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2019年财政收入增速定为5%,有何玄机?

原标题:2019年财政收入增速定为5%,有何玄机?

3月5日,正在审议的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预算草案显示,今年财政收入预计增长5%,赤字27600亿元,比2018年增加3800亿元。

另外,根据此前已经公布的31个省市工作报告,可以发现,共有8个省市的财政收入增长率低于6%,同时有12个省市预计2019年财政收入增长率低于6%。

和几年前各省动辄两位数的增速相比,短期内的财政收入增速不容乐观。

政府没钱了?

税、费是政府财政收入的两大基石。先看“税”。总理罕见的在全国两会期间宣布对增值税税率再次下调: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增值税税率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税率降至9%,同时增加进项税额税收抵扣,继续推进税率三档并两档。

增值税作为一种流转税,其征收开始于1980年。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国最主要的税种之一,2018年中国增值税收入为61529亿元,占同期税收总额的比重接近40%,也是最大的税种。

自2012年我国试点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后,关于增值税的改革就驶向了快车道,各项政策密集出台:2016年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业税改政增值税;2017年增值税税率四档减三档,取消13%这一档税率;2018年,其中两档主要税率分别由17%、11%降至16%、10%。2016年到2018年,通过营改增及调整税率,共减税约2万亿元。除了普惠性减税,针对小微企业也推出了定向的税收优惠措施。

再看报告里的“费”。2019年,政府将进一步清理电价附加收费,推动降低过路过桥费,治理对客货运车辆的乱收费、乱罚款,两年内基本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继续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等等。承诺之多,举措之多,足见诚意之多,总理的讲话也因此多次被代表掌声中断。

减税降费,是收入再分配的重要调整,于政府,是实实在在的减少收入,于企业,则是实实在在的增加收益,一增一减,让利于民。以改革推动减税降费,切实给企业减轻负担,增强市场活力,政府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支出方面,政府“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每一件事情的落实几乎都离不开花钱:针对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政府要出台相应的产业政策予以扶持,政府补贴自不会缺席;提升科技支撑能力,科研经费投入持续增加;紧扣国家发展战略,加快实施一批重点项目,基础设施投资进一步扩大;“新官理旧账”,清理企业历史欠款,也不一笔不菲的支出;此外,教育经费仍旧保持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超4%,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30元,城乡低保、退休人员养老金等刚性民生类支出更是有增无减。

减收增支,收入与支出矛盾突出,也难怪总理在报告中至少三次提到了财政压力。说政府没钱可能有些严重,但政府财力真的是非常紧张。

政府怎么办?

当家人自然要带头过紧日子,报告提到,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压减3%左右。除了报告中提到的举措之外,大力推行零基预算和绩效预算。之前存在的并不一定是合理的,去年给你这么多钱,不代表以后给你的钱就是在这个基础上纯粹做加法,而是全部推倒重来重新计算,将过去不科学、没有效率的统统去掉。以结果为导向编制预算,虽不至于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但是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不能浪费。以前财力充裕不怎么计较,那么今后可要较真算账了,一分一角都要花得出效果,看得见价值。

清理和规范碎片化、撒芝麻盐式产业政府补助。如果任由政府补助成泛滥之势,不仅扰乱了正常的竞争秩序、打破了内在的市场平衡,也不利于一些企业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躺着都能把钱挣了,谁还乐意站起来去工作?过多过滥、补助对象不加选择,于政府也是一种无形压力。假如真的陷入无钱可用的困境,不能兑现政策发放补助资金,损害的无疑是政府的公信力。好钢用在刀刃上,要集中力量办大事,产业政府补助要多面向具有公共属性的产业和战略性产业。

看完节流看开源。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作为“共和国长子”,依靠政策红利和垄断经营,总有一些央企无论光景好坏,总能赚的盆满钵满。国资委第一任主任李荣融曾表示,“央企是‘共和国长子’,能够承担责任,在需要的时候一定能扛起来”。如今家里日子不好过,长子变孝子,家长是时候见到回头钱了。

收回沉淀资金。这也是政府部门最近几年一直在做的一件事。一些部门资金捉襟见肘,另外一些部门的资金虽是进了预算却趴在账面上“呼呼睡大觉”。针对这种情况,国务院2015年就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工作的通知》,依据通知要求,财政部随即出台《关于推进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有关事项的通知》,拉开了全国范围内沉淀资金清理的大幕。通过唤醒“沉睡”资金,弥补了部分地区财政支出缺口,有效提高了资金使用效率。

利用好杠杆。收入不够,借钱来凑。一是发挥地方政府债券作用。计划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1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8000亿元。继续以低息利率债券置换地方存量高息债券,减轻地方偿债压力。二是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2019年赤字率计划提高0.2个百分点至2.8%,赤字总规模约为2.76万亿元。将债务杠杆率保持在合理区间,既充分发挥作用,又综合考虑偿债能力,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多方筹集资金。3月5日,人民日报报道了陕西神木市如何探索财政资金基金化改革。神木市自2016年以来,通过改革,以3亿元的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帮助企业撬动了45亿元的投资项目。以小博大,合作共赢,通过政府引导基金,激活了企业的体制机制,助推企业升级转型。眼下好多地方的日子都不好过,有的坐吃山空、得过且过,有的则主动出击、担当作为,积极寻求对策。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想方设法筹集资金”,总理报告短短一句话,考验的是地方政府的智慧。

写在最后

2018年是不寻常的一年,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中国扛住经济下行压力,完成主要经济目标任务实属不易。眼下,经济结构新旧调整面临阵痛,三大攻坚战依然任重而道远,财政收支压力凸显,而政府做出大规模减税降费的承诺确实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但这也更加印证了政府的决心:哪怕现在困难一些、付出的成本更高一些,也要努力为企业减负,积极厚植财源税源,为今后可持续发展争取时间、留足空间。

风物长宜放眼量,立足当下,着眼未来,以长远的眼光看待、解决问题,方能实现经济高质量稳健运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