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饭桶宰相 酒桶祭酒 都是有本事的人

原标题:饭桶宰相 酒桶祭酒 都是有本事的人

李大嘴 大嘴读史

有一个成语“酒囊饭袋”,出自汉·王充《论衡·别通》:“饱食快饮,虑深求卧,腹为饭坑,肠为酒囊。”意思是只会吃喝,不会做事。

“酒囊饭袋”是个贬义词,用来讥讽无能的人,但历史上有不少超级吃货,却都是有本事的人。

今天说两个有本事的吃货,一个是“饭桶宰相”张齐贤,一个是“酒桶祭酒”陈敬宗。

张齐贤是北宋名臣,担任宰相前后累计达到21年,能说会道,能文能武。

张齐贤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是个超级大胃王。

据《宋稗类钞》记载,“张仆射齐贤体质丰大,饮噉过人。尤嗜肥猪肉,每食数斛。”

数斗大肥肉,这胆固醇指标要高到什么程度,就不怕爆血管吗?

《涑水纪闻》里记载了张齐贤年轻时候的一个故事。

当时,一伙强盗在一家小酒馆大吃大喝,旁若无人,反正天高皇帝远,老板和小二战战兢兢,一般人纷纷避开,连正眼也不敢瞧。

饿惨了的张齐贤正在附近觅食,看见这一情景,居然整理整理书生的衣巾,大摇大摆走进酒馆,弯腰做了个揖,“贱子贫困,欲就一饱。”哥们我饿了,搞点吃的吧。

强盗们很诧异,“秀才肯自屈耶?”你小子怎么说也是个秀才,为啥要和我们强盗混到一起?

张齐贤一个马屁顺手拍上去,“盗者非龌龊儿所为,皆世之英雄耳。”你们都是大英雄,鉴定完毕。

于是,强盗们拉着张齐贤,一起吃喝,张齐贤神态自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临走时,强盗们还送了张齐贤不少钱物,又吃又拿,大包小包,肩扛手提,酒足饭饱地离开了,这伙食费可以吃好一阵子。

还是《宋稗类钞》,记载了吃货张齐贤的另一个故事。

淳化年间,张齐贤在政治斗争中败下阵来,被贬到安陆州当一个小小知州,安陆州在今天的湖北钟祥。

当地人早就听说新来的知州是个吃货,很想看看张齐贤究竟能吃到什么程度。

一次宴会,厨子专门准备了一个金漆大桶,然后,张齐贤吃了一只鸡,厨子就往大桶里投进一只差不多同样大小的鸡;张齐贤喝了一杯酒,厨子就往桶里也倒一杯酒;张齐贤吃了一盘子肉,厨子同样往大桶里扔同样的一盘肉……

张齐贤不带喘气地大快朵颐,厨子扔东西扔得胆战心惊。

结果呢?“酒浆浸渍,涨溢满桶”,再看张齐贤,拍拍凸起的肚子,志得意满,啥事没有。

大家都傻眼了,这也太能吃了吧。

张齐贤为什么这么能吃呢?《邵氏闻见录》道出了其中的缘由:都是“穷”字惹的祸!

张齐贤三岁时候就碰到了兵乱,家里很穷,吃了上顿没下顿是常态,而随着张齐贤年岁渐长,“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饥肠辘辘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于是,每次有机会敞开吃的时候,张齐贤都奋勇争先、奋不顾身,扶着墙开吃,扶着墙收工。久而久之,胃口越来越大。

这么胡吃海塞,张齐贤居然也活到了72岁,实在难得。

陈敬宗是明朝初期的大学者,参与修编《永乐大典》、《太祖实录》。

因为陈敬宗学问好,所以担任了南京国子监的祭酒,也就是皇家大学南京分校的校长。

“祭酒”这个职务,和酒量其实没关系,但陈敬宗这个祭酒却是货真价实的“酒桶”。

据《明史·陈敬宗传》记载,“性善饮酒,至数斗不乱。襄城伯李隆守备南京,每留饮,声伎满左右。竟日举杯,未尝一盼。其严重如此。”只要有酒喝,美女也不看。

《七修类稿》中记载了关于陈敬宗酒量的一个小故事。

陈敬宗酒量大的名声远播,明成祖朱棣很好奇,想亲自测量一下陈敬宗酒量的大小。

陈敬宗被请进皇宫,这边酒宴开席,那边太监们准备了一个和陈敬宗差不多高矮胖瘦的空心铜人。

陈敬宗老神在在,一杯接着一杯,太监们依样画葫芦,参照陈敬宗喝下去杯数,往铜人里灌酒。朱棣在一边看得兴致勃勃。

喝了不少时间后,陈敬宗毫无醉意,依然不紧不慢,一杯一杯往下灌。小太监来报告了,“铜人已满”。

朱棣一看,这酒量,深不可测啊!

等到陈敬宗回去的时候,朱棣派了个太监跟随,别半路上醉倒,就丢面子了。

没想到,陈敬宗回到家,热情邀请太监,来,咱再喝两盅。

得,还没喝够。

纳闷的是,这些酒肉怎么能装进去呢?

吃货的世界,一般人不懂。

参考书目:《明史》、《宋稗类钞》、《涑水纪闻》、《七修类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