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迎春、惜春在大观园地位,有时连香菱都不如

原标题:迎春、惜春在大观园地位,有时连香菱都不如

《红楼梦》大观园中的小姐都是金贵的。

对上,她们是让人疼的孙女辈、女儿辈;对下,她们是主子,是千金小姐。

可是,因其才气、脾性、亲疏等的不同,她们间的差别也是明显的。

譬如,黛玉、宝钗、湘云、迎春、探春、惜春等正牌小姐中,迎春、惜春明显不如其他几人受重视。

大家最熟悉的例子,是有次南安太妃来给贾母庆80大寿,说要见见小姐们,贾母这样安排——

贾母回头命凤姐儿去把史、薛、林带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

看,贾母只让湘云、宝钗、黛玉、探春出面,直接屏蔽迎春、惜春。

还有一次,王子腾之女许与保宁侯之子为妻,“这日王子腾的夫人又来接凤姐儿, 一并请众甥男甥女闲乐一日。贾母和王夫人命宝玉、探春、林黛玉、宝钗四人同凤姐去。”

看,依然没有迎春、惜春。

不光贾母、王夫人,或说因为她们的不重视,最会看领导心思的贾府下人们,也对迎春、惜春另眼看待。

最典型的是掌管大观园小厨房的柳家的。

有次,迎春的大丫头司琪派小丫头去小厨房,说要一碗嫩嫩的蛋。

结果,柳家的不光不给做,还一通冷嘲热讽。

同样是对大丫头,柳家的对宝玉房里的人却不这样,有次晴雯要吃吃芦蒿,柳家的“赶着洗手炒了,狗颠儿似的亲捧了去”。

如果说贾母不让迎春、惜春见贵客,原因是为了贾家面子而“藏拙”,还可以理解;

如果说以柳家的为代表的贾府下人不重视迎春、惜春,是狗眼看人低,也还可以理解;

那让人最难以理解的是,不光他们,连宝玉、宝钗、探春等人,也有忽视甚至无视迎春、惜春之时。

虽然,他们也许是无意的。

举几个例子。

第三十七回,探春发起诗社,有个重要举动是大家起雅号。

李纨雅号稻香老农,是自己取的;

探春雅号蕉下客,是与宝玉讨论的结果,且被黛玉打趣,很有意思;

黛玉雅号潇湘妃子,是探春给取的,还解释了原因,大家都叫妙;

宝钗雅号蘅芜君,是李纨帮取的,探春听了也夸好;

宝玉的雅号,大家七嘴八舌说了好几个,说不管叫哪个他答应就行。

到了迎春、惜春,却一切从简,都不讨论,宝钗直接给——

“他(迎春)住的是紫菱洲,就叫他‘菱洲’,四丫头在藕香榭,就叫他‘藕榭’就完了。”

看这名字,只是以住处为号,缺少特色,像是应付事;

再看宝钗语气,“……就完了”,根本不征求当事人意见;

而事实上也是,宝钗说完,不光别人没发表意见,迎春、惜春自身也没吭声。

这就算定下了。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在怡红院夜宴群芳。

这是大观园里一次重要聚会,请人过程是这样的——

小燕笑道:“依我说,咱们竟悄悄的把宝姑娘林姑娘请了来顽一回子。”(宝钗、黛玉)
宝玉道:“怕什么,咱们三姑娘也吃酒,再请他一声才好,还有琴姑娘。”(探春、宝琴)
探春听了却也欢喜,因想:“不请李纨,倘或被他知道了倒不好。”便命翠墨同了小燕也
再三的请了李纨和宝琴二人。(李纨)
袭人又死活拉了香菱来。(香菱)
(另外,湘云当时住蘅芜苑,应该是与宝钗一同被请来的。)

看,上面这些人,连香菱都有,却独独少迎春、惜春!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总之大家都忽略了她俩。

只怕,在这事上,无意比有意更令人心酸。

如果是有意不请,也可能是考虑二人不怎么吃酒,或者不爱热闹,或者身体不好,或者怎样怎样,总之还算有理由;

但如果大家是无意的,那说明二人日常直接被忽视,更可悲。

另外,不管是宝玉还是宝钗等,在遇到与探春有关的事情,譬如赵姨娘、贾环或其丫头出什么幺蛾子事故,在处理问题时往往会考虑探春感受,因为她是赵姨娘所生。

譬如,赵姨娘指使彩云偷玫瑰露事发,宝玉顾及探春面子,便主动应承下来。

但迎春、惜春房里出事,往往没人帮把手。

譬如,司琪大闹小厨房那回,其婶娘秦显家的最终闹个没趣,司琪“气了个倒仰,无计挽回,只得罢了。”

在这事上,却没人顾及迎春感受——司琪是她的贴身大丫头,而秦显家的是司琪婶娘,说起来都是与迎春相关的。

好在,迎春房里后来出丢金凤之事时,她不管不顾,丫头绣桔生气却无奈,多亏探春来到,弹压住作乱的媳妇子王住家的。

总之,每每读《红楼梦》到与迎春、惜春相关细节,总为她们的被忽略而深感悲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