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突然想吃家乡菜 所以辞!官!了!

原标题:突然想吃家乡菜 所以辞!官!了!

李大嘴 大嘴读史

资深吃货一定知道“松江鲈鱼”。

松江鲈鱼,又称“四鳃鲈鱼”,其实只是鳃膜上有两条橙色的斜纹,看上去像两片鳃叶,并不是真的有四个鳃。

《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左慈掷杯戏曹操”的桥段中,左慈大施法术,变出好几条四鳃鲈鱼——

少刻,庖人进鱼脍。慈曰:“脍必松江鲈鱼者方美,”操曰:“千里之隔,安能取之?”慈曰:“此亦何难取!”教把钓竿来,于堂下鱼池中钓之。顷刻钓出数十尾大鲈鱼,放在殿上。操曰:“吾池中原有此鱼。”慈曰:“大王何相欺耶?天下鲈鱼只两腮,惟松江鲈鱼有四腮:此可辨也。”众官视之,果是四腮。

历朝历代,无数文人墨客反复称颂松江鲈鱼的美味,凡是品尝过的人没有一个不说好的。杜甫、白居易、苏东坡、陆游等超级大V,或作文,或咏诗,交口称赞。

不过,现在已经很难有这个口福了,因为这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想饱口福,就有坐牢的危险。

有一个和鲈鱼有关的典故,叫做“莼鲈之思”。

什么意思呢?简单的说,就是有个人突然想吃家乡菜了,就辞去官职,回老家镇压肚子里的馋虫去了。

这个人就是西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张翰。

张翰是苏州人,老爸是东吴的外交部长,原本是妥妥的官家子弟,但东吴很快就被晋朝灭掉了。

身为亡国之人的张翰,才华横溢,牢骚满腹,干脆效法“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放荡不羁,因为阮籍担任过步兵校尉,所以世称“阮步兵”,而张翰以自己的恃才放旷、随心所欲博得了一个“江东步兵”的外号。

怎么个随心所欲呢?

据《世说新语》记载,有一次,张翰在苏州阊门附近听见有人弹琴,循着琴声找过去,原来是一位来自绍兴的名士贺循在河岸边的船上弹琴。

张翰不认识贺循,贺循也不认识张翰,但两人一经交谈,就刹不住车了,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贺循告诉张翰,他这是去洛阳,路过苏州,一会就要继续行程了。张翰回答说,我也要去洛阳,咱一起吧,可以在路上接着聊。

这是一个临时的决定,张翰也不找个人回家报个信,直接就启程了。

就不怕家人担心?也太随便了。

张翰后来当上了大司马东曹掾,这个官可了不得,大司马是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东曹椽是总司令手下的重要文官,左膀右臂,智囊属性。

可是,张翰出幺蛾子了。

据《晋书·张翰传》记载,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眼看入秋了,张翰开始思念家乡的精美菜肴,都有些什么呢?菰菜,就是茭白,莼羹就是莼菜汤,鲈鱼脍就是鲈鱼刺身。

人嘛,想吃点啥就应该去吃,别因为千里当官耽误了美食。

张翰毅然辞职,回家去吃好东西了。

还有这操作?太任性了吧?

事实上,张翰所谓想吃家乡菜,根本就是借口,他看出了大乱将至,为了明哲保身,毅然远离漩涡。

后来,动乱果然如同张翰预料的那样爆发,著名的“八王之乱”绵延数十年,中原大地一片血雨腥风,张翰的上司司马冏也死于乱军之中。

而这时候,张翰早就回到了家乡,吃什么也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保全了性命。

后来,辛弃疾在一阙《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中还专门提到这件事——“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这里,季鹰是张翰的字。

表面上是个任性的吃货,实际上是个聪明人。

参考书目:《晋书》、《世说新语》、《三国演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