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爱尔兰一战官派随军画家沃本,用画笔讲述战争的残酷

原标题:爱尔兰一战官派随军画家沃本,用画笔讲述战争的残酷

沃本(William Orpen,1878-1931年,第524期)爱尔兰画家,早期是伦敦商业推广成功的小康阶层肖像画家,一战为西线战场官派随军艺术家,皇家美术学院院士,受封大英帝国司令勋章骑士。

Zonnebeke佐内贝克

64*76厘米,1918年,油画,泰特美术馆

赏析:毫无掩饰的再现血腥现实,1917年6-11月的帕斯尚尔战役(Passchendaele),佐内贝克在如今比利时境内,炮火和长时间降雨将这里的战场变成沼泽,佐内贝克被彻底摧毁;德军毒气和机枪扫射,英联军伤亡惨重,双方各损失几十万兵力的代价仅将战线推进5英里。

Dead Germans in a Trench战壕里的德国死尸

91*76厘米,1918年,油画,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

赏析:一战期间规模最大的索姆河战役,英法联军与德军双方伤亡共计超过百万。俯视战壕,两个士兵尸体已开始腐烂,沙土掩埋了其中一个的脸,仰面向上的另一个张着嘴,表情扭曲狰狞,说明死前经历了痛苦的挣扎。

A Peace Conference at the Quai d'Orsay巴黎和会

124*102厘米,1919年,油画,帝国战争博物馆

赏析:一战结束之后,胜利的协约国在法国外交部举行会议解决善后问题,画面为英法美意日的代表肖像。室内镶金装饰、壁炉上方以胜利女神雕塑为装饰及周围的小天使,豪华闪亮的布景让穿着无差别的大使们黯然失色。

To the Unknown British Soldier in France致在法国遇难的无名英兵

154*129厘米,1921年,油画,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

背景:一战彻底改变了沃本,他已是相当成功的肖像画家,同时对人性缺失愤愤不平,责怪政治家和军事统帅让普通士兵遭受重大损失和创伤。作品是为纪念凡尔赛条约的签订创作的三幅之一,原设计有几十个士兵、政治家的肖像在这里,后来又被抹去了,经过时间推移,这些面孔又淡淡地浮现出来。

赏析:大理石大厅(和平厅)正中水晶灯下,摆放一副棺材,覆盖英国国旗,摆放英式钢盔(Brodie helmet)。经过拱形厅门,穿过黑暗的长廊(镜厅),光线从远端的另一扇拱门投射进来(战争厅),淡淡透出一个十字架形状轮廓。

Harvest收割

76*64厘米,1918年,油画,帝国战争博物馆

赏析:标题讽刺了一战的结局。粉红云彩装饰的蓝天下,钢丝刺的木桩形成屏障,隔开的是一片坟地,两个女人弯着腰打理坟头,另一个女人抱着哭泣的婴儿,露出胸部准备哺乳。

The Refugee难民(B版本)

76*64厘米,1917年,油画,曼切斯特帝国战争博物馆

背景:模特是沃本的情人,一个法国女孩。沃本故意用“间谍”命名作品(当时是一战期间),让英国军方传唤可能要上军事法庭,他就编造了一大段天方夜谭,某德国间谍在法国被捕,执行处决前脱下衣服全裸出境…沃本最终得贵人相助逃脱军事惩戒,这段插曲之后作品也易名为《难民》。

In Dublin Bay都柏林湾

106*83厘米,1909年,油画

背景:沃本每年夏季假期在都柏林都市艺术学校兼职,顺带家人同去都柏林湾北部休假,作品中的模特是他的妻子。

赏析:单人肖像,珍珠母色天空的户外布景下是朦胧的海面,海风撩起围巾,搅动新鲜的空气,让光线透过漂浮的云层发生变化,让对周围的变化欣然接受的模特充满活力;珠光粉的礼服迎着光线发亮,面部的明暗变化,鲜花装饰的黑色小礼帽下闪亮的头发,都表现出独特的构思设计。

Le Chef de l'Hôtel Chatham,Paris巴黎查塔姆酒店厨师

127*103厘米,1921年,油画,伦敦皇家美院

赏析:平行视线进入观赏者空间的错视效果肖像。深色布景与白色厨师装形成强烈对比,突出褶皱纹路的阴影,放食材与酒具的桌子几乎就在眼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