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节特别策划丨这个日子,聊聊她和乳房的那点事儿

原标题:妇女节特别策划丨这个日子,聊聊她和乳房的那点事儿

(环球网时尚频道 李晓丹)现今社会给予了女性更多的关注,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也在社会生活中承担着更多的角色,女性更为独立、自信,也在面对工作与生活压力的同时对自己有了更多的呵护与关爱。女人懂女人,其实并不容易。太多遭遇是被选中的,每个人都会不断遇见各自的难关。在三八妇女节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关注到了一些特殊的女性——失乳女性。她们在肩负家庭使命的同时承受着生命在疾病之外带给她们的巨大心理负担。这是一部分鲜被关注与提及的女性,但是正是因为疾病使他们重新认识自己,让她们聚集在了一起。

从事内衣定制设计研发工作已经三十年的刘波被亲切的称为“波姐”。在她眼中,失乳女性是非常孤独的群体,虽然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关注乳腺健康,但是因为乳房被列为“日常话题的禁忌”而不能有效被了解,乳腺疾病仍是现代社会并未关注的问题,尤其是都市之外的女性。但是不被关注并不代表是少数群体,乳腺疾病仍是女性不得不重视与时刻自检的关键问题。

三月八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一起走进她们的故事!(因为很多病友并不愿意接受采访,本次采访实录来自于爱慕定制工作室首席定制师——刘波,她是中国最早从事义乳研究和义乳定制的女性设计师之一,她的采访为我们提供了大量案例实录。)

术后的残缺 是最重的痛

谈到第一次接触的失乳患者,刘波说:“丽丽(化名)是托关系、几经周折才找到了我,她手术之后曾经尝试在市面上的内衣店寻找适合自己的内衣,然而没有一个内衣品牌可以为她‘弥补’自己的残缺。手术之后,市面上很多内衣店对她们来说形同虚设,更别说上个世纪”。

“在当时的环境下是没有设计师和定制师关注到这部分人群的,当时见到这种患者是很偶然、很私人的行为,因为她们有着太多难言之隐。”刘波回忆当时患者脱下衣服,露出伤口的时候她惊呆了:“当时是上世纪90年代,医疗条件和手术水平不好,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治疗方法,就是将患侧乳房全切并进行腋下清扫。留下的疤痕横竖不一,创口面积非常大,挺直身体,并拢双臂,腋下还是能塞下一个大苹果,想想这对于任何一个爱美的女性来说都是非常残酷。”作为一个内衣工作者,凭借职业操守她尽量忍着难以平复的心情。

由于当时国内没有义乳定制的先例,刘波决心为这部分女性做出解决方案。当时还没有引进德国硅胶材料,更没有专业的团队,一切都需要靠设计知识和手艺去摸索。刘波在诸多材料中,最终选择了橡皮泥作为初始工具,试验性的捏出各个适合不同乳房的形状,她在最初的设计中还分了左右乳房,后来又周折更改了很多方案,第一款设计采用了海绵填充,但是因为海绵太轻,为了防止填充物错位设计了绑在腰带上的肩带。

从最初“简陋”的研发到如今德国先进技术的运用,义乳需求的研发和产品的迭代正是中国失乳女性的自我价值重新寻找的过程。国外先进技术的引进和医疗条件的进步,正在改变着乳腺癌患者的“伤疤”,据刘波介绍,患者的伤口也变成越来越短的横向刀口,乳腺癌的保乳手术也被越来越多人接受。

没有义乳的时代 胸前的豆子被闷出了豆芽

其实和丽丽一样,大部分失乳女性在生死线上抗争胜利之后,获得康复的那一刻跌进了新的谷底,对于缺失乳房的找寻往往不能声张。但是,失去的乳房会导致身体丧失平衡,患者将面临身体倾斜、脊柱侧弯的问题,这种对身体健康的损害更是不可逆的。甚至有患者因为缺乏康复运动,手术后一个胳膊粗过另一侧胳膊三倍。

刘波说,在这么多年的走访过程中,刘波见过诸多“民间、手工、隐晦”的“义乳”,写满了尴尬和难以言说的痛,这些追求美和探索自我的“心血”也是一道道对于失乳女性的“二次伤害”。

失乳女性其实都自发的尝试了很多方法,比如用布袋子装上黄豆、小米、棉絮、毛巾……她们每天琢磨的都是可以让胸部隆起、寻找让身体平衡而对称的材料。一位患者曾经跟刘波讲过,夏天因为天气热,豆子闷在胸口,甚至发了芽,有的人因为不合适,里面的小毛巾也经常跑了位置,一位女性形象地类比了这种尴尬,这就像生理期夹着腿走在路上,突然,带血的卫生巾掉了出来。

不得不承认,当今社会,当一个女人失去的是代表自己女性特点与曲线的乳房,她大多数仍然选择对周围的亲人隐瞒,仿佛“失窃的人”犯了“丢人的罪行”。美国学者亚隆女士写作了《乳房史》,她认为:乳房一直不是女性自己的,女性对乳房没有自主选择权,甚至没有失去它的权力,只能偷偷的失去自己的乳房来获得与病魔抗争的机会,隐瞒亲属才能获得灵魂的安慰争取生的可能。

刘波说:“现在很多年轻的患者仍然是抗拒社会对她们的帮助,她们宁愿在经济承受范围之内去自主购买义乳,也不愿意接受爱心组织的资助,她们会取一个网名加入病友社交中,而拒绝在乳癌协会、妇联组织等公开组织中抛头露面。”

《我的医疗选择》让预防性乳腺切除轰动一时

诺贝尔奖获得者利根川进博士说,“人类除了外伤以外的所有疾病都与基因受损有关。”很多乳腺疾病患者都是家族性,整个家族中的女性备受其害,目前,发现最小的乳腺癌患者仅1岁。

最著名的预防性案例要数著名女星安吉丽娜·朱莉,她的妈妈和姨妈都被乳腺疾病折磨,朱莉因为选择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我的医疗选择》而轰动一时。朱莉进行了基因检查,得知自己是BRCAI缺陷基因的携带者,进行了割除乳腺组织(保留乳头和乳房表面的皮肤)及卵巢癌和输卵管切术,成功将87%的乳腺癌高复发率降低到了5%。据报道介绍,她的手术是分期进行的。第一步是乳头迟延手术,断开乳头与乳腺的血运连接,以刺激乳头供血血管的代偿性增生。第二期手术切除了乳头和乳房表面皮肤之外的所有乳腺组织,同时埋藏扩张器防止组织回缩。最后是以假体进行乳房重建,恢复乳房的外观。

刘波说:“轻度的乳腺癌治愈率达到99%以上,所以预防性的体检对于有遗传基因的人来说是必须的。如果母亲患有乳腺疾病,遗传基因会影响其女儿,建议其女儿至少每年去检查一次。著名女星安吉丽娜·朱莉是好莱坞巨星,她的手术是预防性的,但是其痛苦程度和医疗费用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乳腺大致分为内侧上腺、内侧下腺、外侧下腺、外侧上腺,而外侧上腺部分的乳癌发病率是50%,除了经常需要在洗浴时脱衣照镜子自查之外,一定要定期去医院进行体检。俗话说,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女性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就相当于在保命。”

大多数失乳女性的选择——义乳

失乳对于一个爱美的女性来说意味着多大的创伤?首先是拒绝观看自己,其次才是拒绝被别人观看,这种抵触让她自卑、孤独、绝望。刘波曾经接触过以为从事电视节目的舞蹈编导的失乳女性,倩倩(化名)找到刘波的理由特别简单,她想再次穿上泳衣去游泳,因为游泳是失乳女性康健治疗最有效的运动,也是之前最喜欢的运动方式。带上义乳、穿上定制泳衣之后,倩倩难以言说的激动。“笑着哭了”,刘波说:“当她对我说我是除了她自己、她的医生之外,第三个见过她身体的人。”

你能想象一个女人乳腺癌手术全程没有告诉家人和朋友,独自一个人面对所有的环节,你能想象一位已婚女性乳腺癌手术之后,三年没有让除了医生之外的任何人看自己的身体,甚至拒绝自己的丈夫吗?

失乳,并不是拒绝给生命以拥抱的理由,更不是把自己隔绝在正常生活之外的屏障。义乳,虽然不是与生俱来的,但是它可以跟随一个女性十年,义乳的生命周期可以伴随和见证失乳女性剩下人生的每一个重要瞬间。失乳女性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儿就是要佩戴义乳,这是失乳女性身体平衡最根本的方式,然而还有一类人,义乳对他们来说是保护层,是可以救命的“防弹衣”。

刘波说:“从第一代义乳产品问世以来,大部分女性的义乳都已经使用十多年了,除了个别因为宠物爪子或者尖锐物品扎破之外,有一个患者的故事让我印象很深。”奈奈(化名)给刘波讲述了她的经历,义乳救了她心脏的事儿。经过乳腺癌手术之后,奈奈失去了左边的乳房,而那也是心脏的位置,当时医生让她触摸自己的心脏,隔着一层缝合的皮肤,心脏的跳动可以被清楚地感知。一天夜晚,她外出意外被自行车轻轻撞击了一下,她甚至没有感受到疼痛,然后回到家她看到破裂的义乳。想起来就会后怕,倘若直接受到撞击的是心脏,那么奈奈可能当时就完了。义乳的距离,给了奈奈平衡、美观和安全感。

在中国,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2016年,我国首部《乳腺癌切除术后乳房再造技术指南》发布,其中提到我国每年约有20万例患者接受了乳腺癌手术治疗。《中国乳腺癌现状报告》的一组数据预测:到2021年,中国乳腺癌患者将达到250万。刘波说:“现在很多乳癌的民间组织都是乳癌患者组织的,因为患者很多在精力、体力上有困难,这个领域需要更多的健康人加入。”爱慕于2009年成立爱慕定制工作室,为失乳女性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设计研发功能性义乳以及为失乳女性专门定制文胸、泳衣、家居服等特需定制服务,2013年,爱慕出资在民政部注册“爱慕公益基金会”,长期以来都将关爱女性健康作为重中之重,并通过义乳捐赠帮助近两万名乳腺癌失乳女性重建自信。2018年10月爱慕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签约确立了关爱女性健康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讲述失乳女性和乳房的那点事儿,希望你可以更关注乳房健康、了解失乳女性、了解义乳、了解为义乳工作的人群,多一些懂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