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汽车人】戈恩走向基督山

原标题:【汽车人】戈恩走向基督山

戈恩极为渴望完成基督山式的复仇,不仅为自身,更为捍卫自己职业生涯最大的成就。否则,他就不会花900万美元保释金、接受苛刻居住监视条件暂时出狱。

文/《汽车人》黄耀鹏

卡洛斯·戈恩要参加即将举行的日产特别股东大会。这是融合商战、政治、阴谋、法律和人性大戏的一个新高潮。

敌手是谁

上周,在东京看守所7平米牢房里呆了107天的戈恩获得保释。当他在众多警察和律师的前呼后拥下走出看守所时,发现镁光灯晃得睁不开眼。后排的记者们甚至动用了消防梯,以便占据好角度。戈恩发现自己打扮成“超级马里奥”的样子,并没有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当然,他成功地掩饰了自己憔悴的样子。

戈恩入狱的罪名是向日产转移资产损失、少报收入逃税和给自己发奖金。人们通常不说,日本的法律偏向于检察方,但经过正式逮捕手续的案件,有99.9%最终被认定有罪。

不过,日本刑事案件定案前,特别是嫌疑人否认一切指控情况下,就允许保释的比例,同样低至1%。第三次申请保释成功,新任律师团首席律师弘中惇一郎居功至伟。

暂不论戈恩的罪名是否实锤,此案怀有强烈的其他目的不言而喻,而明眼人一看就知,谁促成了戈恩入狱。戈恩做了什么,导致对立方不惜动用一切手段,毁掉其职业生涯和名誉、财政状况和自由。

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只须回答以下4个问题即能判定:

戈恩被捕后,一直公开大肆抨击戈恩的是谁?

谁率先解除戈恩的权力,并取而代之?

谁做出种种努力,避免戈恩保释,并要求将其尽快治罪?

谁一直谋求将戈恩从董事会中开革,并一直为此努力?

答案的指向是非常明确的,日产董事会的“某些势力”,出头的则是CEO西川广人。

虽然戈恩承诺过日产继任董事长“将为日籍”(日产二号人物西川广人大有希望),但在2018年11月,戈恩被捕前夕,戈恩对媒体称,“当一家公司的业绩下滑时,没有任何一位CEO可以免于被解雇。”“这是商业规则,没有例外。”

种种迹象表明,权力争夺只是表象。雷诺和日产,多年来一直在跳诡异的探戈。每当有一方发现自己的独立性受损的时候,就会发动攻势,对抗合并努力,为此不惜借助外界力量。雷诺和日产都做过类似的事情。

现在,该轮到日产担心了。有件事可以证明,去年12月,戈恩被剥夺(或被迫辞去)日产和雷诺领导职位后,法国政府向日本政府要求举行部长会谈,同时,雷诺则要求举行特别股东大会,讨论两家企业“整合”问题。

日本政府拒绝了法国政府的提议,理由是雷日是民间关系,不在政府间讨论范围。

而日产则劝说雷诺放弃提议,因为雷诺掌握日产43.4%的股份,作为大股东,雷诺有权召开股东大会,而日产则只能尽量拖延至戈恩被定罪之后。

这个“整合”字眼用得妙,“整合”与“合并”在语境中有微妙但明确的差异。显示了雷诺维系联盟、维系日产股东地位,但对“合并”保持距离的态度。

而日产则事实上拒绝了法国方面派出戈恩继任者的努力,转而设置委员会来行使董事长职权,显然奉行的是“拖”字诀,拖到戈恩被定罪,戈恩的遗产自然被彻底清算。

复仇者归来

现在,戈恩意外保释成功,要求参加日产拟于4月举行的股东大会,这也是他的保释条件之一。日产的策略也改变了,变成尽快召开大会,尽量在该会上将戈恩开革出董事会,因为无论日产提出什么样的指控,剥夺戈恩董事会席位的手续,必须投票完成。

而戈恩在狱中接触不到外界信息(与律师的会面被严格限制时间)的情况下,面壁超过100天。善于控场、能言善辩的戈恩,肯定无数次在头脑中模拟进行这样的辩论场景。他将用语言和自身掌握的证据,在会议上争取多数股权的支持,让陷害自己的势力(从戈恩角度)无法得逞。

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犀利的反击,也是最后的机会。即便他最终被定有罪,掉下悬崖的同时,他要在坠落前向死敌掷出手中的长矛。个性强悍的戈恩,复仇的火焰将足以点燃整个会场。这一点,连他的对手也不会否认。因为多年来,他们都在戈恩的手下工作,彼此知根知底。可以想见,这次大会很难有“和谐、团结”的结果。

戈恩极为渴望完成基督山式的复仇,不仅为自身,更为捍卫自己职业生涯最大的成就。否则,他就不会花900万美元保释金、接受苛刻居住监视条件暂时出狱。

猜测戈恩将在会上说什么是徒劳的,关键在于雷诺及法国政府的态度。新任雷诺CEO让·多米尼克·塞纳尔,已经否认了戈恩回归雷诺的可能性。

同时,塞纳尔比戈恩更“接近”法国政府,戈恩还与时任经济部长、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就雷-日关系发生过意见分歧,而塞纳尔不会。

塞纳尔作为雷诺的代表,被选入日产董事会,没有悬念。惟一有悬念的是,塞纳尔对戈恩是否持支持态度。

戈恩如果能确保雷诺在日产的影响力延续,并成功压制日产董事会内反对势力分裂企图,那么他就依然有价值,仍会得到支持。

不过,在戈恩失去职位后,还能对昔日部下们有多大影响力和号召力,很难说。同理,戈恩在没有权柄的情况下,如何保证延续雷诺在日产董事会的利益,也很难做到。

这样一来,戈恩从雷诺那里得到的支持,就算有也很有限,很可能停留在口头上或者道义上。而塞纳尔不需要多做什么,只要确保雷诺在日产的投票权,西川广人等人就翻不起大浪。事实上,西川广人去年一度还要卸任CEO,回避争议。现在看,支持他的人显然认为,这把“枪”还有用。

有舆论认为,戈恩是汽车界最后一个握有排他性大权的“超级董事长”。此役过后,无论结果如何,我们看到的业界领袖们,都将受到资方更大的制约。不管怎么说,一个时代结束了。

从这一点上看,戈恩无论怎样说、怎样做,都不会对局势有决定性影响。戈恩的无力感将是必然的。在此之后,他还是应该多操心个人前途为好。(文/《汽车人》黄耀鹏,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