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一个野心家发动叛乱,摧毁盛世中国,五年害死三千万百姓!

原标题:一个野心家发动叛乱,摧毁盛世中国,五年害死三千万百姓!

唐玄宗李隆基统治后期,杂胡部落出身的边军将领安禄山,因为生性狡诈,善于阿谀,极得李隆基宠信,一身兼领东北卢龙、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雄踞燕云之地。

当时, 河东节度使编制为55000人,范阳节度使编制为91400人, 平卢节度使编制为37500人,也就是说,183900人的庞大军力, 约有当时大唐帝国三分之一的野战精锐,都被分配于安禄山麾下。奚人、契丹人、室韦人、靺鞨人、突厥人,这些东北边疆的胡族部落,大量被他招抚为己用, 堪称当时天下第一强藩,自然而然,也就滋生了勃勃野心。

李隆基此时,早不复即位前期的励精图治,而是纵情声色,享尽奢靡,宰相李林甫得以杜绝言路,扶植私党,专断朝政整整十九年。 李林甫行政能力极强,尚可勉强维持内外平衡,保持帝国军政机制延续运转,但其人妒贤嫉能,屡起大狱,打压异己,有“口蜜腹剑”之誉,令安禄山也不得不忌惮三分,然而,却已经为帝国埋下诸多崩溃隐患。

等到李林甫一死,外戚杨国忠上任宰相,但求及时行乐,一边大肆贪贿, 迎合上意,搜括民财,一边身兼四十多个要职,却对政务随意处理,更加剧了这些隐患向祸乱方向蔓延。 杨国忠擅自发动对占据西南的南诏的战争,却因用将失当,连遭惨败,两次战损合计十三万人, 死伤合计超过二十万人,也让朝廷中枢的军力进一步削弱。

杨国忠和安禄山因为争权争宠,早已矛盾深刻,水火难容。面对国家如此君臣昏聩、外强中干局面, 安禄山及其麾下的史思明等胡族武将,更理所当然以为有机可乘。

安禄山以所谓“清君侧,杀国忠”起兵前,申请将河东、范阳两镇军中几十个重要职位,从汉人将领全更换成他自己的亲信胡将,如此图穷匕见,昏聩的唐朝中枢,为了暂且安抚安禄山,居然照单批准了。——那之后,自然就是渔阳鼙鼓卷烟尘,撕破了大唐盛世的画皮,是为“安史之乱”。

唐玄宗李隆基,常年宠信奸佞,不理朝政而令国家崩乱,平叛时又举措失当,自毁柱石,令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等诸多良将皆不得其死。最后不得不丢弃长安洛阳两京,仓皇逃亡蜀中。

唐玄宗:李隆基

太子李亨于灵武自立为帝,是为唐肃宗。 李亨其人,同样昏庸无谋,私心误国,屡次错失平叛良机,致使战事持续数年,更为与其父争权,不惜引狼入室, 做出了卖掉东都洛阳子民,以酬回纥兵马之功的极无耻行径。

唐肃宗:李亨

安禄山麾下的叛军,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所经之处,必将城内百姓衣物财产搜刮一空,强迫精壮男子为苦力,妇女皆被奸淫,老弱病幼直接杀死,挑在刀槊之上为取乐。

这场安史之乱,给中原地区造成极大破坏,人口十不存一,良田化为荒芜,千里萧条,遍地荆棘,豺狼嚎啸。无数百姓逃奔至江淮地区避难,但求一时偷生。曾经何等繁华的河南地区,变成了人烟断绝的无人区。

《通典·历代盛衰户口》记载,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唐王朝总户口为891万4790户,总人口为52919390。而五年之后的唐肃宗干元三年(公元760年),唐王朝治下169个州,总户口为193万3134户,总人口损失35928723人,锐减到不足1700万人。

几年前的大唐王朝,尚是国势强盛,文化繁荣,万邦来朝,兵锋远及葱岭以西,达到了之前历朝历代前所未有的极盛之世,也仅仅就是一场由野心家安禄山引发的兵乱,就陡然崩塌,国势不可挽回了。三分之二的大唐帝国子民,短短五年时间,就变成了史书上一串数字,就此消失了……何其触目惊心!

正因工业化时代之前,农业社会的稳定性如此脆弱,一切”盛世“都如瓷器一般,精美而易碎,只要一场大规模战乱便足以让其化为烟云。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当安禄山这样的野心家,妄图“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就其皇图霸业的同时,亦对广大没有话语权的苍生百姓来说,亦是沦入残酷的人间地狱。

历史就是这样已经发生过的事实,不止是百家经典,不止是盛世华章,不止是王侯将相才子佳人,更有那绝大多数不可能在史册留下姓名的芸芸众生。

诚然,唐朝政府军在平叛过程中,同样也远谈不上爱民如子,秋毫无犯,也确为人口大幅度减少同样“贡献良多”。 因为李亨许诺 “东都子女财帛归回纥”,回纥军更在洛阳大肆抢掠,众多当地女子为躲避回纥军的“合法抢劫”,躲到白马寺的阁楼上,回纥兵竟纵火焚楼,令这千年古刹从此一蹶不振。

回纥可汗: 骨力裴罗

如此祸国殃民之罪责,李隆基李亨父子二人实万死难辞其咎! 却也被现代的某些逆向种族主义者,借此去变相洗白安禄山,甚至将“安史之乱”洗白为「燕王朝对唐王朝的两个封建政权的王朝战争」,真正是荒谬之极!

且不说这个短命的“燕朝”,先后换了两个姓氏,四任“皇帝”,接连不断的子杀父,臣杀君,仅仅八年就告灭亡,一千多年来,历朝历代所有的史家都绝不认可其合法性。

而且,大唐王朝从来不仅仅是李家皇帝的私产,更是所有三军百姓万众的大唐,李家皇帝的无耻,绝非是给安史叛军的恶行做任何洗白的理由。

大唐王朝何曾负于安禄山史思明这两个高官显爵的杂胡,又何曾亏待了曾经占据帝国军队1/3兵额,重禄厚饷恩养多年的这支叛军?

唐王朝历时八年,虽平定叛乱,河西陇右安西北庭尽没于吐蕃,国土户数减少一半,国势由盛转衰至不可逆,三千万人口的损失, 更遗留藩镇割据百年之祸。这场空前浩劫的罪魁祸首,难道首先不该是安禄山这个挑起战火的野心家、以及他们麾下一群人皮禽兽的罪责么?

因此,对安禄山这种遗臭万年的人物,任何所谓的“正面评价”或者试图“翻案”,都无异于对惨死于安史叛军掀起的这场叛乱的近三千万华夏先民的污辱和叛卖,却和“成王败寇”并不相干。

从当时唐朝君臣的角度,是明确称安史叛军为“胡虏”“孽胡”的,可以见相关多处史料,和唐朝政府的官方文书。而且叛军主力,确实有相当大成分是胡族军队,只是不曾和后世的满清八旗那样,有对汉人官民明确的隔离和歧视制度罢了。

以惨烈的“睢阳保卫战”为例,城内三万多军民百姓,茶纸、树皮吃尽,便分食军马,马吃完了罗雀掘鼠,雀鼠又尽时, 再靠着「易子而食,析骸而爨」,吃草根树皮观音土,也吃亲人孩子的尸体,吃同伴同乡的尸体……最后,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困饿交集中死去的,最终只剩苟延残喘、无力举弓的数百人。

如果不是为了抵抗他们心中的“胡虏”“孽胡”,为了维护从管仲到孔子一脉相承的春秋之义,华夷大防,如张巡这般一个战前仅仅是县令的小官,还有他麾下那数千个战前仅仅是乡兵和百姓的汉子,犯得着为昏聩无耻的李家皇帝,拼到城破俱亡的份上么?

正是他们的坚持,才使得当时作为中原百姓避难所的广阔江南大地,不至于落到如睢阳一般的地狱惨景……也正是亲生经历过这样的人间地狱,所以,当乱事最终平息,元凶伏法时,诗人杜甫才会欣喜若狂: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所以这个问题上,也不妨尊重一下当时人的主流意见:如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都是为抗击胡虏而壮烈牺牲的华夏英烈,和后世的岳飞、李定国等民族英雄一样,名垂青史,万古流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