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同为爱殖民爱干仗的岛国,英国如何看日本?

原标题:同为爱殖民爱干仗的岛国,英国如何看日本?

以下图文节选自《日俄海战1904—1905 : 侵占朝鲜和封锁旅顺》之序章

关于本书

来自1914年的原版报告

机密

本书是英国政府的财产。

它原则上仅限军官阅览,但某些情况下,为满足使用方履职所需,也可被转交给英国武装力量中现役军官以下的人员。提供这些信息时,行使本权力的军官,请务必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

军官们应注意,本历史参考的大部分信息,都是日本政府为方便研究而慷慨提供给我方外交人员的,这些资料中包含的历史涉及机密,目前正由海军部保管。有鉴于此,本书的信息应当严格保密,至于从中汲取的经验教训,也最好不要泄露给非现役人士。

机密

本书是英国政府的财产。

它原则上仅限军官阅览,但某些情况下,为满足使用方履职所需,也可被转交给英国武装力量中现役军官以下的人员。提供这些信息时,行使本权力的军官,请务必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

军官们应注意,本历史参考的大部分信息,都是日本政府为方便研究而慷慨提供给我方外交人员的,这些资料中包含的历史涉及机密,目前正由海军部保管。有鉴于此,本书的信息应当严格保密,至于从中汲取的经验教训,也最好不要泄露给非现役人士。

远东问题的海军层面

关于日俄战争的诸多方面,我们【指英国,以下的我国也是指英国,这书就是英国海军军官所写的战略战术参考资料】最感兴趣的是战场环境:日本与亚洲大陆之间的地理关系,几乎同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地理关系一样接近。英国由一系列岛屿组成,与欧洲大陆间隔着一条海峡和一片狭窄的海域。同样,类似的地理环境也将日本列岛同亚洲大陆分隔开来。正是因此,日本海和朝鲜海峡对这个远东岛国的意义,就像北海和英吉利海峡对我国一样重要。

这种环境对我国历史的影响不容忽视。自从我国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以来,它便在外交政策领域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从中世纪开始,我们大部分军事外交活动的焦点,就是控制这些周边水域,尤其是避免强大的陆权国家在荷兰或弗兰德斯沿岸取得一个立足点。

从1340年的斯鲁伊斯海战(Battle of Sluys)【斯鲁伊斯海战发生于1340年6月24日,战场位于今天荷兰西南部的近海地带,这也是英法百年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在这次战役中,英军利用突袭战术沉重打击了法国舰队,一举赢得制海权,进而为后来大举入侵法国创造了有利条件】,到18世纪的《屏障条约》(Barrier Treaties)【指1709—1715年期间,在英国斡旋之下,荷兰共和国和西班牙签署的一系列条约。其中允许荷兰在西属尼德兰(包括今天的比利时、卢森堡及法德两国部分地区)的部分堡垒内驻军,以抵御来自法国的地面入侵。此举不仅将为荷兰构建一道守卫国土的屏障,还可以防止法国在当地获得一个能威胁英国本土的跳板】,再到拿破仑战争,这种自我保护的国家本能体现在了一系列的条约和战争中。而荷兰和比利时的独立,就是这种本能影响下的结果。

同样,自从成为一个国家起,日本对朝鲜的态度便与我们对低地国家的态度类似。但日本对当地局势的关切要比我国更深,因为在朝鲜半岛南部,海峡的颚部地区,有着东方最优良的天然港口。事实上,无论是在日本闭关锁国时还是在重新开放后,如果要寻找一个研究其外交政策的关注点,我们就必须将目光投向镇海湾(Chinkai-wan)【又名希尔维亚湾(Sylvia Basin),位于今天韩国东南部庆尚南道,为巨济岛和大陆之间的一片海域。直到今天,当地依旧是韩国海军的重要军港】一带,它对海军的意义人尽皆知。就像是荷兰与我们进行海上对抗时的特塞尔(Texel)和马斯(Maas)一样,当朝鲜与日本分庭抗礼时,此处也是朝鲜水师(old Korean Navy)主要驻地。也正是在这里,日军首次击败了朝鲜舰队,这既让它的新舰队首次获得了特拉法尔加式的大捷【作者这里可能指的是1597年在巨济岛海域爆发的“漆川梁海战”。在这一战中,日军主帅藤堂高虎主动出击,歼灭了1支由169艘战舰组成的朝鲜舰队,朝军主帅元均阵亡,日本水军从此获得了制海权,直到后来被李舜臣和明朝水军击败。但问题是,这场海战并不是日本海军首次击败朝鲜海军】,也令它建立了一个重要的海军基地。

下水仪式上的日本战列舰“三笠”号和“八岛”号。在甲午战争后,日本海军的规模急剧扩张,就像这2 艘战列舰一样,其中大部分舰船都采购自与之关系密切的英国

尽管地理环境是战争中必须考虑的因素,但其意义不应被夸大。对海上战争,尤其是当今的海上战争来说,它的作用不可否认,但绝对不是诱发战争的唯一根源。相反,战争的诱因往往是复杂的:除却地理环境,通常还有三大因素可以影响海军或陆军的决策,它们有可能是政府政策的组成部分,也有可能情况截然相反。

其中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无疑是商业或殖民利益——它们也是国家战略规划不可或缺的内容。

尽管可能无法上升到国家范畴,而且通常不会得到正式承认,但第二个因素却与上一点联系紧密:除了政府外,某些大资本家很可能也乐于通过战争获取商业利益,同时,他们和政府之间也存在联系,比如在财政方面的支持等。

第三,有一种凌驾于物质利益之上的民族精神,它会激励人们实现一种振奋人心的理想。这种精神背后的冲动可能是政治性的,也可能是宗教性的,也可能只是对取得更高国际地位的、无法抑制的渴望。

而这些,也是我们进行战争的主要动机,它们对日俄战争同样适用,除却宗教外,这些因素基本都对双方产生了影响。

如果要理解俄罗斯的意图和行动,就特别需要理解一种名为“战争病态”的现象,它拥有许多不同的症状,这导致我们一谈到俄国的“国策”,就常常感到不明就里。事实上,影响俄国国策的因素并非只有一种,而是上述全部三种,它们相互矛盾,这对俄国缺乏权力制衡的政府是一种妨害。正如我们将看到的那样,上述政策中的每一点都成了它的基本方针,但状态却极不稳定,它取决于最高统治者的精神状态——这一点也是专制国家独有的危险。

从左至右:俄国财政大臣谢尔盖·维特。出于经济层面的考虑,他对将旅顺建为军事基地的计划持保留意见。

1897—1899 年任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的费多尔·杜巴索夫海军少将。他同样不支持在旅顺建设海军基地。

阿列克谢·库罗帕特金将军。他从1898 年开始担任陆军大臣,并强调为旅顺投入更多的军事资源。他最初在日俄战争期间被任命为远东俄军的最高指挥官

相对民主的宪法赋予了日本政策更多的稳定性。有时候,政治家们确实会在路线方面存在重大分歧,但作为一个制衡机构,日本国会总会阻止政策偏离古老的民族传统。但另一方面,尽管不存在朝三暮四的问题,但准确阐明日本的国策仍然有许多困难,这是因为上述因素的重要程度经常发生变化,毕竟,该国对朝鲜的政策不仅源自战略层面,即控制重要的海军基地,还有殖民地和商业利益上的考虑。

日本始终把朝鲜视为禁脔。就像低地国家对我们的意义一样,对日本来说,这里是一个天然的商业输出口岸。但情况还不止于此,我们还能发现,与我们所在的北海地区相比,日本的周边环境实际大有不同。

朝鲜是一个半岛,是一片容易凭借海上行动捍卫,但难以通过地面行动攻入的土地。它实际是亚洲大陆的附属物,而不是其有机的组成部分。因此,一个岛国和海上强国完全可以在当地进行扩张,而不必担心引发陆上强国的担忧。但对我们来说,低地国家则不具备这些条件,荷兰和佛兰德斯是欧洲天然的组成部分,我们无法加以吞并,因为这会让我们成为大陆势力,进而失去身为岛国的地理优势。

事实上,从最初开始,吞并荷兰和佛兰德斯便不是我国国策的一部分,在我国进行扩张的某些特殊阶段,荷兰和佛兰德斯甚至主动提出组建联邦,但这些提议却遭到了我国的拒绝。而日本的情况完全不同,在日本人眼中,只要时机成熟,就一定要把朝鲜收入囊中。这一思想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凡介入这片“应许之地”的势力,都会让他们格外敏感。

在这些基本概念的引导下,我们就不难考察几个问题,比如战争的起源、海上战场的影响以及舰队发挥的作用。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提战前发生的两件事,它惊动了日俄这两个原本牵连甚少的势力,并给各自的战争进程带来了深远影响。

第一次事件发生在日本开国之初。1857—1860年,当英国和法国因为商业利益压迫中国的时候,俄罗斯却假装表现出友好的姿态,趁机从中国割取了满洲北部。在这片延伸到日本海的土地上,沙皇帝国设置了阿穆尔省(Amur Province)和滨海省(Maritime Province),良港海参崴也被包括在内。经过这次割地,有人开始怀疑,俄罗斯会吞并朝鲜海峡中央的对马岛(Tsushima),以作为占领海参崴后的锦上添花之举。

1861年夏天,一艘俄罗斯巡航舰出现在对马,并不顾当地大名的抗议开始建立岸上据点,而这一行动违背了俄国和日本签订的条约。英国海军部闻讯后,便派出了一艘巡洋舰前去查看。在当地,他们发现了一座已经完工的码头和若干木制建筑,包括一所医院、一间工场和一座营房,据点上空还飘扬着俄罗斯国旗。面对这种情况,海军立刻进行了强烈抗议,并指出,如果俄国继续这种入侵行为,将极大影响同西方国家的关系。对此,在场俄罗斯军官的答复是,他们无意建设一个永久据点,一切只是维修船舶的暂时举动,而且他已得到了江户幕府的许可。然而,考虑到俄国军舰刚从长崎离开,并用武力回应过地方当局的抗议,他的说辞完全不可信,于是,英国巡洋舰便一直停留在当地,以宣示海军部的立场;另一方面,俄军的指挥官也拒绝驾驶涉事船只前往别处。虽然不清楚巡航舰舰长得到过俄国政府怎样的授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次风波在9月得到了平息,他把上述建筑物交给了当地政府,随后驾船离去。

至于第二次事件,则发生在20年后,当时的日本正在全力进行明治维新。

此时,日本的民族精神业已觉醒,这唤起了他们吞并朝鲜的野心。日本的高层领导人也萌生了展示实力的渴望,在他们看来,吞并朝鲜的意义,就像是占领阿尔萨斯—洛林对于德国,或是“尚未收复的意大利” (Italia irredenta)对初生的意大利王国一样关键。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意识到,自己的新生力量尚不成熟,并因此奉行了一种更加审慎的政策,然而,这种政策却迫使他们的陆军首脑【原文为“the Head of the Army”,这里指的是明治维新的元老西乡隆盛】和许多重臣在下野后组成了一个不安分的异议集团。随着时间流逝,该集团不断壮大,最终于1877年掀起了萨摩地区的严重叛乱。这让日本卷入了灾难性的内战中,在这一年的大半时间里,明治维新的成果几乎要毁于一旦。期间,“征韩”成了叛军最具煽动性的口号,至于前陆军首脑,则被民众当英雄一样看待。

尽管扩张政策不是叛乱的主要原因,但它仍给日本政治家们留下了一个难忘的印象:对大部分民众来说,征服朝鲜将成为新民族精神的象征,如果这种愿望不能得到满足,那么,国家就可能走向毁灭。在大幅推迟时间后,直到1894年年初,日本政府才觉得时机成熟。这一年,他们发动了对华战争,借口是“抵制中国的渗透,保护朝鲜的领土完整”。在标志战争结束的《马关条约》中,他们不仅实现了目标,而且还夺取了旅顺口以及从鸭绿江畔朝鲜边境到辽河河口商埠牛庄(Newchwang)【即今天辽宁省营口市】的辽东半岛地区。这一区域能让日本像控制日本海一样,把黄海置于手掌心。如果做一个比喻,就好像是我国与俄国之间爆发了一场维护荷兰独立的战争,最终我们不仅达到了既定目标,还占领了丹麦的哥本哈根地区。

然而,在条约中,日本人展现的智慧却不敢恭维,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卷入了大陆地区的纷争,而自身的实力又不足以应对——毕竟这个国家还年轻,也没有处理国际关系的经验,同样,他们也没有从我们的教训中得知:当一份条约赋予胜利者过多的权益时,就一定会导致新的敌人出现。随后,日本人突然发现,他们需要立刻直面法国、德国和俄罗斯的威胁,而这三国都拒绝承认日本的新地位。在这些国家的联合压力下,日本被迫让步,将旅顺港连同辽东半岛一起归还中国。最终在领土方面,除了台湾和澎湖外,日本实际是一无所获。另外,作为一个群岛国家,日本的版图也向南达到了远东海域的自然边界。

由于该让步是以“保持中国领土完整”名义做出的,日本最初还能忍气吞声,因为从利益角度,中国对他们的重要性仅次于朝鲜。然而,由于一无所获,日本人很快发现自己受到了羞辱。就在条约墨迹未干时,日本便意识到,自己刚从中国手中夺来的权益遭到了新的威胁:现在,朝鲜有被俄国吞并的危险。在汉城,虽然对衰朽的朝鲜政府的争夺在战争后告一段落,但现在它又重新爆发了,只是中国政府的位置已被俄国的代理人取代。面对这种情况,日本立即采取了自保措施,其中最紧要的是建设一支全新的海军。其配套的条件已经成熟,因为俄罗斯已经向中国提供了贷款,以支付战争中的赔偿金。利用这笔资金,日本通过了一个全方位的海军建设计划,并准备添置6艘一等战列舰和6艘装甲巡洋舰,所有舰船将在7年内全部交付。这后来也被外界称为“战后建设计划”(the post bellum programme)【即著名的“六六舰队计划”】。其中除了2艘装甲巡洋舰向法国和德国订购外,其余舰船均交由英国承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