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画自己、画女人、画神话、画宗教的波兰画家玛尔泽斯基

原标题:画自己、画女人、画神话、画宗教的波兰画家玛尔泽斯基

雅克·玛尔泽斯基(Jacek Malczewski,1854-1929年)波兰画家,象征主义结合波兰灾难史、浪漫主义、基督教、希腊神话、民间传说等多种元素。

On one string独弦琴自画像

92*73厘米,1908年,油画,华沙国家博物馆

赏析:身后两人来自波兰浪漫主义诗歌的天使与女英雄,自画像穿戴骑士装备,手中弦乐器剩下最后一条细琴弦,表情凝重,表达对反抗侵略者的波兰人致敬,也是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波兰人被驱往西伯利亚命运的抗争。

Chrystus i Samarytanka基督与撒玛利亚妇人

73*92厘米,1909年,油画,华沙大主教区博物馆

赏析:所罗门之后以色列国分裂为南北两部分,南国叫犹太国,北国叫以色列国,因北国宗教上混杂了其他异邦人的神,又与异邦人通婚,这支便被称做撒玛利亚人,被南国正宗犹太人血统和宗教所不齿,故双方基本不来往。取材《圣经·约翰福音》基督要去加利利,必经之地是撒玛利亚人的叙加,因困乏口渴便坐在一口井边休息,见一撒玛利亚妇女来打水,就跟她讨水喝,之后还向那妇人宣称他有喝了不渴的活水,妇人信了他,回去后四处跟人传说(这个又是他自己假扮的,还带了假发。。。)

Painter画家

332*232厘米,1890年,油画,克拉科夫国家博物馆

赏析:秋季清晨的公园里,一个油漆工男孩(画家自己)坐在长凳上,他穿着破烂邋遢,油漆桶和刷子也破旧不堪,但此时受美好大自然的吸引陷入沉思,享受大自然的宁静与真实生活的窘境同在。

Polish Hamlet - Portrait of Aleksander Wielopolski波兰的哈姆雷特

100*148厘米,1903年,油画,华沙国家博物馆

赏析:中间的男人是一个绘画爱好者(其实是画家自己,参考上一幅作品。。。),他挂了一条满是颜料管的腰带,陷入对两种波兰人之间的艰难选择。右侧是老波兰,戴着手铐的老妇人,头戴象征家乡过去苦难岁月的头冠;另一个是新波兰,张扬的年轻女人已挣脱镣铐,半身裸露,头戴艳丽的罂粟花。男人手中有一朵雏菊,是他需要保护的时代精神价值观,他深情忧郁,与身后的荒原布景相映衬。

Eloe z Ellenai天使与伊勒娜伊

1909年,油画

赏析:取材自波兰浪漫主义诗歌,讲述波兰青年被驱逐到如白色地狱的西伯利亚,面对与世隔绝,精神崩塌,戴着镣铐在寒冷地窖挖矿,艰难求生,被鞭打折磨羞辱,小孩挨饿并被强制俄国化。当共患难的伊勒娜伊逝世,青年也随她而去。太阳照射发出炽热暖光,天使巨大的翅膀托起逝者,带她离开冰雪覆盖的世界。

Death死神

98*75厘米,1902年,油画,华沙国家博物馆

赏析:死神泛绿的皮肤如腐烂的尸体,衣服花纹如尸斑,她一只手拿着镰刀,一只手帮老人闭上眼睛。老人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脖子伸向死神,跪在地上合掌托起圣母吊坠(常见的波兰天主教教徒饰物)祷告。

Death of Ellenai伊勒娜伊之死

208*114厘米,1907年,油画,波兰罗加林庄园

赏析:取材自波兰浪漫主义诗歌,讲述波兰青年被驱逐到如白色地狱的西伯利亚,面对与世隔绝,精神崩塌,戴着镣铐在寒冷地窖挖矿,艰难求生,被鞭打折磨羞辱,小孩挨饿并强制俄国化。当共患难的伊勒娜伊逝世,青年也随她而去。女主成为让人哀悼的对象,表达波兰人的苦难命运及为自由而战的艰难抗争。

Tobiasz z aniołami托拜厄斯与天使

197*244厘米,1908年,油画,卡托维兹西里西亚博物馆

赏析:灵感取材《圣经·旧约》,赤脚男孩托比亚斯出外为盲父寻药,得到天使拉斐尔的帮助,指引他在底格里斯河捕到一条大鱼,用其内脏治愈了男孩父亲的眼疾。画面中艺术家将三位天使长拉斐尔,天使长加百利和米迦勒换成了运动体魄的女性形象。

Melancholia忧郁

139*240厘米,1894年,油画,波兹南国家博物馆

赏析:19世纪的波兰为了自由而斗争,画家也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他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感。画室内,左侧画家背对观赏者,社会各阶层的人冲杀出来,有暴徒、拿破仑的士兵、牧师、儿童、女人,有的拿着刀枪剑戟,有的拿着乐器、书籍、沙漏、画笔,他们都冲向右侧的窗户,但抵达窗户的人又无法翻越出去。窗外有一个神秘的黑衣女人,她是忧郁,是失去独立的波兰民族,她身后的人们被禁锢起来,无法进入外面自由的世界。

局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