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北京一国际幼儿园“一夜消失”,上百万学费何处追讨?

原标题:北京一国际幼儿园“一夜消失”,上百万学费何处追讨?

来源/芥末堆

编辑/新学说Joe

近日,凯斯国际幼儿园(Kids 'R' Kids,下称KRK)双知酒仙桥园被曝“一夜消失”,在停课两周后突然换成另一家幼儿园,导致20多个孩子辍学在家。新学说了解到,3月2日晚KRK品牌授权方发布声明:此前曾就家长投诉向园区负责人袁越及北京双知发出整改通知,但未获得重视。经决议,将解除合同,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作为品牌授权方将尽最大努力保护家长权益:1)安置孩子去其他KRK园所就读,新园入园暂缓收费;2)暂代北京双知对家长损失学费进行部分垫付;3)若司法程序过长,承诺代为退还剩余学费损失。KRK向新学说透露:“刚刚接到朝阳区教委电话,对于此紧急措施非常认可,愿意一起推动问题的解决。请大家相信政府,相信KRK。”

图:声明原文

关于整个事件过程,芥末堆进行了相关追踪报道,以下为详情:

芥末堆3月2日前往双知凯斯酒仙桥园区,发现幼儿园大门紧闭,门口并未贴任何告示通知。几位安保人员表示,目前幼儿园确实已经“换人了”,他们是新来的员工,具体情况则不便透露。

图:3月2日,凯斯国际幼儿园酒仙桥园区

双知凯斯酒仙桥园符园长告诉芥末堆,双知教育作为加盟方欠了几百万租金,被二房东清退出工业园区;KRK负责人表示加盟商是独立运营主体,总部已按合约采取行动。该园实际控制人袁越处于失联状态。

停课两周后幼儿园易主

KRK是一家学费高昂的私立幼儿园,总部位于亚特兰大,在美国有50多年历史。2014年5月,KRK登陆中国。2018年2月,KRK获得上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马云联合其他企业家共同发起的云峰基金。

KRK在北京开设了三家幼儿园,分别是旗舰园、金台园、双知凯斯酒仙桥园。其中,酒仙桥园为加盟园,由北京双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董事长为袁越。

图:酒仙桥园指示入口上有双知教育的标识

2019年2月17日,包括符园长在内的十几名教职员工接到了公司的停课通知。随后,酒仙桥园家长在微信群中收到消息,“刚刚公司接到园区通知,因水电春检需要,幼儿园从2月18日起放假一周。”

到了24日,家长在微信群又被告知,幼儿园将于3月1日正式开园。但仅仅两天后,家长得到消息说,“现在幼儿园已经换新老板了,而且新老板好像也不打算再接受咱们原有的孩子了。还有费用的家长可以大家联合起来一起维权吧。”

图:家长微信群截图

接到通知后,家长陆续前往酒仙桥园,却发现幼儿园已经易主,由另一家幼儿园接手。家长张岚珊称,新幼儿园名为“万博雅乐”。

符园长告诉芥末堆,她在3月1日前往园区时,也被安保人员拦在了门外。虽然园区“凯斯国际幼儿园双知教育”的标识还在,但KRK官网显示,双知凯斯酒仙桥幼儿园已不在KRK版图之中。

图:KRK官网显示,双知凯斯酒仙桥幼儿园不在KRK版图之中

作为高端幼儿园,双知凯斯酒仙桥幼儿园收费不菲。家长张岚珊告诉芥末堆,她的孩子三岁半,去年10月8日入园时,缴纳了一年12万多的学费。“每个家长交的钱都不一样,但最少都十几万。”据家长不完全统计,目前剩余学费约为130万。

图:KRK酒仙桥园收费标准

此外据符园长介绍,园内十几位教职员工一月份及二月份的工资都尚未发放,金额约40万元。她询问董事长袁越,被告知称“干这么多年从不会拖欠工资”,但对具体发放时间语焉不详。

园长称加盟公司欠了几百万租金,运营资质缺失

为什么酒仙桥园突然关停?

张岚珊表示,截止目前园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据我们家长所知,现在的幼儿园(万博雅乐)是房东出资的,而凯斯国际幼儿园是因为拖欠房租被清的。”

符园长告诉芥末堆,“凯斯幼儿园是跟工业园区的二房东签的合同,然后二房东把我们赶了出来。”她表示,自己半年前刚入职并且不管财务,因此不了解公司前期怎么签的合同,但她称公司欠了二房东几百万租金。

此外,酒仙桥园也被家长爆出运营资质缺失。张岚珊表示,她前往朝阳区教委问询时,“教委的人亲口跟我说(幼儿园)没有资质。”朝阳区幼儿入园登记服务平台查询结果显示,酒仙桥园也不在官方名单之中。

来源:朝阳区幼儿入园登记服务平台

对于资质缺失,符园长表示认同。“我是来了以后才知道,因为幼儿园它有一个特殊性,基本上都是在试营业的时候就开始办相关手续,我知道很多幼儿园都是这样子,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关门了。”

符园长告诉芥末堆,二房东准备自己办园,但她对其处置方式很不满。由于大门被封,KRK所有的教材教具都拿不出,包括教职员工的笔记本电脑等。“欠了你的钱,应该通过法律的途径,让我们把钱换上,而不是强占我们的东西。”符园长有些愤懑,她表示,自己昨天再三交涉后才取回了私人物品。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侯茗旭认为,二房东不让拿出教具及私人物品的行为是不合法的。“如果因为欠款去主张权利的话,他也只能向承租人(幼儿园)主张权利,通过起诉等正当的合法途径去维护他的权益;而不是私自扣押。”

KRK回应:家长孩子和品牌都是受害者

这所KRK交由加盟商双知教育运营的幼儿园,并非首次出现问题。李茜反映说,“去年他们的餐饮出过食品安全的问题,导致好多孩子退学了;另外这个园也存在很大的安全问题,天然气管道外漏,消防一直没过。”

李茜告诉芥末堆,“律师给到的建议就是把双知作为第一被告,凯斯为第二被告。但在现实情况下,打官司耗费太大精力和时间,也未必能有好的结果。”

张岚珊认为,幼儿园没有资质,不给合同,且园里有变动不提醒家长,已经属于欺诈行为。她告诉芥末堆,“我们所有家长都只有收据,没有合同。幼儿园当初把合同全都上收到公司,说是去盖章,但再也没返还。”

图:家长提供的学费收据

侯茗旭告诉芥末堆,家长与幼儿园属于合同纠纷,幼儿园与二房东之间属于租赁合同纠纷。幼儿园服务停止,家长可以要求幼儿园给予赔偿。

北京京航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宪湘表示,对于家长,“要快点解决的话,只能去教委反映,让行政单位出面处理会快一点。同时这个事情肯定要起诉,不起诉拿不回任何损失;但是这种事情赢官司的可能性很大,拿到钱的可能性却很小。”

目前,全园二十多位孩子仍辍学在家。加盟方双知教育、授权方KRK、清退幼儿园的二房东,谁该就此事承担责任,还尚待进一步的调查。符园长称KRK总部表示已经知情,但总部没有给出后续回复。

KRK公关Caroline向芥末堆回应道,KRK一直在安抚家长情绪,会和家长联合追讨酒仙桥园的经营方,管理层也在商讨对家长最有利的损失挽回方案。“这家园存在挺多问题,我们本计划要解除品牌授权的,没想到园所管理方双知做出如此有违商业伦理的行为!”

凯斯北京总部战略部负责人在和家长沟通时表示,加盟商都是独立运营的主体,若给家长和品牌造成损失,首先要向加盟商进行追偿。他表示,“我们是按照律师的建议,先根据之前加盟授权的合同约定采取第一步行动。”

图:KRK负责人和家长的对话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凯斯对于首批加盟伙伴,加盟费为人民币120万元,还有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品牌保证金(合同期满后无息返还)。其它方面的投资金额大概在300万到500万之间,其中包含了加盟费、设备器材费用、市场开发费用、初期运营成本和品牌保证金等。

天眼查信息显示,双知教育董事长袁越还担任KRK CHINA首席执行官 。袁越于2000年投资创建中国双知教育集团,引进9个国家38个国际一线教育品牌,布局“双知”中国版图。芥末堆曾多次拨打袁越的电话,但对方一直处于忙线之中。3月2日晚间,KRK方面向芥末堆表示,公司并不承认袁越自称为KRK CHINA首席执行官,并发布官方声明提出解决方案。(注:张岚珊、李茜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