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学美留学:那些出身寒门的藤校骄子,都败给了现实

原标题:学美留学:那些出身寒门的藤校骄子,都败给了现实

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一个个响亮的名字,是很多上流家庭的教育标配,也是很多贫困家庭摆脱阶级桎梏的希望。

只是,对于那些出身寒门的孩子,单单“精英学校”4个字,已经是他们难以承受之重。

深深的阶层自卑让他们在这些光环加身的学府寸步难行,别说归属感,连普通的学习和社交都落寞到难以附加。

这个群体被称为“初代生”。据统计,在美国全国范围内,他们的学术学位毕业率只有11%,当然这个比率在藤校会高不少。

2015年,Boston Globe 报道过这些美国藤校里的寒门学子,听着他们的故事,我们能对这些贵族高校里的“特殊群体”有更深入的了解。

@Anna Barros

我是一个来自纽瓦克的平凡女孩,相貌普通,家境贫寒。

我的父母都是哥伦比亚移民,他们每天辛苦工作才能勉强维持生计。住在由Habitat for Humanity资助的屋子里,我们甚至没有余裕购置生活用品。

我以为自己是被上帝抛弃的孩子,直到收到哈佛全奖录取邮件那天,我阴暗的世界仿佛照射进一束强光,那一丝丝残存的希望都被照得通亮。我开启了对未来生活无限的畅想。

然而这一切,又在我踏进哈佛校园的第一天,被碾碎在脚底。

繁茂的榆树林,古典的鹅卵石街,衣着光鲜的豪门同学......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以至于我显得如此格格不入,如此多余。

在这里想交到朋友,你需要买得起200美元一件的衬衫,有国外度假的经历和计划......因为你的同学们来自上流社会,他们消费能力强,懂得享受生活。

阶层的隔阂就像一堵高墙,足以隔档所有友谊的发生。

课堂上,我这个从小讲西班牙语的“外人”更是默不作声。我怕发错音,我怕说错话,我怕不经意的一句表达就显露出自己贫寒的本源。

当年收到录取通知书时那个喜悦甚至带着些许骄傲的自己,怎么都不会想到,如今是怎样一步步,自卑到尘埃里......

@Dan Lobo

我出生在一个来自佛得角的移民家庭,父亲是厨师,母亲是服务员。

大概没人知道,像我这样的穷学生为了融入哈佛,经历过多少艰难的岁月。

在这所精英云集的学府,我们是“少数群体”。无论是学习还是交友,对我们来说都格外困难。

我想改变这一切,我希望大家都能意识到贫困生的处境,希望学校能为我们做出变革,希望每个贫困生都能在这里有尊严、有自信地生活和学习。

于是,我在2014年创立了初代学生会(First Generation),让哈佛的贫困生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属。

之后,我们计划寻求更多曝光度以及校方人员的支持,还会策划一系列活动,为弱势群体真正享受学校资源而不断努力。

@Ted White

我出生于波士顿市郊的Jamaica Plain地区,来自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一个公交车司机。

虽然我以荣誉致辞生的身份从高中毕业,但进入哈佛后,我深切感受到自己不属于这里。

那些出身上流社会的同学们,有着无可比拟的家庭条件和父母资源。他们从大一就开始自己创业,或是参加公益组织的活动。

而我们这些出身寒门的学生,连领取新生舞会的门票,都要站在免费区域排队,窘迫地接受注目礼。阶层划分出的群体,在这一刻显得分外鲜活。

有时候觉得,人生的起跑线真的不一样,他们远在我望不见的前方。

幸运的是,我不久便加入了初代学生会的大家庭。现在我是协会副主席,我会秉承着我们的初心,为贫困生争取更多权益。

@Alejandro Claudio

我住在Providence西区Waldo街的一间破旧的三层公寓里,隔壁就是救济贫民的流动厨房。

我的父亲是焊接工,母亲在日托上班,他们拼命工作才能勉强支付房租和水电费。

虽然穿着棕色汗衫和红袜队帽子的我,与神圣的布朗大学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但我很清楚自己必须在这里努力学习并取得成功。

如果失败了,我就会跌回那个贫困的圈子,不得不去工厂打工来养家糊口。

初到布朗,我也会见到很多和我一样的拉丁裔和非裔学生,我以为他们的家庭背景和我一样,聊了几次天后才发现,他们和所有白人同学一样富有。

他们有律师父亲,有医生母亲,有最让人羡慕的家庭背景。

而每当对话进行到我的家庭,只能以尴尬结束。

这不是最可怕的,长期的观察使我得出一个重要结论:那些上流阶层的孩子,更善于利用外部资源,达成自己的目标。

而对于贫困生,他们很少能从父母那里得到帮助,也就鲜少有意识地思考自己身边究竟有哪些资源可以利用。

于是在大学里,他们很少与教授建立良好的一对一关系,很少向他们寻求学业上的帮助。而往往这一切,对一个学生的学习、毕业甚至就业,都有着密切关系。

或许阶级固化,就在这样的细节堆积中,变得越发难以逾越。

从这些故事中不难发现,那些出生寒门的藤校学子,或多或少都面临着各种困难。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大学都在为改变贫困生的处境而竭尽全力。

从当初各大藤校为贫困生开放全额奖学金,到今天,他们仍在不断思考着如何为这些孩子提供更为周到的帮助。

还有很多非盈利组织,每年都为上百名优秀的寒门学子提供帮助,包括领导力,标化考试和校园生活等。

或许对很多出身寒门的孩子来说,藤校的天空总是布满灰蒙的阴霾,但我们依旧要心心念念那点点分明的蔚蓝,因为那是希望的光亮照射进来的地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