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案例卷宗|缺钱的 “警察”男友

原标题:案例卷宗|缺钱的 “警察”男友

滴滴拼车,拼到一个“警察”男友

33岁的曹翠莲是重庆人,前几年和丈夫离婚后,便来到上海奉贤区海湾旅游区的一家高尔夫球场打工。2017年9月20日下午3点,她在浦东办完事后,便用滴滴拼车叫了一辆车,准备和他人一起拼车回奉贤的居住地。

“你好,是你要拼车的吗?上车吧!” 很快,一辆江苏牌照的荣威轿车驶到了其身边。一名年约30岁的男子从驾驶室伸出头来,热情地招呼曹翠莲上车。

曹翠莲拉开车子后车门,刚准备钻进去时,驾驶员推开副驾驶旁的车门说道:“来,来,坐到这里来吧!”她便坐了过去。

“你是警察?”曹翠莲坐进车内,便见车座上放着几件警服,不由随口问道。

“是啊,我是浦东公安分局的警察,今天休息,刚刚打完高尔夫球,现在到奉贤奉城镇去参加朋友聚会。”听说对方喜欢打高尔夫球,在高尔夫球场工作的曹翠莲一下子和其拉近了距离。这名警察十分健谈,他主动对曹翠莲说,他叫邹德江, 32岁,是江苏南京人,在南京军区当过兵,转业后到浦东公安分局缉毒队工作,担任警长职务。一路上两人一见如故,谈笑风生。

不一会儿,车子便到达了目的地。曹翠莲准备支付拼车费时,邹德江一把将钱推开,笑着说道:“你我有缘,今天我请客啦!我们加个微信吧,下次再要拼车,请直接微信我,做警察的个个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马天民。”

邹德江的一番热情而又幽默的话语,让曹翠莲如沐春风,庆幸自己邂逅了一名好警察。当即两人互加了微信。

刚踏进家门,曹翠莲的手机就响个不停,她拿起来一看,全是邹德江发来的其穿着警服的照片与视频。这以后,他们便开始在微信上“热火朝天”地聊起天来。话题也逐渐由私密转向暧昧。当邹德江得知曹翠莲是离异单身后,便亦向其大叹苦经。说自己的女朋友劈腿出轨,现在已经和她分手了。如今有幸遇到曹翠莲,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希望能做他的女朋友。

如果说,一开始曹翠莲对邹德江的警察身份还是将信将疑,那么随着他们之间越聊越投机,和其对自己的那番大胆表白之后,她已经完全相信邹德江是个货真价实的警察,并且对他产生了朦胧的爱意。

离异之后,漂泊到上海打拼了多年,总算安稳下来的曹翠莲,每当夜深人静,寂寞与孤独就会袭上心头。这时,她是多么的“我想有个家”。邹德江,当这个帅气的警察就由于这么一次拼车,而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时,虽然让她对突然“拼”到的警察男朋友,还有点措手不及,但内心还是充满着喜悦和幸福。警察,无疑是个令人崇敬与信赖的职业。“能有这么一个爱我的警察做男朋友,我还犹豫啥呢?”

几天后,邹德江和曹翠莲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半个多月后,邹德江便拿着几件警服住进了曹翠莲在奉贤的租住处,俩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不断借钱,“警察”男友始终缺钱

2018年2月6日上午,曹翠莲出现在奉贤公安分局海湾派出所大门外。只见她徘徊在门口好一会儿,才鼓足了勇气走进派出所,拉住一名民警问道:“警察,我想麻烦你一下好吗?”

“你请说。”民警热情地答道。

“能帮我查一下你们公安局有个叫邹德江的警察吗?这个警察借了我好多钱,一直没有还给我,现在我到派出所来,就是想请你们帮忙核查一下他是不是警察。”

听得曹翠莲这么一说,民警顿时觉得事情蹊跷,便将其带入接待室:“这个警察叫什么名字?警号多少?和你是什么关系?”

“邹德江,在浦东公安分局缉毒队工作,是我男朋友。”

根据曹翠莲提供的信息,民警把邹德江这个名字输入相关信息系统查询,发现确有其人,可户籍地并不是南京,而是安徽省霍邱县。再按照曹翠莲提供的警号,输入警方内部系统查询,并无其人。

“邹德江这个人是有的,但他不是警察,你仔细看看,是这人吗?”民警指着邹德江户籍资料上的照片,让曹翠莲辨认。

“是的,就是他!”

“我真的是遇到了假警察了吗?他借了我15万元,一直没有还啊!他一直穿着和你身上一模一样的警服上下班的啊,你们会不会搞错?”

为了弄清真相,民警在对曹翠莲做笔录的同时,决定立即传唤邹德江,查清案情。

在派出所的接待室里,随着曹翠莲哽咽的叙述,逐渐还原了她与“警察”邹德江的一段闪电般恋爱史的“酸甜苦辣”……

一次偶然的拼车之旅,没料到会有“意外的感情收获”,这不禁让有过一段失败感情经历的曹翠莲觉得这是一份天赐良缘。而邹德江的警察职业,更是令曹翠莲感到为彼此的这份感情增添了牢固的保险。因此,两人虽然从相识到同居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可曹翠莲却并不认为有何不妥,反而为能找到一个当警察的男朋友而沾沾自喜。在与其同居的日子里,望着邹德江整天早出晚归,忙于值班、出差、追逃,深感做警察实在是太辛苦了。年长邹德江一岁的她,便像个姐姐般照顾其日常生活。

2017年9月29日凌晨,邹德江回到居住地,见曹翠莲还等着他没睡,一把将其搂在怀里说:“老婆,你真好。我现在正在装修新房,等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就结婚,你马上就将成为一名光荣的警嫂啦!”

自己那漂泊了许久的情感小船,终于即将驶入温馨的港湾。听着邹德江的这番话语,曹翠莲仿佛吃了蜜糖般心花怒放。这时,邹德江突然话题一转:“老婆,明天我要去买装修材料,还缺点钱,你先借5000元给我,等后天我们奖金发下来,我就还给你。”

没有丝毫的犹豫,曹翠莲随即拿出5000元给了邹德江。然而,两天后,邹德江并没有把5000元借款还给她。曹翠莲虽有点不悦,但转念一想,这钱是用来装修自己与邹德江结婚新房用的,不要说借,就是他直接向你要,也是没啥可说的啊!便也没向他提起。

10月3日这天,一踏进房门,邹德江指着手机上他和妹妹微信聊天的截图,愁眉苦脸地对曹翠莲说,他妹妹的婆婆突发疾病,现在急需钱等待做心脏搭桥手术,他的钱都花在了新房装修和筹备婚礼上了,要曹翠莲借两万元给他:“翠莲,我和妹妹感情深厚,在我遇到困难时,妹妹都毫不犹豫地帮助我。现在她有难处,我能不管吗?”邹德江说着说着,几乎要哭了。

都说女人的心是水做的。曹翠莲听邹德江这么一说,几乎就要陪着他一起掉眼泪了。可是,一个在上海靠打零工谋生者,曹翠莲哪里拿得出两万元啊!邹德江便对她说,通过支付宝可以贷款的。于是,她就在支付宝蚂蚁金服上贷款了两万元,然后用微信转账给了邹德江。

让曹翠莲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邹德江不仅没有将借款及时按约还给她,相反,紧接着,邹德江却更加频繁地以一连串各种名目理由向其借钱。

一个多月后,邹德江笑眯眯地说道:“翠莲,咱们结婚的新房装修好了,我现在正在购买家具,你帮忙再凑个两万元吧!”曹翠莲哪里拿得出这笔钱,只好硬着头皮向母亲借了一万多元给他。又过了一个月,邹德江对曹翠莲说,家具已经订好,自己的钱都用在装修婚房与筹备婚事上了,过几天就要到北京参加警衔晋升培训,让其借些生活费给他。这时的曹翠莲哪里还有什么钱。因先前借的钱还没归还,她也无脸再向家人和亲朋好友借钱了。但望着邹德江一副焦急的神情,她岂能无动于衷。于是,只得托朋友用自己的一张浦发银行信用卡套现了9万元后,给了他5200元。谁知,邹德江得知曹翠莲套现到了9万元,便缠着她说,其支付宝账户中有笔27000元借款急需归还,此钱是用于装修婚房的,逼着她帮其还掉这笔钱。无奈之下,12月20日,曹翠莲只得再次通过支付宝转了27000元给他。三天后,邹德江又和曹翠莲说,结婚用的那套家具厂家已经做好了,但送货之前还有一笔尾款需要支付,曹翠莲只好用微信转了5000元给他。

就这样,在邹德江与曹翠莲同居的三个多月里,其以各种五花八门的名目,前前后后向曹翠莲借了15万元。甚至连他亲朋好友的婚丧喜事用的红包,也都是向曹翠莲讨要的。这些钱均是曹翠莲用信用卡套现和向自己父母、亲朋好友借来的。她之所以如此“无怨无悔”把钱借给邹德江,因为她心里始终存有一个美好的梦想,那就是邹德江向她借的这些钱都是用于他俩的婚事,而自己作为一名警察未来的新娘,借钱给他是“责无旁贷”的。更何况,邹德江一直信誓旦旦地向其承诺,一旦年底发了年终奖,就会把钱还给她的。

然而,到了2018年的春节之前,邹德江开始回到曹翠莲的租住处越来越少了。一会儿说单位要加班值班,一会儿说到北京开会,开始是一个星期,后来发展到一个月也见不到其人影。尤其让曹翠莲气愤的是,原先邹德江说好在2月10日一起回老家拜见其父母的,她父母得知离异的女儿在上海找了一名警察男朋友,别提有多高兴了,早已做好了迎接警察女婿的准备。但2月4日这天,邹德江突然说,马上要到外地去抓嫌疑人,2月10日那天不能和她一起回老家见其父母了。

闻听此言,曹翠莲当即和邹德江大吵大闹,邹德江狠狠地打了曹翠莲一记耳光后扬长而去。此后,邹德江再也没有回到“家”中,打他的电话也始终是关机。这下曹翠莲急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整天不吃不喝,独自掩面而泣。最终在老乡的反复劝说和提醒下,她顿然醒悟过来:这个邹德江是警察吗?真警察应该是不会干出这样缺德的事啊!

走投无路的曹翠莲决定鼓足勇气,到派出所去请求警方核查邹德江的真实身份,因而也就有了前文所述的那一幕。说实在的,在曹翠莲跨进海湾派出所大门的一刹那,其内心还是十分纠结的,她盼望着邹德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民警察,千万不要是假警察。因为她实在是太爱邹德江这个“警察”了。作为常年孤独地“漂”在大上海的离异女人,太需要一个伟岸的警察肩膀“靠一靠”了。如今的她,早已把自己的身体、钱财都“奉献”给了这个“警察”。当真正的警察告知其邹德江此人是个假警察时,曹翠莲的大脑几乎要崩溃,想到自己如今落到人财两空的结局,她顿时有了爬上海堤、跳入大海一死了之的念头。最终在民警的反复劝导下,她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表示一定配合警方查清案情,尽快把邹德江这个假警察捉拿归案。

循迹追查,“警察”还有两个女友

2018年2月6日中午,警方根据相关线索,在闵行区吴泾镇的一个出租屋内将邹德江抓获,在室内和其车里查获多件假冒警服。

“邹德江,你是警察吗?”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真警察的厉声喝问,邹德江耷拉着脑袋,一语不发。

“这些警服是哪里来的?”邹德江依然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当民警将其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审查时,坐在讯问室的邹德江总算开了口:“我不是警察,这些警服都是我从网上买来的。”

“曹翠莲你认识吗?”

“认识的,她是我女朋友。”

“你是否冒充警察骗取她的钱财?”

“我是对曹翠莲说自己是警察,但绝对没有骗取她钱财,那些钱都是我向她借的,是用来筹备我俩婚事的。我万万没想到她会报警说我骗她钱,让你们把我抓进派出所来,这个女人太可恶了。”邹德江一脸委屈地说道。

邹德江坚决否认自己骗取了曹翠莲的钱财,一口咬定那15万元是借来用于筹办他俩婚事的。然而,民警经过缜密调查后发现,邹德江早已结婚多年,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2005年7月曾因抢劫罪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半。就在其与曹翠莲同居期间,还假冒警察身份,和另外两名上海年轻女子保持着恋爱关系。

今年29岁的晓铭是在2017年10月通过一个网络交友软件结识邹德江的。之后两人就开始在微信上聊天。邹德江告诉晓铭,他是上海市公安局803的一名刑警。是当兵后转业到公安局的,父母都是军人。从小就崇拜军人和警察的晓铭立马便对其产生了好感,两人很快就进入热恋状态,并确定了恋爱关系。这以后,邹德江便开始以维修车子、参加培训等各种理由向晓铭借钱。截止到案发,邹德江向晓铭共计“借”了27400元,全部是通过微信转账给他的,其中大部分钱是晓铭网络贷款来的。

出生于1990年8月的菁菁是邹德江“热恋”的第三个情侣。当警方找到她,告知其男友邹德江是一个冒充警察的犯罪嫌疑人,让她配合警方调查时,菁菁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邹德江是个假警察。她瞪大着双眼,惊讶地问道:“这,这,他真的是假警察?他一举一动太像你们警察了啊!”

菁菁是和单位同事一起参加一个饭局而认识邹德江的。在饭局上他们互加微信后,邹德江便开始了对菁菁“爱”的攻击。这次在和菁菁介绍自己时,除了“父母是军人,从小在南京军区部队大院长大,当兵转业到上海市公安局当刑警”这些惯有的元素外,还特意将其父母的级别一下子提高到了“南京军区参谋长”。据其交代说,之所以大幅提高父母的“级别”,是为了进一步博得菁菁的好感。在其同时“热恋”的三个情侣中,年轻貌美的菁菁是他最为喜欢的。但和先前结识的曹翠莲、晓铭不同,菁菁似乎对他的警察身份不是很崇拜,于是就谎称父母是“南京军区参谋长”,让菁菁增强对自己的仰慕。

这招果然有效。面对一个出生军队高干家庭的帅气警察的疯狂追求,菁菁很快就投入其怀抱。据邹德江自己说,他是对菁菁动了真情的,在和其交往时,不仅没有向她“借”过一分钱,反而将从曹翠莲、晓铭两人处骗取的钱款,用在菁菁身上。请她到高档酒店吃饭,买首饰、服装均是一掷千金,并且还每天开车接送菁菁上下班。就在警方找到菁菁时,她已经和邹德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目前,邹德江已经以涉嫌招摇撞骗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新媒体编辑:姚远

原文编辑:刘璐

审核:李意清

派出所工作

投稿邮箱

pcs3990@163.com

编辑部

010~83903930/83901320

发行热线

010~8390399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