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解读全新视觉体验,西班牙野兽,魔幻,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米罗

原标题:解读全新视觉体验,西班牙野兽,魔幻,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米罗

米罗(Joan Miró,1893-1983年)西班牙艺术家,风格经历了野兽-魔幻现实-超现实主义,未完全抽象的实物为载体,通过色彩与形状的对比关系创造艺术领域里全新的视觉体验。

Woman (Opera Singer)女人(歌剧演员)

107*71厘米,1934年,色粉,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赏析:女人张着嘴,手里拿着像乐谱的文件,故被称为“歌剧演员”。西班牙国内局势紧张,内战即将爆发的时刻。画面中不和谐刺眼的色彩,张牙舞爪如妖怪的造型,变形扭曲的面目,裸露夸张的生殖器,都是米罗以艺术的方式表现他的世界观。

Catalan Peasant with a Guitar拿吉他的加泰罗尼亚农民

147*114厘米,1924年,油画,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赏析:蓝色布景没有空间感,如米罗对这片质朴宁静乡村的感受,黑色线条勾勒出农民全身变形的形体,头上的红色帽子显眼而活泼,挥动黄色的乐器。脱离了现实世界,简化而独特的符号传达对事物的感受。

The Harlequin's Carnival丑角嘉年华

66*91厘米,1925年,油画,水牛城奥尔布赖特-诺克斯美术馆

赏析:横向不同色块的布景及左侧黑色的三角形界定了空间,如一张展开一半的立体贺卡,这些闹腾而有趣的组合中有各种小丑、精灵的角色,他们在弹唱、杂耍、搞怪、捣乱,表情戏谑,在凌乱中透露着欢乐。

The Morning Star启明星

38*46厘米,1940年,色粉,巴塞罗那米罗博物馆

赏析:二战爆发之后,米罗携家人从巴黎逃到诺曼底小镇,之后创作了23幅星座系列,用独特的视感元素传达信息。柔和的底色,用黑色线条勾勒出星星、鸟儿、女人,夜行鸟飞离地球,越过天空星辰,再将星座带回到这幅画里。这幅画就如一扇逃离门,能带人远离这场种族灭绝、毫无意义的残酷战争。

Still Life with Old Shoe旧鞋与静物

81*117厘米,1937年,油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赏析:西班牙内战爆发,米罗一家逃往法国艰难生存,创作此画表达对西班牙现状的愤怒与恐惧,细节可见恶魔浮现入侵,人类消散。叉子叉着的焉苹果,变形的残破酒瓶、带骷髅图案的面包、一只旧鞋,色彩如天启火焰,黑色填充阴影部分,带着噩梦扩散到整个空间。

Potato土豆

101*82厘米,1928年,油画,大都会

赏析:对现实世界的异想天开、即兴创作。一片蓝天和一小块黄土(土豆地)为布景,主导画面的白色形状如一个巨大体型的女人,摇曳着张开手臂,或许是驱赶鸟儿的稻草人,周围有搭梯子上身的小蚂蚁、扯她鼻子的蝴蝶小妖、连成串的大小鸟雀。

Landscape (The Hare)风景(野兔)

51*76厘米,1927年,油画,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赏析:对于米罗来说,任何形状都不是纯抽象的,它们总是一种具体对象的表达,人物动物或其他物体,这就是他独特的绘画语言。夏季傍晚的郊外,一只野兔飞奔,当彗星带出点状圆形图案时,兔子怔住了,凸出的眼睛捕捉到一场天体事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