错了,这事并不值得美国出兵。

应该说,特朗普政府中的明白人不少。既然美国已经不再那么愿意“替天行道”了,何必再去背上委内瑞拉这样一个不确定的包袱?美军进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时,是否真的懂得那些离它如此遥远的国家,是否真的有能力对这些国家进行管控?

当然,即使是委内瑞拉内部事务,国际社会仍然可以建设性地介入,尤其是协助其政府与反对派之间开展民主协商。在联合国框架下,大国通过协商提出有条件的经济接济,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实在忍不住,吐个槽,也可以理解,但美国要克制干涉的冲动。美国若真是伟大,它就应起到帮助实现委内瑞拉民主协商、公平发展的良治作用。(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