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世界上最优秀教师都是相似的:富有活力,充满激情且思想飞扬

原标题:世界上最优秀教师都是相似的:富有活力,充满激情且思想飞扬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教师呢?换言之,什么样的教师才算得上真正的好教师?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不同的答案,但是只要我们稍微总结一下大家所说的,不外乎都倾向于认同优秀的教师其实都是相似的,例如他们都富有活力,充满激情且思想深邃,而且还拥有热爱知识喜爱传授知识的爱人之心。

著名的华德福教师杰克·帕特拉什在他的《华德福教育的奥秘》一书也探讨了这个问题,下面一起来看看他的观察。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教师呢?帕克·帕尔摩在《教学的勇气》中写道:

优秀的教学决不能屈就成为技术教学,应当来自教师的矢志不渝和正直……我的这个观念来自于或部分地来自于本人多年来一直询问学生他们心目中的好老师是什么样子的。倾听他们的陈述,会发现,要求所有的优秀教师使用相类似的教学技巧是不可能的事情,有些教师讲课滔滔不绝,有些教师却言简意赅;有些教师按部就班教教材,有些却让自己的想象力飞扬在课堂上;有些教师循循善诱,有些却直截了当。

我听到的故事中,所有优秀教师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质:投入工作时都有其鲜明的个性。学生这样描述自己的老师:“A博士在教学上的确很专注。”“B先生对自己所任学科很具有激情。”“你能从众多教师之中认出这就是C教授的风格。”

课堂能明显地显现出个性教师的灵魂与精神,也同样可以观察到“三维范式”的作用。优秀教师的工作与学生的血液是相似的——富有活力、充满激情且思想飞扬。

1

富于活力的教师

初为人师,我在纽约一所公立学校,与一群乐于奉献的年青教师共事。每周五放学后,我们会在当地一个酒店里聚会,喝啤酒,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些聚会就是我们学校的会议。我们讨论学困生、学校的开发项目等。我们在一起分享经验与成功,也分享失意与彷徨。这是我们日常教学之外的工作,新教师也能理解这件事:放学后进行的教学工作将决定着学生未来的成功。

我在大学时就学习华德福课程,教师的责任感是绝对明确的一个方面。一名教授简明扼要地表达了这种思考:“大多数人上班是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朝九晚五),你上班是朝九晚三,所以你必须从三点到五点进行备课。”两个小时的备课是我每天必做的事情。放学了,我知道我还有两个小时要做的工作。我可以在家里也可以在教室里做完我的工作。我有自己的选择。

有时候,我的工作是体力活,把桌凳摆放整齐、清扫壁橱、打理讲台、清理落叶或更换公告牌等。有时候,我的工作是技术活,批改数学卷子、修正作文病句、研究次日的课程等。有时候,我的工作是反思性的,琢磨一个学困生、评估一堂失误的课、寻求更生动活泼的教学方法等。

有时,我的准备工作会从一件工作立刻转向另外一件工作。比如,我挪动一张书桌时,不小心把书桌里的东西倾泻到地板上,书桌小主人“圣地”里的秘密就一览无余。收拾书桌里的东西时,就会发现孩子的独特世界,也会意识到对我的学生还有多少需要了解的东西。

每天放学后和周末的工作,使我和我的工作成为一个整体。教学不只是一个工作或一张工资支票,而是我内心的召唤,是我全力以赴投入的事业。

喜欢做一名华德福学校的教师,还因为很多不寻常的小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每个教师都有一把学校的钥匙。我曾经是纽约一所公立学校的教师,随时随地进入学校大楼并在自己的教室里工作,让我感到惬意。利用这个优势,我常常在周日下午后半晌到学校去。此时,常有一些喜爱运动的教师和球员在玩棒球。我停下来跟他们问好,但不长谈,我们都有事要做。我仅仅是问候他们和表达感受,表示自己多么喜爱与这些努力向上的老师在一起共事。

2

情感积极向上的教师

优秀教师经常到校早或者在学校呆得很晚。他们有病时,宁愿自己坚持而不愿意叫别人代替自己上课,离校回家后,他们也做着本来应该在学校做的工作。他们有时做梦也是学生的事情,他们喜欢谈论自己的教学本行。简而言之,好教师都很投入。

好教师关心学生,困难时候总是与学生站在一起。“好教师热爱孩子”。事业之初,我想确切地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感到这就是我应该努力的方向,却不知道怎么做。总是有很多让我们高兴的孩子,但是那些更具有挑战性的孩子呢?我们如何确信自己爱他们呢?然后,有一天,我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必须为一个困难学生安排一次家长会晤。会晤时,我添枝加叶地把孩子的缺点讲给他的母亲,这个孩子在课堂上注意力分散、作业马虎、分派的任务常常不完成、随处放作业本等等。

“是的,我知道。”他母亲沮丧地说。然后,她突然眼睛一亮,微笑着说:“这不正好证明我的孩子是一个很活泼的孩子吗?”这就是母爱的完美典型。

会面过程中,聆听母亲倾诉时,我留意到,对子女的爱是父母恒久不变的东西。他们不断从孩子身上发现美好的东西。作为教师,我认为,我需要和父母做得一样。

华德福教师,同所有的优秀教师一样,能从孩子身上发现他们隐匿着的美好的东西。师生关系是重中之重,当师生关系建立在教师对学生的绝对关心和富于责任的情感基础之上的时候,学生成功就指日可待了。

在华德福学校,对学生的负责态度就是,每天孩子回家后,教师也会把对孩子的感情带回家,甚至很多教师入睡之前仍在想着他们的学生,努力回想他们闪光的地方。这就是华德福教师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们时刻想着学生。

激情飞扬的课堂

在华德福学校,教师面临的最初挑战,是要通过把自己的情感注入课堂而使日常课堂富于活力。诸如天文、美国历史或希腊神话等课程,可以使学生更容易进入角色,但是数学练习和语法讲解的课堂该如何做呢?

课堂变革的秘密在于,引入新课程的时候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和掌握新教法的能力。而且,教师也必须熟悉孩子内心世界的情感,把这种情感与新授内容联系起来。加拿大教育家奇雅·伊根在《教与学中的想象力问题》一书中有清楚的表述:

我的主要观点就是:学生比成人更具有想象力和活力。但是我们却让可评价的学习课程压制学生的想象力活动……要求教师构建富有影响力的观念,首先要求教师激活与课程材料相关的自我情感。

当教师深入地融进他们所教授的学科时,孩子们也学会作出相应的回报。

数年前,我在一个三年级的班里上一节关于语气的语法课。为了使孩子们喜欢这堂课,我按一个华德福教师通常所做的那样,把动词的ing形式重新命名,使这堂课更直接和切题,然后把黑板擦干净,要求学生告诉我他们可能会做的事情。起初,他们反应很慢,因为我提的问题让他们感到困惑,但是逐渐地,他们开始意识到我在期望他们做什么了。“I run. ”“I paint ”“I sing .”“I dance.”“I jump…walk…write…throw”我把每个句子都写在黑板上。突然,有个孩子调皮地说:“I Kick。”其他孩子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班里一片傻笑。我只管把Kick写在黑板上。写过hike,sing,laugh,sleep,eat之后,又来了另一个调皮的词语“I Punch”,孩子们又开始窃笑,我把Punch和别的词一样写在黑板上。不多久,动词写满了一黑板,将近100个,这是孩子们贡奉的礼物,也是我校在开发学生潜能的又一个明证。

接着进入真正的教育时刻了,对孩子情感教育的重要方面,可能就是教师常常能在一堂富于生活气息的课上找到自我。我是在一个孩子提问时顿悟的:“为什么有如此多的褒义词,如like, dance,paint,smile等,然后又出现别的贬义词,如kick,punch,hit,spit等词汇呢?”我很惊诧。这节关于动词的简单的一堂课已经变成一堂关于人类自由和人类职责的课。孩子们有机会知晓,人生过程中,我们的确应该有所选择地做事。

给所教学科赋予适当的情感

通常,教师在学科教学中的情感投入是自然而然的。学生们会发现,即使是最温和冷静的教师,也会对他们的某些行为做出带有强烈情感的回应。尽管那并不是这些受过培训的华德福教师所追求的理想的情感回应态度。

史蒂文·赖文是马塞诸塞州一所公立学校的教师,也是《从头做起》一书的作者。他举了一个很好的事例,关于一名教师如何赋予适当的情感于学科教学之中,如何使一名具有权威的教师获得内心平衡。

学科教学的挑战就是你必须同时具备优雅与公正。冒犯你尊严的人通常其行为发自内心的需求。他需要鼓励和表扬以增强自信。如果他羞于站在课堂前面,那么,就会有相应的负面影响。另外,同学们需要明确地看到做事公正。犯错就不能不被惩戒。通常,我会使用大厅里的一个单间去处理这种过失行为。

“赖文先生,约翰一直用橡皮弹射我。”有一个学生向我报告。

“约翰,过来。”我绷着脸说。然后我们一起去了大厅。

“哈哈,他这下有麻烦了。”

我在大厅里说:“约翰,无论何时有话说,你举手发言。你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来到这个班级,如果你不能把你的智慧与大家分享的话,我们的班级就永远不会成为我们所期望的样子,也不会成为你所期望的样子。懂吗?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把你所有的智慧赋予这个班级。”约翰点头称是。我们一起表情严肃地进入教室,全班同学都相信我已经对约翰进行了公平的惩戒,约翰已经得到鼓励与帮助。对许多上课分心的学生来说,这也是他们需要的……

四年级,我尝试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来处理违纪现象,来点幽默会起到很好的效果。例如,我有一个叫大家安静下来用的铃铛,假如某个孩子继续说话,我就可能要求他为这个铃铛提供一顿美餐。铃铛的作用明显地不是那么管用了,也就是说铃铛不强健了,他听不到它的声音了,所以,铃铛需要加强营养。铃铛需要学生对其学科的热爱和敬意才能达到强健的效果。我的一些学生写得最棒的作品就是赞颂铃铛信或诗歌。当然,我很认真地阅读这些作品,并把铃铛放在作品上面,以表示铃铛完全笑纳并消化了这顿美餐。

赖文的一个学生这样写道:

噢,铃铛,我恐怕已落入险地,因为我已忽视了您的呼唤

我无足轻重,噢,多么伟大的铃铛主人

您的呼唤响彻宇宙,但我却充耳不闻

我是您谦卑的奴仆,请您原谅我!

一位在情感上积极回应的教师,会比较轻松地成为一名富于创造力的教师。当教师们富于激情地把自我投入教学时,他们也开始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投入工作。这些又与他们内在的更真诚的自我合二为一。威望的核心是真诚与威信,而不是权力意志。

3

睿智的教师

教师面临的实际矛盾是,对学生情感陶冶的希冀与自身思维的转变。我们必须抵制把自己与世界割裂开来的所谓客观倾向。帕克·帕尔摩致力于使教育者把情感与认知结合起来的研究,他写道:

我们把自己与某物的情感分离时,就会出现障碍,不能触动或转变我们……理解是一种人性的方式,可以在过程中追求联系,发生际会与交换,这很显然将能改变我们自己。

教师把自己的思维与想象力结合起来的时候,教学就变得更加生动。学习首先要变成一种知识的体验过程,而不仅仅是习得。简明的历史话题,诸如大萧条或者罗斯福新政,可以通过教师的备课而呈现人的意象,好像看到倒闭的银行门前长长的取款人群,想象失业工人在街角卖苹果或者文具铅笔,或者年青人离开自己的家园到公园里搭起小木屋或活动房居住,这样的话题使课堂生趣昂然。当教学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出来的时候,学生们开始想象20世纪30年代的情形以及体悟诸如FDIC(联邦储蓄保险公司)、the 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民众保护公司)、失业保险等术语的意义并呈现出新义。正是通过想象力的作用,思维才会参与其中。或许,戏剧表演是帮助孩子们体验历史最有效的方式。学生们穿越时空,服装道具和背景赋予他们历史时代的另类情感体验,剧目的编排也带着学生对历史的理解。

富于想象力的教学是华德福教育的基本信念之一。教师永远需要让学生的思维富有活力,永远需要思考自己所教学科和从新的角度来思量他们的学生。为了有效地达此目标,教师需要反思自己,为学生做典范,做一个在学习上有好奇心、具有活跃兴趣的榜样:乐于融入教学讨论的氛围,乐于从不同的视角来思考话题,乐于发现日常经验里的新体会,乐于以新的教学方式施教。这就是一名好教师的标志。当他们处于失败边缘的时候,会更警觉、更机敏、更活跃。由此产生的态度就是思维参与其间,态度是意识的高级形式,能使教师研究学生并做出回应。当教育过程成为对话的时候,才有可能“教学相长”。教师们专注于自己的学生时,就能提前从他们眼中体察到他们的意识或纷扰。

4

反思型教师

我从未认为自己是一个完美的教师。我热爱教学,热爱与孩子们在一起,但我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和缺点。以“三维范式”或者其他教育方法来评价自己的工作时,我会发现很多领域有待提高。这好似职业对我的嘲弄一般——教师越学习,就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自我评价是完美教学必须的。我的教学经验告诉我,优秀教师比普通教师更能区分工作中的得失。他们并不总是把自己的经验与他人分享,但却乐意告诉他们信任的人。不足感是一份伟大的礼物,因为这种感觉能使教师有机会改变并成长起来。

教学——自我发展之路

对工作的高要求意味着不断改变自我,尽心尽力。教师愈把自己投入工作并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反思,他们愈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更多改善。

鲁道夫·史代纳在《儿童的教育》中说,一个独立个体之进展通常在两个层面上发生。在表层上变化的发生是快速的,犹如一座钟表上的分针移动。这种变化是可见的和明显的,伴随着新的观念和概念。掌握这些观念或概念,我们的工作表现及自我表现的方式其实也已经变化了。这种变化的一个例子就是凡恩图式与课程的结合或者诸如奖状、小红旗之类流行教育术语的应用。但是,更多的重要变化,习惯、性情、个性等,也即人在天性上的变化,同钟表上时针的运动变化一样,是渐进的难以察觉的变化。比如说,在没有预防心理的情况下,学会回应困难学生或者难缠的家长,或者应对一个乱七八糟的班级,或者针对上课拖沓迟到进行的整顿工作等,这些事情教师坚持一段时期就能改变。这并不意味着教师已经完美了,而仅仅意味着教师需要坚持努力才能变得更好。

对教学的不断反思可导向自我知识的丰富,通过很多简单易行的方式可以达到。有一种观点认为:一名好教师在班级管理中不应该施加过多的影响力。例如,班级管理是很多教师需要掌握和提高的技能,让大量学生集中精力关注学习任务需要各种能力。教师必须具有清晰的指导方向和期望度,也必须具有说服力和魄力。为此,教师对待学生个体的需求和兴趣,有必要使自己的感觉功能迟钝一些。调整座位时,经常需要用这些问题来作出回应:“现在不行,请坐你现在的位置。”或者“过几分钟后再告诉我理由,现在请遵照我的吩咐来做。”当然,也可以这样说:“不行,你不可以变换座位,你很有必要坐在这个位置上。”使一群人在诸如调座位这样的活动中服从,需要教师在这个过程中忽略某些特定学生个体的需要。

有些教师做这些事情很有效率。孩子们仅仅是简单地服从,并且,上课也进行得十分顺利。然而,如果这些教师不能培养符合孩子个体需求的强烈兴趣,工作就会遭受挫折。教师需要同时拥有团队工作能力和个体工作能力。这些能力平衡发展并不容易。教师通常会侧重其中之一,然后才能有意识地在工作中发展另一种能力。

马克·肯尼迪在《雄鹰的启示》一书中说,他是以一种最特殊的方式学到教学核心课程的:

最近外出散步时,我注意到一只雄鹰,它在我散步的路上猎食。在城市中见到这个情景是一种眼福。我停下来,看着它威风凛凛地翱翔到很高的地方,然后猛然飞下做一个漂亮的亮相,既滑稽又灵气飞扬。我继续散步,同时,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用力拽我到意识的边缘。雄鹰指引着我去领会最近班里的事情,我一直在努力解决的学生问题。那次散步并没有让我立即洞悉问题的关键。实际上,好几个月,又有很多次的散步,思维才慢慢清晰。雄鹰既是敏锐的,也是精神集中的。它既能俯瞰整个旷野,又能关注一些细枝末节。这就是我的信念——我们在教学实践中需要领悟的信念。

华德福学校的教师视教育为一门艺术。这个观念一直贯彻在实践中。艺术家永远通过对比强化他们的工作:空间与反空间、前景与背景、黑暗与光明、钢琴与强音……这个清单是列不完的。同样,在教育上,教师需要利用相互对立的东西来加强自己的教育工作。课堂的核心原则应该是“松弛有度”。注重常规教学以及在常规教学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的探索性教学,二者交互作用,构成教学的架构,使教学生趣盎然。高水平的教学和真正的理解联系起来的时候,孩子与教师都能富有活力。

许多老师认为,学生需要的是严厉。然而,也有很多老师的看法恰恰相反。很明显,学生需要的是爱和理解。不管教师从何处开始他们的教育生涯,许多人最终会采取这两种态度的折中,会从他们的课堂教学经验中意识到:孩子们需要的是“刚柔并济”。

假以时日,会得到这种理解,其间,会常常经历失败的艰难之途。但是,失败之后的改变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改变。

出于责任感,华德福教师努力开发自我新能力和个人品质,这不仅仅是为了学生的发展着想,也是学生所希望的。教师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在学生心中的成功或失败,可以从学生的眼中找到答案。

如果教师希望帮助学生改变,克服某些障碍,开发他们天性中各种能力,教师应该乐意成为和他们一样的学习探险队的成员。实际上,教师应该身先士卒作出表率。

训练从自律开始,下面是关于莫·卡·甘地的一则逸事,说的就是做表率的事情:

一位母亲向甘地寻求教育孩子的方法,她有个特别请求,要他去操心这个有特殊问题的孩子。似乎这个孩子难以控制自己对糖果的喜好,不停地吃糖果。母亲要求甘地与孩子谈话并设法让他停止这个习惯。甘地同意了这位母亲的请求。但是,一周过去,甘地还没有同孩子谈话。这位母亲找到甘地表达自己对他无所作为的失望。甘地的回答是,在他与孩子交谈之前,他自己必须先停止吃糖果的习惯。

如果教师关注学生的个性发展,那么,教师本身的个性发展至关紧要。假如老师想让学生在学校学到富有意义的课程,老师也必须愿意学习同样的课程。这看起来似乎对老师的要求过多了,但是,也更强调了教师工作的重要性。教师全身心投入对孩子的教育之中,充分表现出一种对自我工作的意愿时,他们就会大不一样了。他们的教师生涯有一个内在的方面,正是这种内在方面,使他的教育教学工作在最深层面上影响学生的一切。

本文摘自杰克·帕特拉什在他的《华德福教育的奥秘——我所亲历的华德福教育与教学》,卢泰之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分享,侵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