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结果如何?一探究竟!——彭永德教授带您解密CAROLINA®研究

原标题:结果如何?一探究竟!——彭永德教授带您解密CAROLINA®研究

编者按:近期,备受关注的大型心血管结局研究(CVOT)CAROLINA ®研究公布了初步结果,该研究再次证实与磺脲类药物格列美脲相比,利格列汀在广泛成人2型糖尿病(T2DM)患者中具有长期的心血管安全性。继而,CARMELINA ®和CAROLINA研究共同为利格列汀在广泛成人T2DM患者中使用的长期心血管、肾脏安全性提供更为全面的临床研究数据,助力中国糖尿病的药物治疗决策!

本报现就CAROLINA研究相关的热点话题,特邀采访了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彭永德教授。现撷取精华内容,以飨读者。

彭永德教授

采访视频

近期CAROLINA研究(使用利格列汀对比格列美脲治疗T2DM患者的心血管结局研究)发布了初步结果,该项研究开展背景和实验设计是什么?

彭永德教授:新型降糖药物的心血管安全性一直都是临床医生和患者密切关注的热点话题。近期,相关研究团体公布了DPP-4抑制剂利格列汀的另一项CVOT研究——CAROLINA研究的初步结果(既往发布的CARMELINA研究证明,DPP-4抑制剂利格列汀在合并心血管和/或肾脏疾病的成人T2DM患者具有与安慰剂相似的长期临床安全性)。这项研究一共纳入6033例相对低心血管风险的早期成年T2DM患者,共有43个国家600多个中心参与。研究旨在背景降糖治疗(标准治疗)的基础上,探讨利格列汀和磺脲类药物格列美脲在早期合并有心血管风险因素或者确诊心血管疾病的成人T2DM患者的心血管安全性,主要终点为至首次发生心血管死亡、非致死性心肌梗死或非致死性卒中(3P-MACE)的时间。CAROLINA研究的亮点之一是目前唯一使用活性药物对照来评估DPP-4抑制剂的长期心血管安全性。众所周知,既往DPP-4抑制剂的心血管结局研究(CVOT)均是与安慰剂进行比较。

这项研究为利格列汀在广泛成人T2DM 患者中应用的安全性再添高质量新证,并洞悉利格列汀和格列美脲相关安全性特性。

CAROLINA研究中入组的是什么样的患者人群?CAROLINA研究为什么选择格列美脲作为对照组?

彭永德教授:CAROLINA研究纳入的是相对低心血管风险的早期成年T2DM患者。在临床工作中,我们确实遇到很多糖尿病患者可能还尚未伴有心血管疾病。因此,这些入组患者人群特点与真实世界的临床状况非常贴近,因而更具参考意义。

CAROLINA研究选用格列美脲作为对照,主要是由于格列美脲作为新一代磺脲类药物,其应用非常广泛,处方量很大,疗效和安全性也受到普遍认可,包括心血管安全性。因而选择格列美脲作为对照,得出的结果也更具代表性,可信度更高。

此外,当需要额外降糖治疗时,DPP-4抑制剂和磺脲类药物是和其他降糖药物联合使用的普遍选择,但这两类药物的心血管安全性之前从未在心血管结局研究(CVOT)中比较。

CAROLINA研究即利格列汀对比格列美脲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主要心血管结局方面的初步结果和临床意义是什么?在CARMELINA的基础上,CAROLINA研究的结果会带来哪些额外价值?

彭永德教授:CAROLINA研究纳入的是相对低心血管风险的早期糖尿病患者,在标准药物治疗基础上,一组使用利格列汀治疗,另一组使用格列美脲治疗。据公布的结果显示,在治疗具有心血管风险的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过程中,随访中位持续时间达6年后,与格列美脲组相比,利格列汀(欧唐宁®)组患者的心血管风险并未增加。这说明两种降糖药物的长期心血管安全性良好。利格列汀总体安全性特征与既往数据保持一致,未观察到新的安全性信号。

去年公布的利格列汀的CARMELINA研究纳入的则是高心血管风险的T2DM患者,它是目前唯一兼具心血管和肾脏终点的DPP-4抑制剂心血管结局实验。结果证实,在标准治疗基础上,利格列汀长期(中位观察时间2.2年)的心血管安全性(主要终点为至首次出现心血管死亡、非致死性心肌梗死和非致死性卒中的时间)与安慰剂相似,其在成人T2DM患者中长期的心血管和肾脏安全性均良好。CARMELINA研究和CAROLINA研究共同构成的心血管结局研究项目证实了利格列汀在广泛成人T2DM患者中拥有良好的长期的心血管安全性和总体安全性。目前,利格列汀是拥有最全面心血管安全性数据的DPP-4抑制剂之一。

您认为CAROLINA研究和其他DPP-4抑制剂的CVOT研究相比,有哪些独特性?

彭永德教授:CAROLINA研究最大的一个特点是采用阳性对照药物,它是目前唯一一个与阳性药物对照评估DPP-4抑制剂长期心血管安全性的研究。此外,在统计学设计方面,CAROLINA研究预先定义了检验次序,应用5步分层顺序检验策略:①主要终点3P-MACE非劣效检验(心血管安全);②主要终点3P-MACE优效检验(心血管获益);③次要终点4P-MACE优效检验(心血管获益);④关键次要终点优效检验(末次随访时HbA1c≤7.0%且无营救治疗,中重度低血糖发作以及末次拜访体重较最后剂量调整时体重增加不超过2%的比例);⑤关键次要终点优效检验(末次随访时依从治疗且HbA1c≤7.0% 且无营救治疗且末次拜访体重较最后剂量调整时体重增加不超过2%),仅在上一步检验达成时才进行下一步检验(CAROLINA研究由于满足了主要终点,因而随后对关键的次要终点也进行了检验,包括3P-MACE优效性检验)。

在观察时间上,不同DPP-4抑制剂的CVOT研究也不一样。既往DPP-4抑制剂研究一般是观察2~4年,CAROLINA研究中位随访年限则长达6年,比其他DPP-4抑制剂的CVOT的持续时间更长。而临床研究时间越长越能显示一个药物长期应用的优点和缺点,从而体现了利格列汀更为长久的临床安全性。

CAROLINA研究的完整结果将于2019年6月10日的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年会上首次公布,令人期待!

MPR-CN-100424 有效期至2020年2月28日

来源:国际糖尿病(idiabete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