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28岁:回首十年沧桑

原标题:28岁:回首十年沧桑

今天是大年三十,白天,我的手机无人问津。晚上,有些同学和同事给我发来了祝福短信。

我曾经和他们一样,每逢节假日给大家群发祝福。

在没有普及智能手机和微信的时代,我靠价值一毛钱的手机短信或QQ给大家发祝福信息,挑选几个人,合并群发。

后来,科技发展太快,智能手机和微信普及了,人很人之间的联系更为便捷,逢年过节,群发祝福语甚至不用花几毛钱,使用4G网或WIFE,既快又省钱,分分钟就能把自己“想说的话”传达到对方那儿。

作为一个写作十年却几乎不能卖文为生的键盘侠,我是网络聊天爱好者,写作的同时更是痴迷于打字所带来的快感。我曾群发祝福语给朋友,发到手机欠费或直接卡死,当年老人机发短信太贵,一毛钱一条,我每次群发几十条,那还是学生时代。

哎,过的真他妈的快啊,一转眼就27岁,毕业即将满四年,快奔三了。

照镜子的时候猛然发现,不知何时,岁月已偷偷地在我脸上刻下本不属于我这个年龄的沧桑,还有无法抹去的冷漠。

又是一年过去了,2019年,我虚岁28岁,28年我过的算是稀里糊涂吧?

童年,我告诉自己,童年凄凉,长大了,读书了,就变好了;

7岁那年,我背起书包上学堂,告诉自己,学生时代是最美好的时光,定要不负青春,我要考上大学,走出农村,将来过一种美好的生活。

然而,十七年的求学生涯并非一-帆风顺,高中时期,疾病缠身又被误诊,后手术才得以康复。

18岁生日那天,我躺在手术台,历经生死考验,我想,如果那一天死了,生命就此解脱也未必是-件坏事。当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时候,死亡便是最美的唯一解脱。

17岁和18岁,那两年是我人生的悲惨时期,它本该是我的青春花季,而我却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人生到底要经历多少苦难才能熬完这一生,我开始怀疑人生与命运的无情。虽然那时候只不过是经历一场有风险的小小的手术而已。

那一年我才17岁,读高一,压力很大,担心自己三年后考不上大学而给父母丢人,农村人中很多都有攀比心理,我的成绩又是从小就出类拔萃的。我是父母的骄傲,他们却不知道我一人背负了多少本不属于我的压力,无形的压力压的我好累,我不知道给谁去说?

2011年,我以应届生的名义考上大学了,普通二本大学,超过本科线一分。父母为我而骄傲,我是家族里有史以来的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大学生,也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没有复读考上大学的孩子。

成绩公布当天,为表庆祝,我妈给我包了一顿饺子,我爸满脸自豪,而我却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一言不发,眼睛湿润。

拿到通知书那天,我麻木了,没有一丝惊喜,17年的寒窗只换来了一张录取通知书。当时,我知道,我做的两个决定也许改变了我的一生,一是高三理转文,我没有理科天赋,高考时,文科不会的话可以瞎蒙啊;

二是高三学了美术,文化课高考太难,艺术分相对较低。

当然,当年填报志愿也是蒙的准。

所以,我相信,考大学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运气的。

高考本是一场成王败寇的赌博,何必在乎这个扯淡的结果?

大学生活并非如意,我遇到两大难题,一是室友打游戏彻夜不睡,我被折腾的心力交瘁,不得不换几个宿舍,只为睡觉;

二是我不喜欢甚至排斥软件,我填报志愿时以为动画是画漫画,谁他妈知道是学软件啊?

后来,我又继续从事着从高中就开始干的文学事业,继续写作。、

大学四年,我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图书馆和自习室度过,我看了上百部小说,写了上百万字的小说及杂文。虽然不赚钱吧,但我很开心,因为我找到了自己擅长又喜欢的东西,并坚持了下去,这一写就是整整十年,我曾为自己活得充实而骄傲,我很享受文字带给我的感觉。

毕业后,写作给我的就业带来了很大的帮助,让我在社会上有了立足之地。毕业后,我去北京做过编辑,网编以及新媒体策划,后回河南依然做新媒体策划,业余坚持文学创作。

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并以此为生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也是最成功的一件事!

人越成长越觉得孤单,一路走来,身边的很多人走散了,曾经一起走过青春岁月的朋友一个个不见了。

今天,我在微信里认识一位文艺青年,他滔滔不绝地扯了一通,说自己只做文艺类,不做商业文,我和他聊了一会儿,随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大年三十,我竟然又给人家小伙子说教了,仿佛回到了四年前的北漂,跟一群搞音乐的、绘画的“大神”窝在地下室啃馒头、吃挂面,偶尔去小酒馆坐坐,吹吹牛逼...期间,我在不断地面试,而他们却已被生活摧残的“ 醉生梦死”或早已麻木...

感觉时间过得飞快,曾以为度日如年的时光也被吞没在了无情的岁月......

愿当年一起混日子的朋友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望大家尽快终结北漂.....

去一座属于自己的有生活的小城市,过一种人过得生活,至少能看到生活的希望.....

我不知道,那些与我走散的朋友现在过的如何?他们很容易就能找到我,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偶尔更新,一如从前地记录着我生活的点点滴滴。每当我看到他们给我留言,心中都会有温暖的感觉。

朋友们,阿旭真心祝愿你们过得好,至少一定要比我过得好!岁月无情,希望你们被世界温柔相待。

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了,我偶尔还会跟一一些老朋友打电话,问对方最近过得如何,是否一切顺利?

岁月不曾饶过谁,我们彼此忙于谋生,忙于工作,忙的不知所措,却很少问自己到底在忙些什么?

不是空间和时间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而是生活的残酷让我们疲惫不堪,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互道晚安。

这么多年来,我慢慢地被现实打击的不成样子,偶尔被生活摧残的狼狈不堪,偶尔也感觉无力反抗,比如房价。

很多时候,我想旧地重游,再去北京,四川,江南等地,去找那些曾经帮过我,与我一起携手走过苦逼岁月的朋友们,当年大家分别时,我曾许下承诺,如果某一天,我出书了,就暂放下工作,携带文字去找你们,大家再聚一聚。

如今,我已终结流浪,退居二线,想过一种稳定的生活,因为舍不得家人,因为不想为了梦想而抛弃生活,我一直都是这样,并感觉很好。

我想一辈子睡在一个人身旁,一辈子住在一个地方。不再孤独和流浪,至少不再像最近过去的七年那样。

如果某一天,我可以写文为生,我还是会再去周游全国,再次体验流浪的自由和放荡。

人生而自由,理应为自由而战。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自己本该是生活的主角,你要把主线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一生都在被生活所操纵。多想想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为活着而活着!

写书不赚钱,但我也意识到了,经济的独立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时候都是相当重要的,还是要多赚钱。

今天,我主动给老朋友们发了新年祝福,我是一条一条发的,上方带上对方的名字,中间送上问候,下方再署上自己的名字。

最近两年,我很少主动给朋友送祝福了,因为感觉很虚伪,当我看到大家的祝福语时似乎也有类似的虚伪之感。你说你群发的那些千篇一律的祝福语,甚至连一个字都不改,有的还署上自己的大名,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我想问,你发这些的初衷或目的是什么?我来告诉你——形式, 一种形式而已。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维护是靠平时的相处,我们不得不承认,如果彼此很久不见,的确没有了太多的语言。

工作几年来,我很少回家,春节回家也很少出门,不知道跟他们说些什么?除了跟同学聚会外,我几乎大门不出。我讨厌别人带有目的地问我,你今年赚了多少钱?工作怎么样?然后他们再以一种鄙视的眼神等待你的回复。

我想说,生活是自己的,我他妈混的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关于中国的这个春节,我搞不太懂是怎么回事?比如三十好像是除夕夜,今晚很重要,过了今晚就是大年初一。很多人在今晚熬到凌晨整,然后在这一刻给别人发送祝福短信,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每年的春节,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妈妈总是在厨房忙碌不停,我如果不帮忙,好像就她一个人在忙?爸爸跟邻居一起去师傅家过除夕,每年皆是如此。

对我而言,二十多年来是没有什么节日的,在外求学时,从来不过什么节日。

我很自私地认为,任何的节日离开了家人都会沦为一种形式,包括我的生日也不例外,我似乎已经十几年不过生日了吧?

最近两年,春节是我的最有代表性的一个节日了吧?春节回家,我会给爸妈弟弟每人发个红包,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他们很开心。

是啊,爸妈生我养我二十多年,我欠他们太多却无力偿还,唯一能做的就是常回家看看。

阿旭写于2018年大年三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