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行我素---柯大兴水墨兰花

原标题:我行我素---柯大兴水墨兰花

柯大兴

人物介绍

柯大兴 ,号天赐子,三乐斋主人(福建公安书协副主席、福建公安美协理事、福建书协会员、福州书协理事)

大兴画兰

文/崖虎

看字看画其实看的都是字画之外的性情,能书法、能画兰的人也是多得去了,大兴兄的兰画之所以引发我更多的兴致,则缘其生活中的点滴修为。说到修为,我更关注的是情趣,毕竟看情趣更直观一些。就画兰而言,个人的情趣也是艺术逻辑的源头,出于情趣,抵于审美,达于艺术。情趣于人是全方位的,人的情趣也必是一种自然之道,是一种心力,并形成个人化的气场,从而转化成身边的一事一物,一花一草,更不用说秉物游心、借力成兰了。为写此文,近些日子我专心练习画兰,秉物游心、借力成兰则是我对画兰的理解,之前对书法也写过读帖体会,提及读帖读力,写帖写力。画兰造形容易,借力则难。写意之画重在意及,兰虽兰,意及而离,离而他致,以得想象,于是诗意存活其中,心灵舒展其间。画兰花取的就是这个妙意。因此,画兰即兰,则妙意无存。之所以用“借力”,也是细读大兴兄兰画时的感悟。因为毕竟画的是兰,笔力心力之施为还得凭借兰的气韵,正如书法之点横竖撇捺等等笔划,也得凭借固有的文字与文意而形成特定组合。但是,组合只是形式上的事,核心还是借之以施展力道。力借兰而成势,兰得力而传神。具体言及大兴兄的作品时,我又想起“明水暗骨”这四个字。这四个是从商震(注)先生的一首诗作里归纳出来的。兰者如水之不争,不争土壤,不争阳光,不争其显,不争其位,处世淡泊如水,取形顺势就安。叶脉有水之流畅,花韵如水之幽深。而内里却有骨气,以致脱俗超凡。之所以喜欢上大兴兄画的兰花,正是因为他的作品表达了兰花明水暗骨的气质。以墨展叶而蕴力凝心,张而不驰,驰而不滑,使喷张与涵养对立统一,共同营造其作品的智性意蕴。……文/崖虎

【三乐斋印象】于山风习习之间种瓜得瓜,种菜吃菜。于山峰之北种荷,红荷开处,这人卧伏池边,手持相机,与花两两相照。松间竹影里,红冠雪白大公鸡培养得飞檐走壁一身潇洒轻功好生了得。此人偶作诗:“丹霞缀苍穹,静心观自在“’清晨健步山林间,如履云层好清闲” 。此农人或武林中人或隐者?(文\林春)

【三乐斋夏语】清晨,一切显得清新自然,空气充满着湿润,沁人肺腑。昨夜的一场雨浇醒了万物,浇低了温度,浇绿了山林,蝉儿也早早出来欢唱…… 沐浴后,在书案上点燃一支檀香,一缕香气袅袅而上,环绕书室,便觉神清气爽,静下心来默写心经,默毕,一小蝶飞至,伏案“心”处,似在诵读心经…… 移步茶案前,复燃一支香,烧水、泡茶、品茗、画兰……此时,山间云雾飘了进来,与袅袅香气连成一片,相糅相和,心更静了许多……

【三乐斋夜话】寂静处,当盖碗茶气袅袅升腾时,靠近闭目细闻,便生一种安详,一种静怡,一种由内而外舒坦。一壶至真至净的茶里,有山,有水,有人家。蓝天里有白云,绿色中有鲜花,品茗处有茶香……呷一口岩茶,静静品味,久而久之,有淡泊、有清冽、更有诗意,此时耳畔若有古琴缠绕,丝竹悦耳,却生一种升华的寂境……

【三乐斋雅好】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静静地射入书房。博古架上的旧书,老树干做成的笔筒,随意搁着的几枝毛笔,一个小巧的茶壶,都被披上一层柔光。唯有桌台上残缺的宋元宦溪民窑白瓷盆里,盛放着一簇鲜绿。就像从土里长出的碧玉,不知被哪个淘气的人,用剪刀剪出千万条绿丝,轻轻地垂搭着……它便是菖蒲,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