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云栖科技评论94期 | 量子计算进入工程时代?

原标题:云栖科技评论94期 | 量子计算进入工程时代?

今年1月,IBM公司在CES 2019上展示了名为IBM Q System One的量子计算机,宣布这是全球首台商用的量子计算机产品,即首个专为科学和商业用途设计的集成通用近似量子计算系统。

虽然是全球第一个集成通用量子计算系统,但IBM Q System One的计算能力甚至不如一台笔记本电脑或智能手机,不过,IBM此举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以IBM为代表的量子计算研究机构,具有强大的工程能力,可以做到把量子计算设备工程化交付第三方,实现初步商用,而且,这些研究机构通过让量子计算机走出实验室,已经可以为全球量子计算领域的研究团队提供行之有效的量子研究技术、产品、资源等方面的支持。

换句话说,对IBM(及与其具备相近水平的研究机构)来说,量子计算机已经可以从“实验室时代”进入“工程化时代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电子科研实验室与林肯实验室的合作,则更加印证了这一点:就在本周,两家实验室决定,为了在量子计算领域获得领先地位,以及将量子科学与量子技术用于更多的实际应用中,联手成立量子工程中心(Center for Quantum Engineering,CQE)

针对CQE的成立,其名称就已经非常值得关注:CQE被称为量子工程中心(Engineering,工程),这意味着该机构的工作并非是量子计算方面的前沿技术研究,而是如何将其“研以致用”,而CQE负责人William Oliver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目前我们已经确定了这些设备(实验室中的量子设备)是可以运行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把重心放在现实应用上。”

从IBM和CQE这两件事情来看,美国企业及研究机构将量子计算“工程化”的工作已经提上议事日程,这意味着无论是在研究进展(研究水平)和研究思路上,美国已经进入了全新的阶段:量子计算工程化阶段,这为中国发展量子计算提了个醒。

首先,IBM和CQE的工作规划都指明,量子计算的工程化要与底层技术研究需要同步发展,不能等待技术完全成熟再在工程化上进行投入,这会显著延长量子计算产业化、应用化的周期;

其次,作为“第五次计算革命”的代表,量子计算这一新计算形态的工程化所需要的知识储备与之前的“冯诺依曼计算体系”工程人才完全不同的,正如CQE创始人之一的Charles Tahan所说:“教育新一代量子科学家和量子工程师对于量子信息技术的未来是至关(同等)重要的。”

最后,我们看到,CQE 同时也会成立“量子工程工业界财团”来给工业界的同行们提供最新研究成果的优先知情权,并且主持招聘会来连接学量子学者们与可靠的绩优公司、创业公司、风投公司以及美国政府机构。很显然,美国在量子计算领域的新一轮投入其实不仅仅是工程化,还包括了更远期的商业化和生态化。

在外界普遍认为一项技术仍然处于科研阶段(实验室阶段)之时,投入技术工程化,布局商业化和生态化,美国在前沿科技领域的布局思路,非常值得借鉴

文 | 阿里云研究中心 崔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