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这一天偷东西不犯法 是小偷的狂欢节

原标题:这一天偷东西不犯法 是小偷的狂欢节

李大嘴 大嘴读史

有人说,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两个职业,一个是娼妓,一个是小偷。

小偷的历史悠久,却始终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觉世名言》中说小偷是“搅世的魔头,把一座清平世界,弄得鬼怕神愁”,足见小偷的危害之大。

不过,在历史上,曾经有那么一天,全民皆偷,简直就是小偷的狂欢节。

这一天就是金元时期的农历正月十六。

据宋代文惟简的《虏廷事实》记载:“虏中每至正月十六日夜,谓之放偷。俗以为常,官亦不能禁。其日夜人家若不畏谨,则衣裳、器用、鞍马、车乘之属为人窃去。隔三两日间,主人知其所在,则以酒食钱物赎之,方得原物。”

明代刘侗的《帝京景物略》中也记载,金元时期元宵节“偷至,笑遣之,虽窃至妻女不加罪。”

简单的说,就是在正月十六这一天,偷东西是合法的,官府不管,老百姓也习以为常。失主即使看见小偷在行窃,也当作没看见。

一般的东西也就算了,如果是重要的东西,物主会通过各种渠道,查明自己的东西在谁那里,过上几天,带上礼物去拜访,索还失物,这时候小偷也好,收赃的也好,必须物归原主。不然的话,官府就可以介入了。

女真人的金国、蒙古人的元朝之所以有这样的风俗,应该是和契丹人的辽国一脉相承的。

契丹人玩得还要更嗨一点。

首先,契丹人的“放偷日”足足有三天,是正月十三、正月十四和正月十五。

其次,契丹人可以偷的东西范围更广,甚至可以偷媳妇。

据宋代洪皓的《松漠纪闻》记载,“妻女宝货、车马为人所窃,皆不加刑”、“亦有先与室女私约至期而窃取者,女愿留则听之”。

据史料记载,大多数契丹人对“放偷日”期间的偷盗采取宽容的态度。在此期间,物主只是严加戒备,以防失窃,如果失窃贵重物品也只是想方设法去取回。

如果郎情妾意,相约私奔,女方家庭也没什么办法。

这简直就是小偷的节日,私奔的天堂啊。

少数民族这种奇葩的风俗,也逐渐传播到汉族人聚居区域。

与金辽同时期的宋朝就有了“放偷”的习俗,到了明朝,不少地方也还在“放偷”。

据明代郎锳的《七修类稿·放偷》记载,“金与元国俗,正月十六日谓之放偷。是日,各家皆严备,遇偷至,则笑遣之;虽妻女、车马、宝货为人所窃,皆不加罪。闻今扬州尚然。”

不过,汉族人玩“放偷”还是比较斯文的,特别贵重的东西由于主人的严防死守,不容易得手,更多的人基本上就是抱着游戏的心态,偷些小玩意,图的是个乐子。

在江南水乡,正月十六偷东西更是被赋予了讨吉利的内涵,所谓“元夕偷青者以受詈为祥,失者以不詈为吉”,偷东西挨骂是好事。

偷偷摘几棵别人菜地里的青菜,如果被主人骂,被认为是一种吉兆。

偷采人家的小葱,给自己孩子吃,孩子就会变聪(葱)明。

如果准备生育的妇女偷到了别家的猪食盆,又被主人大骂,这也是好兆头,意味着会生男孩。

不太明白其中的逻辑。

清朝诗人查嗣瑮在《燕京杂咏》中写道:“六街灯月影鳞鳞,踏遍长桥摸锁频,略遣金吾弛夜禁,九门犹有放偷人”。

“相偷为戏”既然是一种大家参与的民间习俗,偷东西与放小偷,就成为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

在火树银花、热热闹闹的元宵节,用一种游戏心态“相偷为戏”,用一种非常规的行为,挑逗日常的约束和规范,使得元宵节的“闹”愈加带来欢笑。

几年前的“全民偷菜”,也正是这种风俗的网络化。

又或许,我们每个人心底深处都有一个偷窃的“小恶魔”,偶尔也要放出来透透气。

参考书目:《虏廷事实》、《帝京景物略》、《松漠纪闻》、《七修类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