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央行转向黄金

原标题:各国央行转向黄金

俄罗斯黄金增持趋势

编者按 各国央行是全球较大的黄金投资者之一,总黄金持有量超过3万吨。当前,全球央行正进一步增加黄金储备,而许多国家在缺席多年后也重返市场。世界黄金协会总监艾泽柴尔·考皮克(Ezechiel Copic)对个中缘由做出了解释。

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正在增加。2018年前10个月的净黄金购买量为351.5吨,同比增长17%,为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增储动力也不断增强,仅2018年第三季度,净购买量就达到148.4吨,同比增长22%。

随着购买模式的改变,进入市场的央行数量也发生了变化。从历史上看,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土耳其等国是最稳定的买家,每月定期购买。2018年,包括波兰、匈牙利和印度在内的此前不活跃的央行也购买了黄金。

与最近购买黄金的各国央行的广度和多样性相匹配的是,它们购买黄金的理由也同样广泛和多样。传统上,央行储备经理在投资时优先考虑安全性和流动性,这也是为什么黄金作为最终避险资产,长期以来一直是央行储备投资的支柱。

如今,安全性和流动性仍然是储备经理优先考虑的事项,但这些原则面临的风险来源正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不但体现在宏观经济状况、金融制裁、贸易战升级和政治不确定性等具体问题上,还包括国际金融体系的潜在结构性转变。

多样性中的安全

对于最大、最稳定的黄金买家俄罗斯来说,关键的驱动因素是安全——尤其是对没有政治风险的资产的渴望。俄罗斯的巨额黄金储备是其对西方施加的金融制裁压力的直接回应。正如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德米特里·图林去年指出的那样,黄金已成为一种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资产,是一种“100%不受法律和政治风险影响的保障”。与俄罗斯黄金持有量大幅增加相对应的是该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大幅减少,这反映出俄罗斯央行长期以来的去美元化政策。

其他国家央行比如波兰央行,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缺位后,可能更多的是出于多元化的考虑。在全球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引发的担忧的推动下,重新回归了黄金市场。事实上,瑞银资产管理公司《第24次年度外汇储备管理调查》(2018年9月发布)显示,各国央行行长对全球经济最大的担忧是欧盟及美国的贸易战和政治发展走向。通常被称为市场恐惧指标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的波动率指数(VIX)在2018年跃升至2015年年中以来的最高水平,突显出投资者的不安。这种担忧可能集中在美国、日本和意大利不断恶化的长期财政前景和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上——所有这些都可能降低经济发达国家主权债务的吸引力。

与此同时,各国央行可能正在评估加大下行保护力度的必要性,因为它们正在探索风险更高的资产类别。例如,根据瑞银调查和《景顺全球主权资产管理研究》(2018年7月发布),储备经理们正在进军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市场,如股票、公司债券和房地产。增加黄金可以抵消这些投资的风险,因为黄金与这些另类资产几乎完全没有相关性。

结构性转变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中央银行,如匈牙利央行,正将目光投向黄金,以求实现长期的“稳定目标”。该国央行在10月份购买黄金时发表声明称,黄金具有“建立信心的特征”。

匈牙利最近的黄金购买行为尤其引人注目。不仅仅是因为在黄金市场蛰伏多年后,匈牙利央行将黄金储备增加了10倍,而且还因为黄金“在极端市场条件下或国际金融体系结构变化或地缘政治危机深化时,起着主要的防御线的作用”。尽管极端的市场条件和深层次的地缘政治危机对金融市场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新生的结构性变化却非同寻常。尤其人民币在国际舞台上崛起后,投资者们开始关注这些问题。(艾泽柴尔·考皮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