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关注】金凤还巢:小木耳带动大发展

原标题:【关注】金凤还巢:小木耳带动大发展

木耳作为食用菌是我们餐桌上常见的美食,但是就是这样平凡的小木耳,却在隋欣的手里大放异彩,小木耳不仅解决了汤原县近300个贫困劳动力再就业问题,同时还大大提升周边农户的经济收入。

金凤还巢报乡梓,青年英才耀佳乡。随着我市“金凤还巢”计划的开展推进,越来越多在外拼搏的佳木斯籍游子们,愿意回乡创新创业,为佳木斯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隋欣就是其中之一。

1983年出生的隋欣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佳木斯人,2006年从黑龙江大学生物专业毕业后,为了提升自己,隋欣踏上了出国留学的道路。

隋欣:“我是2006年大学毕业,然后直接到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去上学去了,在澳大利亚读的两个硕士,一个是分子生物技术,还有一个是生物信息学,主要是跟我生物技术相关的两个专业。当时主要就是想提升一下自己,然后另外一个国外的那种教学的理念,还有就是说国外的科技,在那个时候比咱们国内还是领先一点,所以当时想去学习一下,提升一下。”

3年的海外留学经历让隋欣学习到了更为前沿的生物专业知识,作为优秀的科技人才,毕业在即,隋欣接到了当地生物公司的入职邀请,面对优越的科研环境和不菲的薪资待遇,他更为倾向的却是回国,用他的话说,国内外确实存在差距,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迎头赶上。

隋欣:“实际上从各个方面来说的话,第一就是国外的科技的水平,还有科研条件要比咱们国内要高出不少。另外一个第二点就是那边的生活水平,还有就是说生活环境也确实不可否认要比国内要好,同时生活的压力也没有国内这么大。但是当时我确实是,我感觉国内还是有机会的, 因为我本身学的是生物专业,而且的话我有一个硕士学位是生物信息学,当时的话我更倾向于回国的话,是因为在深圳,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他们做的全世界最领先的生物基因测序, 所以的话当时还是选择回国了。”

回到祖国的隋欣一门心思扑在科研上,但是每次回家探亲,看到资源富足却因为人才外流导致家乡发展缓慢,隋欣的心里隐隐的埋下了要回乡做事业的念头。

隋欣:“在深圳入职以后,接触到了等于是世界上最领先的基因测序技术,还有包括这个行业里面顶尖的科学家,眼界大开,而且的话就是工作的话也非常顺心。但是我在工作这四年当中,回到咱们黑龙江省尤其是咱们家乡佳木斯市,我的感觉是家乡其实自然资源并不差,并不是比其他的省份更贫瘠,相反来说咱们的自然资源更丰富。但是因为咱们本省籍的人才都是往外向流动,没有人愿意回到家乡说来为家乡的建设出一份力。而且的话我当时深圳工作四年中,就已经发现咱们家乡黑龙江省食用菌产业是大有可为的一个产业。所以当时就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想要回家乡做一番食用菌产业的念头。”

恰逢此时,2013年地处汤原县的黑龙江亮子奔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投资人给隋欣打来了邀请电话,表明项目计划总投资2.6亿元,日产黑木耳菌包20万袋、年产6000万袋,将建成东北三省最大的食用菌工业化生产企业,并表明急需像他一样的优秀人才为企业注入科技力量。

隋欣:“2013年左右,咱们汤原县成立了全国最大的黑木耳工业化产业基地。 当时就是老总他就问过我这个意向,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意向来问了我。后来因为我长久以前就有这个念头,所以的话当机会合适的时候,我说我也愿意回来给咱们家乡出份力。我是这么想的,就是咱们家乡黑木耳,包括整个大的食用菌产业行业也好,它发展的潜力是很大的,很巨大的。所以的话我觉得不要看这个技术高或者低与否,而是看这个是否有前景,有的话就去做。义无反顾的做。”2014年,隋欣凭借多年在国外和深圳的技术积累,回到了佳木斯。建厂初期,作为技术总监,他就已经意识到传统的固体菌种培养黑木耳菌包存在杂菌率高、培养周期长、浪费人力等弊端。

隋欣:“咱们木耳生产行业,传统的方法是用固体菌种进行叫菌包发酵,但是固体菌种的菌包,它有一些弊端,跟液体菌包的相比第一点就是它的生长非常的缓慢,就我们测算来说的话,40天是一个标准,它有的时候甚至比40天还要长。第二个点来说它比较费人工。好比说我们同样生产一定数量的菌包,我们生产固体菌包所花费的人工是液体菌包的七倍,第三点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固体菌包的感染率比较高,它最后的感染率有可能会达到30%多,但最终的来说,它还是会影响到你黑木耳菌包的产量。”

经过深思熟虑,隋欣引进并改进了液体食用菌种深层发酵培养技术,通过采用液体菌种发酵技术,将生产周期缩短了近一半时间,并且将菌包感染率大大降低,克服了过去食用菌菌包生产中采用固体菌种的种种弊端。同时,隋欣也积极帮助黑木耳种植户引进吊袋木耳大棚栽培技术以及秋木耳大棚栽培技术,让黑木耳的产量得到一个大的提升,在技术层面上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跨越。

隋欣:“首先来说的话,我改革了黑木耳菌种的生产方式,我采用的液体菌种生产方式。另外一点就是在黑木耳菌包俗话说叫发酵过程中,我们采用了恒温恒湿的这样一种管理方式,这样话能保证咱们黑木耳这种食用菌的菌丝在菌包里茁壮生长。然后比如说温度的设定,还有就是说温度的调节,二氧化碳的排放,热量的排放,同时通风,这是一个一整套的系统工程。那么经过这一套的组合全下来以后,每一个菌包它的质量都是统一的唯一的。 它的产量已经达到峰值了。传统的方式用固体菌种生产菌包,七钱八钱,甚至有的时候他可能只能达到五钱六钱,但是我们的用液体菌种生产的菌包,它的产量就可以达到一两二钱左右,这样的话平均算下来的话,产量就增加了30%左右。”

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于隋欣而言,建厂子,搞技术,促发展这只是建设家乡的一部分,面对汤原县周边的几百户贫困户,隋欣动起了投身扶贫的心思,提供岗位、组织培训、教授技能,隋欣依靠自己的科学知识,真真正正的帮助大家改善生活水平。

隋欣:“我们公司采用了“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这么一种管理方式,带动了周边600多户的农户从事食用菌栽培,每一户经过我们自己的测算,他们可以增收5万多元,而且我们吸纳了300多贫困劳动力再就业,人均的增收我们算到他应该可以达到1万元左右。尤其是在我们有机黑木耳的生产基地里边,有季节性的岗位有800多人,其中有300多人为贫困户,这就带动脱贫人口有一千人了。”

回家的这几年,让隋欣对自己热爱的事业有了更深的理解,曾经只是为了实现最初的梦想,现在更多的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多为家乡作贡献,让家乡能更好更快地发展。

隋欣:“因为在咱们工厂逐步开始正规化以后,其实我想的更多的是怎么把我们的食用菌行业产业上游产品开发出来,比如说咱们黑木耳的多糖的提取,还有就是咱们黑木耳的保健品,甚至于药品的开发,其实就我来说想的东西更多了,理念也更多了。当你所处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包括工厂对你的期望,包括贫困户对你的期望压在你的肩上的时候,你不自觉的就会把自己推动自己往前走。”

隋欣这种反哺家乡的情怀,更映射了他对家乡发展的信心。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随着家乡的发展,隋欣也希望在外的游子能看到家乡的变化,吸引更多与他一样的人才一起回报家乡、壮大家乡。

(记者:雯煜)

一扫

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