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鲜艳、精细、气势磅礴,他用画笔为世人呈现重要的历史时刻

原标题:鲜艳、精细、气势磅礴,他用画笔为世人呈现重要的历史时刻

扬·马泰伊科(Jan Matejko,1838-1893年)波兰画家,以重要政治、军事历史事件为主题,鲜艳、精细、充满想象、气势磅礴,其学习并执教的克拉克夫艺术学院后改为以他命名,法国荣誉军团勋章获得者。

Astronomer Copernicus天文学家哥白尼/与上帝对话

225*315厘米,1873年,油画,波兰雅盖沃大学

赏析:哥白尼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波兰天文学家、数学家、神父,他提出的日心说否定了教会权威,影响了人类对宇宙自然的认知。哥白尼身边放着各种工具,在阳台上半跪着仰望星空,身后是弗龙堡天主教堂。

Stańczyk斯坦奇克

120*88厘米,1862年,油画,华沙国家博物馆

赏析: 16世纪早期的波兰处于文艺复兴时期,国家政治、经济、文化达到鼎盛,宫廷小丑斯坦奇克以雄辩机智而闻名,已超出娱乐艺人的身份。作品全名“波娜王后舞会上的斯坦奇克得知斯摩棱斯克失守之后”,小丑独坐陷入阴郁沉思,与他的职业完全不相符的神情,小丑手杖扔在地上,胸口挂着黑圣母勋章,桌子上随意的放着信件,上面报告了领地失守。他身后的房间里正在举行欢宴,一个象征地位与道德低下的侏儒拿着象征荣耀的鲁特琴,暗示王朝走向衰落。作品在二战时被纳粹掠夺,苏维埃将其截获,于战后送还波兰。

Sermon of Piotr Skarga彼得·斯卡加讲道

224*397厘米,1864年,油画,华沙国家博物馆

赏析:17世纪初波兰反宗教改革的耶稣会教士,他正在向贵族与选帝侯宣讲政治言论,他的激情澎湃手舞足蹈却无人欣赏,贵族和神职大多数都在打瞌睡、走神。

Wernyhora韦尔尼霍拉

290*204厘米,1884年,油画,克拉科夫国家博物馆

赏析:韦尔尼霍拉是传说中18世纪乌克兰的弹唱吟游诗人,曾预言了波兰的衰败与重生,他在浪漫主义时期成为民间故事传唱的对象。正在预言民族兴衰的诗人,胸口挂着东方十字,成为拉克斯与鲁塞尼亚的老乌克兰族人的形象代言,脚边的琴象征保存着波兰-乌克兰遗产的歌曲,“波兰人无法阻止波兰的三次分裂,再建终将化为乌有。西方会来一个满口承诺的伟人让波兰人信服,但他却什么都无法兑现,让波兰在日耳曼与俄罗斯人的枷锁下哀号”。

Union of Lublin卢布林统一法案

298*512厘米,1869年,油画,卢布林博物馆

赏析:意图真实再现16世纪促成波兰与立陶宛统一的法案签署现场,在聚集的神职与贵族的围观下,国王齐格蒙特二世拿着耶稣受难十字架站在中间,他无兄弟子嗣继承王位,所以竭力撮合了双方贵族支持通过此法案,让领地形成联盟统一,加强抵御外敌俄罗斯的力量。

Stephen Báthory at Pskov普斯科夫的斯蒂芬·巴索里

322*545厘米,1872年,油画,华沙王宫城堡

赏析:16世纪下半叶,俄国沙皇伊凡雷帝为争夺波罗的海控制权向利沃尼亚骑士团挑起战争,俄国没能独吞利沃尼亚,骑士团领地被周边各国瓜分,俄国最终战败,与波兰、瑞典签署停战协定,俄军放弃在利沃尼亚的全部领土,波兰国王神气的接受俄国媾和。

Constitution of May 3, 1791年五三宪法

247*446厘米,1891年,油画,华沙王宫城堡

赏析:五三宪法是波兰立陶宛联邦议会的政府法案,欧洲第一部、世界第二部(仅次于美国宪法)的成文国家宪法,次年就在俄波战争时废除。波兰第二次被瓜分之后的100多年里这部承载着“祖国灭亡的最后遗嘱与证词”的宪法成为复兴波兰的标志。画面再现了众多历史人物,左侧波兰-立陶宛大公国末代皇帝斯坦尼斯瓦夫·奥古斯塔·波尼亚托夫斯基穿红斗篷走上台阶,总理斯坦尼斯瓦夫·马瓦霍夫斯基高举宪法被抬着穿过人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