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特稿:“一个人”的篮球队

原标题:特稿:“一个人”的篮球队

今年WCBA全明星正赛上,一支业余球队获得了两分钟比赛时间。“叶沙队”,五位球员,三位大叔、一位小伙和一位女孩,他们说,他们只是一个人……叶沙,生命定格于16岁的热爱篮球的少年,器官捐献给七个人。

新华社北京2月28日电(记者袁全)这是一支特殊的篮球队:五名球员来自三个省份,年龄从14至54岁不等,职业包括警察、学生和煤矿工人。

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身体里都有同一个人捐献的器官。

这名器官捐献者是一位少年。他于2017年4月突发脑溢血在湖南去世,年仅16岁。在他被宣布为脑死亡后的第二天,他的父母捐献了他的心脏、肺、肝、肾和角膜,至少帮助了七名患者。

在得知这名少年酷爱篮球后,其中的五名器官获捐者组成了一支以少年名字命名的球队,并在1月下旬与中国职业篮球运动员进行了一场电视直播的友谊赛,以此向这位少年的父母和挽救上万人生命的器官捐献事业致敬。

一个人的篮球队海报:(从左至右)刘福,胡伟,颜晶,周斌和黄山。(五个人的名字都是化名)(中国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供图)

艰难的决定

“我们也有孩子。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他的父母很伟大。”肾脏移植患者胡伟说。

50岁的胡伟在2016年被诊断为尿毒症。他下了岗,每隔一天就要去医院做四小时的透析治疗。在移植手术前,他的身体非常虚弱。他甚至不敢多喝水,解手都是一种奢望。

49岁的刘福是球队队长。他来自湖南农村,后来去外地煤矿打工,19年前被诊断为尘肺病。移植手术费需要五六十万元,而对刘福来说,五六万都是一笔巨款。

病痛和医疗负担让刘福几次想到自杀。他的妻子在2015年意外去世,刘福捐献了妻子的肝脏和肾脏。但他没有想到,正是这次救助让医院和红十字会减免了他移植肺的治疗费用。

最年长的球员是54岁的周斌,他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是一名基层警官。手术前医生告知他,如果没有新的肝脏,生命就只剩下三个月时间。他说,“我还不老,我还不想死。”

22岁的黄山和14岁的颜晶是球队里最年轻的两位球员。他们都移植了供体的角膜。因为先天眼部的缺陷让两个年轻人从小就遭受歧视。

“我感觉别的孩子都不喜欢我,他们看到我的眼睛就想跑想躲起来。”颜晶说,她是球队中唯一的女球员。

移植手术很成功,几个人又回到了工作单位或学校,生活又恢复了往常。他们开始与新的器官共生共存。

球队特别保留了16号球衣,以纪念捐献者是一位16岁的少年。(龙杰琦制图)

打破传统

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说,一次捐助能帮助七名患者是很难得的。传统观念认为,保留遗体的完整才是对逝者的尊重。

起初少年的父母也想不通。让他们最后下定决心同意捐献的,是偶然间从学校得知儿子高考的志愿是去医科大学读书。

去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捐献管理中心)为篮球队制作了一部宣传片,以提高公众对器官捐献事业的认识。

根据器官捐献的“双盲原则”,捐献者家庭和受捐者不能互相知晓对方信息。这样做既是防止器官买卖,也是为避免双方受到压力或者骚扰。

在宣传片中,这五名获捐者使用的都是假名。球队名字“叶沙”也采用的是捐献者的化名。

在一张海报中,五名球员站成一排,他们球衣上的数字组成了一个日期——2017年4月27日。这是捐献者“叶沙”去世的日子。

“我们就是叶沙,”周斌说,“我们是一个人。”

除了周斌,球队中大多数人平日都不打篮球。比赛前他们也只进行了大约两天时间的训练。比赛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篮球馆举行,时长不过5分钟,球队累计也只有两、三次投篮,甚至是在对手中国女篮职业联赛球员“帮助”下完成。但他们却得到了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其中包括现任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姚明。

捐献管理中心宣传员张珊珊认为,五名球员敢于走到公众前,是了不起的“英雄”。她说,许多器官获捐者因担心受到歧视,影响工作和生活,不愿公开露面。这次就有两名获捐者拒绝加入球队。

“篮球队”的创意来自台湾广告策划人龙杰琦。他曾目睹一位患病的同行前辈在“朋友圈”渴求器官救命的坎坷经历。他希望“篮球队”的故事可以帮助人们了解移植患者是如何康复并恢复信心的。

五名球员在拍摄宣传片。他们的球衣号码组成日期2017年4月27日,这是他们重获新生的日子。(中国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供图)

生命的礼物

2015年1月1日,公民自愿捐献成为中国器官移植的唯一合法渠道。

尽管中国志愿捐赠器官的人数正在快速增长,但器官短缺依然严重。据统计,中国每年有30多万名器官衰竭者需要进行器官移植,而大约只有1.6万人能够接受移植手术,很多生命仍在苦苦等待。除了高昂的手术费外,他们还面临供体短缺的困难。

“篮球队”的故事于去年11月首次在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传播,迅速走红,并有数百万的点击量和转发量。

更为重要地是,它吸引了3.1万人志愿登记为器官捐献者。

如果按照一位捐献者平均可以捐献3.5个器官,那么这意味着大约有超过11万名患者会从中受益。

捐献管理中心希望公众能够关注“捐献者”和“移植者”这两个群体。“器官捐献需要每个人的支持。”张珊珊说,器官捐献的宣传并不是劝大家去捐,而是让更多的人转变观念。“让器官捐献成为全社会的理念。”

根据中心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年底,已有超过90万人报名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当自己生命不可挽救时,他们愿意捐献器官,挽救更多衰竭的生命,而这其中也包括篮球队的五位队员。

“我会好好照顾‘叶沙’的肾。只要我能帮助别人,我愿意捐献我所有的器官。”胡伟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