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例可知,年少时的贾政也曾是个“贾宝玉”

原标题:一例可知,年少时的贾政也曾是个“贾宝玉”

在许多人印象中,贾政是个迂腐之人,只知逼贾宝玉读八股文以考功名。

可实际上,贾政的内心并不迂腐,相反,他很文艺,简直是个老文青。

这事,最典型的例子是他对大观园题额的选用上。

我们知道,作为省亲别墅的大观园的匾额题字,最终是元春拍板定下的。

但省亲之前,为了不致这些牌匾都光秃秃难看,贾政先组织人弄了些临时用名。

而这些临时名,其选用权在贾政。

我们看看这位“迂腐”的老夫子都选了些什么用名。

《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贾政带了清客相公来新修的大观园查看,并令贾宝玉对一些景观、楼院进行拟名。

以上名字,无一不雅,无一不文艺,贾政是怎么想的?

表面上,贾政对这些题名多有不满,宝玉说时,他屡屡喝骂“无知的业障”“无知的蠢物”,甚至一度令人将儿子“叉出去”。

但实际上,他内心对宝玉所题是认同甚至欣赏的。

否则,他就不会令人将这些做成临时题名悬挂在大观园,以备元春定夺。

这说明,贾政对“沁芳”“蘅芷清芬”“曲径通幽”等意境是喜爱的。

还有一例更有意思。

第七十二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史湘云邀林黛玉到凹晶馆联句。

途中,湘云对“凸碧堂”“凹晶馆”之名大加赞赏——

谁想,黛玉接下来说的话更令人意外——

这段话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

贾政是大观园题名的最后定夺者,而且他对“凸碧堂”“凹晶馆”之名大为赞赏,甚至后悔当初没让黛玉等姊妹一并参与拟名!

能取用凸碧、凹晶这样的不合常理的名字,能不避讳让“无才便是德”的女子给大观园起名,这是拘谨、保守之人能做出的?

贾政绝非迂腐之人。

还有,当初与大家游咏大观园时,见到后来的潇湘馆,优雅的环境让他若有所思,说“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在稻香村,则称“未免勾引起我归农之意”。

想来,这些都是贾政触景生情的真实想法,并非虚伪做作。

以上这些都在透露,贾政的内心是很文艺的。

但是,兄腐子幼,贾政要背负家族前行的重担。

现实让他不得不放弃内心中的许多,改而去做并不喜欢的一些——包括让宝玉读书走“正道”。

因为,宝玉是他的继承人,身系家族未来。

贾政是矛盾的,内心与外在不一致,年长后与年轻时不一致。

甚至有人说,年少时的贾政也曾是个贾宝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