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老板的“面子”,一个企业的最大成本

原标题:老板的“面子”,一个企业的最大成本

一个组织最大的成本,就是领导人的尊严和面子。

有个效应叫做承诺升级效应。你发现一个错误,不是把错误改变,而是继续追加来维护面子。最后,自己把公司弄垮了。

——李善友

来源:混沌大学

作者:李善友

没有任何信念是绝对的真理。所以,你要保持一个独立的、怀疑的、理性的精神来面对所有既定的信念。但接下来怎么突破呢?

所以,今天的内容非常重要,将从根基上给出方法论——批判性思维。注意,真正的批判性思维不是批判思维的内容,而是批判思维的逻辑结构。

批判性思维同反共识也不是一回事儿,反共识是我反对你的观点,而今天要讲的是,跟你的观点无关,我要看的是你推导出观点的逻辑结构发生了什么样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

1

连续性依赖

凭什么说未来和过去一样?

日常生活当中,有两种最重要的逻辑——归纳法,演绎法。

归纳法谬误

归纳法主要有两种维度:

  • 空间性归纳。比如,在欧洲、非洲、亚洲看到的天鹅是白色的,所以全世界的天鹅都是白色的。
  • 时间性归纳。比如,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所以未来还会继续从东方升起。

这种简单的归纳逻辑,就是把一个小的样本发生的规律,推至总的样本规律。但归纳法有很大的局限:即使所有前提都正确,结论依然有可能错误,因为你的样本不可能穷尽。你毕竟不能一一观察全天下所有的天鹅,也不能画出你商业中的所有时刻。

所以,作为一个证明,归纳法的证明是完全无效的,它只能是在这个时空里暂时正确而已。

举个例子,创业者就特别擅长归纳法。商业计划书中,一定有一页是昂扬向上的曲线,要么是用户数,要么是收入。你要告诉投资人,我过去一直是增长的。隐含的意思是说,我未来还会继续增长。但如果你进一步思考,这是真的吗?

这就是归纳思维的局限性。

演绎法谬误

亚里士多德曾提出过演绎法三段论:

  • 所有的人都会死
  • 苏格拉底是人
  • 所以苏格拉底也会死

这个推演,最重要的是,大前提得稳定。可是,大前提来自于归纳法。你又凭什么说所有人都会死呢?你只能说历史上记载的所有人都死掉了,我身边也没有长生不老的人,但这无法证明什么。如果归纳法终极无效,演绎法及其大前提也无效。

归纳法和演绎法的问题,最终都归因于归纳法的结构性问题——连续性依赖。拿时间性归纳来说,它隐含的假设是,过去和未来一样。

但你凭什么说未来和过去一样呢?

作为企业管理者,往往通过过去的经验来预测未来。这是不是也蕴含假设,过去和未来之间存在连续性?

我们必须提出边界来:

  • 如果你所在的产业变化很缓慢,产业周期是连续的,这时,归纳法有效。
  • But,产业永远是连续的吗?不可能的。当遭遇非连续性时,如果用以前的曲线的数据来预测未来,不但没有用,反而有害。

举个例子,20世纪80年代,Intel推出革命性的芯片386。它的芯片原来全都是卖给IBM的,但是386芯片太好了,好到在个人电脑中使用386,其计算能力几乎接近大型机。

所以,IBM做了个决策,不用386芯片,它生怕个人电脑起来之后影响自己原来的收入。因为个人电脑只卖1000美金,大型机卖十几万美金。大哥吃掉小弟的效应又一次出现。

接着,Intel把386芯片卖给了独立的PC厂商,惠普等企业因此而起。之后的命运,大家就知道了……

IBM跌这个跟头,在于认知遮蔽性。IBM所熟悉的世界——大型机的主导地位——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他们一无所知。

甚至有关改变的信息也被阻挡在外。一直到1989年,CEO还在说:我不认为市场发生了任何改变。

事实便是:1984年IBM税后利润65.8亿美元;而1991年亏损28亿美元,1992年亏损50亿美元。1993年,这哥们儿下台。

后来,郭士纳接任,带来了新的思维模型,IBM转型。注意,是从原来的思维模型,转为一个新的思维模型了。

其实,客观世界一直在间接性地改变,但原有的思维模型一旦形成之后,改变不了。怎么改变的呢?换了CEO才改变过来。

这再次显示出了非连续性。所有逻辑谬误里,最致命的就是连续性假设。

2

证伪思维

“证实”可能根本无效

如何应对人类这一逻辑缺陷?请使用证伪思维

证明有两种方式:

  • 证实法——证明那个结论是对的。
  • 证伪法——证明那个结论是错的。

来看一个实验:

1990年,美国对自闭症孩子进行过一次辅助沟通治疗。接受治疗的人中,200人病情得到改善,75人没有得到改善。这证实它有效的概率为72.7%。

我们平时就是这么做证明的。但它漏了什么?它只归纳了部分信息,而且选择性地归纳了正面信息。你一定要看看那些没有接受治疗的人,作为对照。

有65个人没有接受治疗。结果,50个人病情好了,15个人病情没好。所以,没接受治疗的人,病情改善的概率是多少呢?76.9%。这个概率叫证伪概率。

证伪概率(76.9%) > 证实概率(72.7%)

这表明,这种治疗其实完全无效

这是令人震惊的!《这才是心理学》里有一个基本原则:个案见证作为评估疗效的证据是毫无价值的。想想我们平时,是不是只把成功的案例当作证明呢?然而,再多的案例都不能证明什么。因为你只去证实,而忘掉了证伪。

科学哲学家波普尔说:是否具备可证伪性,是区分科学和非科学的第一指标。

所以,证伪思维,是一个人面对一个理论时应保持的态度。它比证实思维重要得多。当你具备了这个态度,被染污的思维模型中,可能60%就可以被摒弃掉了。

3

“我错了”

“SB速率”是自我更新的指标

证伪思维有一个小工具,叫“我错了”。

卡尔·波普尔说,科学就是能够被证明是错的那个东西。

你从小认为科学是什么?是真理,绝对正确的,亘古不变的东西叫做科学,但并不是。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说:在科学界,犯错并不是罪过。生活中也需要这种能力,即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当时搞错了”。

可是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人是没完没了地找些理由,来合理化自己以前的错误行为。

作为创业者,能够认识并承认自己有可能错了,是证明他依旧还是创新者的标志。

  • 我很佩服罗振宇,开了很多边界,而他开边界的一大标志,就是过去斩钉截铁的事情,后来又自己打脸。可罗振宇说:“打脸,证明我进步了”。
  • 股神巴菲特87岁了,面对四万多全世界的粉丝,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投资IBM是我错了”,“错过亚马逊是因为我太蠢了”,“没有买Google的股票是一个失误”。
  • 人类商业史上最闪亮的一刻,是格鲁夫说,“如果我们下台,新总裁会干吗呢?”,“新总裁恐怕会放弃存储器生意。”,“那干吗我们自己不做这件事呢?”。认识自己可能错了,重新开始。

千万不要投资或者追随这样的人:“我的战略肯定没错,如果错了,是其他人执行错了。”这就是拒绝证伪性。按照刚才所解释的,人类知识一定有可能是错的,连科学都可能是错的,你说一个创业者怎么可能不犯错呢?

一个组织最大的成本,就是领导人的尊严和面子。有个效应叫做承诺升级效应。你发现一个错误,不是把错误改变,而是继续追加来维护面子。最后,自己把公司弄垮了。

雷·达里奥说:“如果你现在不觉得一年前的自己是个蠢货,那说明你这一年没学到什么东西。”我因此概括出一个“SB速率”:你发现多久以前的自己是个“SB”,这个速率是判断一个人自我更新最有效的指标。

1995年,71岁的芒格做了一个演讲;十年后,81岁的芒格亲自动手把那篇讲稿改成了著名的《人类误判心理学》。为什么呢?81岁的他比十年前做得更好,“我71岁的时候,知识没有现在的丰富”。71岁了还能继续学习,继续成长,到81岁的时候Diss自己71岁时是个蠢货。难以想象!

所以,作为一个顶级CEO,要知道这个世界是不连续性的。在上一个连续周期成立的方法论和思想,在下一个周期很有可能是阻碍你进步的障碍。这时候,如果老大不说“我错了”,在新的一个时代没有任何希望。

小结

承认错误的压力很大,但今天,我希望帮你卸掉这个压力。一旦说出“我错了”,你会发现,某些阻碍突然一卸而空。

《人类简史》里有些章节非常打动我,让我改变了对科学革命的印象。大家都认为科学革命是科学的进步或者知识的进步,但它说:科学革命不是知识的革命,而是无知的革命,是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

现代人的一个标志,就是敢于承认我不知道。正如影响乔布斯的两句话: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是对未知的好奇心,驱动了你往前走。

亚里士多德说,“哲学起始于对自明的问题产生惊异”。“自明”就是那些写在经典里的问题,或者常识性问题。你需要追问几个为什么,才能最终打破一个知识的边界。

版权说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创者所有,部分图片源自网络,未能核实归属,不为商业用途。若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管理是一种实践, 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更适合民营企业老板和高管学习的不是总裁班,而是实战MBA因为实战MBA是 系统学习+实用落地实战MBA摒弃纸上谈兵,聚焦民营企业实际经营管理问题,即学即用,边学边练,现场生成落地改进方案。 让学生课上学,课后用;今天学,明天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