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一个12岁女孩每个月都痛经难忍,最后一查竟是……

原标题:一个12岁女孩每个月都痛经难忍,最后一查竟是……

肚子疼、腰疼,甚至会恶心呕吐、冷汗淋漓……很多女性都曾经被痛经困扰过。让我们共同关注女性健康。本期我们邀请武汉同济医院普通妇科副主任医师刘荣华,跟您说说如何击败顽固痛经。他表示,痛经也是一种病,应该正确看待它,积极采取适合的方式治疗。

痛得多了,就习惯了

“痛了20多年了,也真是痛得多了,就慢慢习惯了。”37岁的王芳说。虽然嘴上说习惯了,可一提到痛经,依然满脸愁云。“记得我当年刚上班时,身边很多小伙伴儿都痛经,那时不知道公司有规定,重度痛经者可休假。那时男领导也不近人情,见我们痛经,他却说:你去吃药啊,请什么假?十几年的班下来,我们都养成痛经了自己忍受的习惯。即便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也得忍着。”

某公司职员晓惠形容每个月的那几天就像上了断头台。她说:“作为一个从14岁就开始痛经的人,一到经期轻则呕吐,重则休克,中西医都试遍了,收效甚微,朋友们都开玩笑说,把我打晕了就感觉不到痛了,谁能救救我?”晓惠说,上高中时,有次在家突然痛经,痛得无法用语言形容,浑身冒虚汗,躺着不行,坐着不行,最后痛得趴地上了。她说:“每次都是痛得睡着了,醒来后才觉得好一些。”

“我生娃前痛了快20年,每次都痛得在床上滚来滚去,直到大学同学给我吃了片芬必得,才帮我渡过难关。从此以后,芬必得成了我的必备药,算下来吃了十几年。后来生完孩子,我的痛经就好了,彻底摆脱了止痛药,”玲玲说,“生完孩子,做好月子,再来例假,几乎没有多少痛感了,感觉经历了一次重生。”玲玲说,作为一个曾经痛经痛吐痛晕的恐经患者,幸亏生了一个孩子,解除了长达20年的痛经。

痛经作为最常规的妇科症状,深受其折磨的女性不计其数。全球不同机构在不同地区的各种研究调查显示,痛经发生率在20%至90%之间。年轻女性的痛经发生率高达60%以上。

大多数痛经是原发性

“临床中我们发现,处于青春期的女生发生痛经的特别多,有的女学生半夜被同学抬进医院,一问病史才知,她有多年的痛经病史。”刘荣华说,引起痛经的原因主要分为两大类:原发性和继发性,其中90%的女性属于原发性。

“每个人对痛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以忍受,有的人会全身都感到剧痛,甚至休克。”刘荣华说。

刘荣华介绍,原发性痛经与疾病无关,是子宫内膜合成前列腺素(PG)增多引起。前列腺素刺激子宫过度收缩可造成子宫供血不足、缺血、缺氧,刺激疼痛神经元,引起疼痛,并引发交感神经兴奋,末梢神经释放前列腺素数量增加,使疼痛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受精神、神经因素影响,疼痛的主观感受与个人痛阈和遗传因素相关。痛经首次发作常在初潮或其后一至两年内,每次持续时间8至72小时,出现在月经前几天或与月经同时发生。

“继发性痛经是由疾病引起的痛经,比如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腺肌病、盆腔炎、宫颈或宫腔粘连、生殖道畸形等,都可能引起痛经,疼痛第一次发作常在初潮两年以后。”刘荣华表示,这一类型的痛经不那么常见,属于已婚、已生育女性的其他妇科疾病的表征之一,其相应的治疗措施也与原发性痛经不同。

“我遇到过一个才12岁的患者,月经来潮还不到半年,但是每个月的痛经都在加重,刚开始,父母也没太在意,后来看孩子实在痛得厉害,就带着她去医院做了B超,检查结果怀疑是生殖器官发育畸形,随后又做腹腔镜,确诊了这孩子的子宫畸形。”刘荣华说,这种病症通过手术之后就会解决,并且发生的病例不算多,但是很多老百姓不是学医的,根本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刘荣华建议,青春期女性如果出现不正常痛经,一定要及时就医,拖延病情,可能对今后的生育能力产生影响。

减肥过度易引发痛经

90后侯宁是一位原发性痛经的女性,她身材纤瘦,缺乏日常体育锻炼的习惯,体重指标一直低于正常范围。她的BMI指数(即身体质量指数,是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数的平方,低于18.5即为偏瘦)常年在16至17左右。初三期末考试前,侯宁第一次痛经。她说:“感觉有东西在子宫里搅动。”从此便开始了其与痛经长达10年的拉锯战。

“减肥太厉害,反而会引起痛经。”刘荣华说,过度节食的人更容易发生痛经,发生率远比不节食的人高。有研究表明,在对2万多名痛经女性进行调查后发现,BMI指数与痛经存在密切关系。BMI在21.3-23.2之间的女性患痛经的概率较低,而BMI每下降一点,痛经概率增加12%-14%。而过高和过低的BMI均会影响女性激素水平,都不利于健康。

此外,基本不吃早饭的女性中度痛经比例上升107%,重度痛经比例上升69%。刘荣华表示,现在不少年轻女性患有女性子宫内膜异位症,这与月经血倒流有关。此外,随着社会的开放,做过流产的女性越来越多,这种手术不可避免会损伤子宫内膜,从而也会引发痛经。

“精神因素也是导致痛经的重要原因。”刘荣华表示,痛经作为一种与精神因素相关的妇科症状,同样不能忽略社会和心理因素对痛经女性的引导。

患有焦虑症、抑郁症的女性人群更容易发生痛经,因为这种人群的痛阈比较低。她们的心理状态导致她们比较敏感,进而会非常明确地感觉到痛经。

和“脱发、熬夜、抑郁”等相通的是,痛经也成为时代或“学习工作压力大”或“生活方式不健康”的一种批注。调查显示,晚上12点不睡的女性,中度痛经比例增加82%,重度痛经比例增加44%。此外每周参加10小时运动的女性,中度痛经比例会下降10%,重度痛经比例下降41%。

吃避孕药来缓解痛经

小林记得,上高中时和同学去郊外玩,忽然开始冒起冷汗,随后出现了严重腹痛。在同学帮助下,小林打车回家休息,才确定是因例假引起的痛经。在她半睡半晕期间,同学为她买了止痛药。醒来后,小林第一次服用了止痛药,止痛效果极其显著。她说:“我觉得吃止痛药特别有用。现在特别懊恼小时候为什么妈妈不让吃,现在我一个月要吃一两粒布洛芬、,我觉得不会有什么。不像父母说的那样会产生耐药性,相比生扛,我觉得吃药舒服多了。”

刘荣华表示,原发性痛经可以用止痛药去缓解症状。他说:“特别是避孕药对于40岁以内的女性来说是非常好的,除了可以明显缓解痛经,还可以保护子宫内膜,可以减少40%到50%的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的发生。”但刘荣华特别提醒,对继发性痛经,或者其他不明腹痛病症滥用止痛药,其风险与危害是很大的。

刘荣华说,很多中国女性觉得服用激素不好,“谈激色变”,这是个误区。这可能和我们的传统观念有关。计划生育时代使用最常见的避孕方式是绝育、放环,很少推荐药物。其实在国外,女性口服药物和使用口服药物避孕的人群数量是差不多的。刘荣华认为,不分条件地排斥避孕药是不理性的,对口服避孕药的宣教还需要大大加强,因为现在好多情况,即使是在临床需要用的时候,很多人也不愿意用。

刘荣华表示,市面上现有的治疗痛经的药物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布洛芬为例的非甾体抗炎药;另一种则是需要长期服用的短效避孕药。布洛芬属于老一代的止痛药,有比较多年临床检验与反馈积累,而美洛昔康、塞来昔布这一类则是最新一代的药物,相对而言,它们带来的中枢神经、胃肠道副作用会低,但投入使用的时间还较短。短效避孕药则是通过口服与排卵相关的激素来达到平衡体内相关激素。更适合40岁以前,无吸烟、肥胖、高血压、血栓等病史者服用。

此外,刘荣华表示,女性还可以通过改善生活习惯来应对痛经。比如,吃中药调养自己身体的内环境,平时还可以去做理疗、瑜伽。同时注意心理干预,女性要对痛经有一种正确的认知,知道月经这一正常生理期可能出现痛经这种情况,遇到痛经时,不要过度恐惧,但也不要过度地不把其当一回事,要积极地寻找适合自己的应对措施。

文/本报记者 张迪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用户可关注 中国家庭报官微(zhongguojiatingbao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