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他活在畸形母爱之下,是超现实艺术家,也是草间弥生的男友……

原标题:他活在畸形母爱之下,是超现实艺术家,也是草间弥生的男友……

草间弥生的大展即将在上海开幕,关于她人们最熟知的是她的波点和镜屋,其实在草间婆婆还是当年的“波点小姐”的时候,曾经游荡在6.70年代时期的纽约当过多年的嬉皮士式情头。今天就来讲讲和她相恋了10年的老相好——美国第一位超现实艺术家,同时,他也是与草间弥生相恋了10年的正牌恋人——约瑟夫·康奈尔

(约瑟夫·康奈尔 Joseph Cornell)

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 1903-1972)是美国第一位伟大的超现实主义者。装置艺术家,蒙太奇电影导演。他与当时超现实主义浮夸风气格格不入。气质内向,理性。最著名的就是他的“盒子系列”装置作品。他将一些不起眼的边角余料和短暂易碎的什物,通过一种神秘的方式组合在一个精巧的小手工盒子中,以表现超现实主义的核心主题。

作为美国艺术史上早期微型装置作品开拓者,约瑟夫•康奈尔因为其“忧郁的盒子”而著名,其装置作品被他命名为“shadow box”系列,艺术风格融合了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以及波普艺术的特点康奈尔因此在艺术上成为一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

关于童年

约瑟夫·康奈尔出生在一个平安夜,是家里的第一个儿子,他的父母都是纯粹的文艺爱好者,热爱音乐、芭蕾和文学,康奈尔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几乎每晚全家人都会坐在一起弹钢琴或者听留声机。

康奈尔就在这种看似祥和的环境表面中长大,表面上似乎和美国其他中产家庭没什么不同,不过实际上他有一个控制欲极强的母亲,和一个脑瘫弟弟。

康奈尔与家人生活多年的房子

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封闭与隔绝,变相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心理障碍和恋母情结。

盒子先生

30岁出头,约瑟夫•康奈尔结识了纽约一些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也办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展览。为了能够继续创作艺术,他索性在纽约的特雷夫根工作室工作。1936年,他的作品在当时盛名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展出。他用盒子做他的“舞台”,捡拾来的不起眼的“垃圾”,通过神秘的方式装饰了他的“舞台”。

约瑟夫·康奈尔作品

康奈尔的盒子中浪漫的女性便是他生活的“温和的麻醉”,也是他从梦幻中实现自我需要的一个显现。在他的剪贴中,有芭蕾女伶、女星等。在他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是永远的高贵的公主、梦幻的舞者、清纯的少女,女性的美丽定格在他的玻璃盒子中。

他是一个狂热的物件收集者。作为他生前最后的恋人,艺术家草间弥生描述道:“约瑟夫每次来我家都一定会带着一个空袋子,沿路捡路边的木片、钉子、沙子……什么东西都捡。大家都以为我是在和一个流浪汉散步。”

(康奈尔《盒子系列》)

让达利翻脸的名场面

“盒子装置”让他收获了一些名气,康奈尔也逐渐开始尝试一些新的艺术形式,从小受那样的文艺家庭耳濡目染,让他一直钟情于芭蕾和戏剧,逐渐的他开始花样翻新的尝试电影手法,打造出了蒙太奇手法的巅峰之作—《玫瑰霍巴特》。(以下简称《Rose》)

(《Rose Hobart》海报)

《Rose》一经放出就受到了极大的好评,不过在首映的时候就上演了是康奈尔一生中著名的名场面。在电影首映的当天康奈尔选择了MOMA进行单元首映,这一举动吸引了很多艺术家前来,其中也包括达利。

在开始放映《Rose》期间达利突然开始变得极端躁动,在电影播放到一半的时候就大声骂道“王八蛋!”然后直接掀翻了投影仪。

据说后来达利解释道:“我有一个拍片计划与此相同,我正打算找赞助商把它给拍出来……我从来没有写下或者告诉任何人这个想法,但好像被他给偷了去。”也有另一种说法,似乎更有诗意:“他从我的潜意识中偷走了我的创意。”

约瑟夫和波点小姐

约瑟夫•康奈尔生前已经在美国艺术圈享有相当的声誉,但他一直低调地创作和生活。他非常神秘,喜欢独处,是深居简出的隐士,也不和任何艺术流派沾边。同行将他视作美国第一位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而且是完全自学成才的天才般的艺术家。1972年,约瑟夫•康奈尔去世,他的那些盒子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深刻的痕迹。

(早年草间弥生于纽约)

有一天草间的经纪人和她说“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和我走吧,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了不起的人。”

草间当时完全不知道这位艺术家是谁,只听说这个人脾气古怪的很,即使有人想买他的作品他也不卖,不过只要带一位漂亮的女生拜访购买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草间弥生穿上了她的和服,系上了银带,和她的经纪人一同前去了。当她推开康奈尔的家门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这时她才知道面前人是谁,几个月之间他们两人的作品还在一个展览上共同展出。

当时康奈尔自闭古怪的脸上流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说“联展的时候,作品并列在我旁边的人,就是这位女孩吗?”一边说着眼神又一边在草间的和服上打转,毫无疑问,康奈尔对草间弥生一见钟情,她的经纪人也顺利的当场就买走了一幅画。

(图注4:约瑟夫·康奈尔作品)

草间弥生日后在《无限的网》中提到他时,写道:“我从约瑟夫•康奈尔身上学到很多很多。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譬如说,那种基于侍奉神的立场进行创作的态度。他不是为了自己、名誉或金钱,而是为了亲近神才创作。没有比他更单纯的人了。在我所有创作艺术的朋友当中,他最伟大。”

(身着和服的草间弥生于纽约)

之后的康奈尔一下转身变成了草间弥生的情话男孩,他说“我从没见过你这样可爱又漂亮的女生。”最后的日子草间弥生的信箱永远塞满了康奈尔写的情诗,电话也永远占线。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年,他们开始了一种“纯洁和神圣的关系”。

因为康奈尔一向习惯了深居简出,所以说当时的纽约见过他本人的寥寥无几,他对母亲的依赖可以想见,而在与草间弥生的这段关系里中,不得不提的是康奈尔的母亲。

她在这段恋情中扮演着极为畸形的角色,她也不明原由的对女性极其厌恶。康奈尔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而且在母亲的影响下对女性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有一次康奈尔和草间在自家的草坪上接吻,正好被约瑟夫的母亲看见,盛怒之下提了满满一桶的水泼在了两人的头上,大生骂道“不可以碰女人。我不是已经跟你说很多次了,女人很脏,是梅毒和淋病的巢穴。结果,你还带女人回来,和你接吻!”

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康奈尔选择了直接将草间晾在一边,去和母亲忏悔道歉。草间目睹着自己的情话男孩变成了渣男之后愤然离去。

(草间弥生 与 约瑟夫康奈尔)

尽管草间对他那占有欲极强的母亲感到厌恶,但只要康奈尔一个电话草间就会乖乖的跑到他家去。两人持续了十年的无性恋情,只有过一次在寒冷的冬天,两人光着身子坐在雪地里画对方的裸体素描。他们互相欣赏对方的才华,但又几近惩罚式的也同别人约会。

康奈尔和草间最后一次的对话是在哀求她不要离开纽约,留在他身边。草间没有再见他,直到康奈尔病逝。在听到康奈尔去世的消息之后她并没有过分惊讶,不久后就从纽约搬到了东京,住进了精神病院,这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没人知道。

偶尔草间弥生还是会想起康奈尔曾经送给她的一个盒子,只不过被她在穷困潦倒时期卖掉了。

上面刻着“献给我亲爱的弥生”。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