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如果直播“死”了,多半是因为窥视者的梦醒了

原标题:如果直播“死”了,多半是因为窥视者的梦醒了

文|叩敏 编辑|朴芳

熊猫直播之“死”,将“直播”这一话题再次引爆。连王思聪都救不了熊猫,直播真的不行了吗?

昔日热火朝天的直播行业,确实迎来了拐点,“千播大战”已成往事,市场上留下的斗鱼、虎牙、陌陌、映客等直播平台面临瓶颈期。

以昨日陌陌发布的2018年度Q4及全年财报为例,Q4净营收为38.43亿元,净利润为8.87亿元,Q4直播营收为29.59亿元,对比前三季度的直播营收23.6亿、26.21亿、27.69亿,虽有一定增长,但增速已然放缓,其中重度依赖直播业务暴露出陌陌营收结构的不合理。

直播终究是一种虚拟的娱乐消遣,从用户角度来看,直播能红极一时,是戳中了用户心理的G点,满足了观看者对他人的窥探欲,制造了一场虚无缥缈的自我安慰的梦。一旦窥视者的梦醒了,直播也就凉凉了。

直播平台的原罪——性

不管打开哪个直播平台,都能看到首页充斥着一系列的美女主播,她们或清纯示人,或搔首弄姿,或展示才艺。P到变形的封面无不向看客发出“进门”邀请,经不住诱惑的看客难免手指不听使唤。

直播创造的就是这样一种疏离又暧昧、吊诡又诱人的气氛,尽管隔着一层屏幕,尽管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但就是有人愿意驻足观看,甚至掏腰包打赏,然后在美女主播“谢谢宝宝”的柔声细语里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转眼即逝。

在现实中谈不到女朋友的屌丝们,直播给了他们发泄情感和窥视他人的窗口,花点钱买点礼物,就能体验到短暂的高富帅的快感;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司机们,在直播平台中四处猎艳,不惜以高额打赏换取私下约炮的福利。总之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满足。

无数屏幕无数美人,仿佛有了无数个选择,这给了男性同胞们巨大的成就感,就好像坐拥后宫佳丽三千的帝王,想宠幸哪个就看哪个。

那些美女主播们同样得到了满足,首先是经济上的满足,月入几万的人比比皆是,而高收入对应的是低门槛,在这里不看学历不看背景,只要稍有姿色,自然有人关注。比起每天挤地铁上下班累死累活,她们轻松就能在家里赚到钱,土豪送的一艘“游艇”,就顶普通人几个月的工资,何乐而不为?

然后是心理上的满足,女生从不嫌别人夸,只怕别人夸不够,在直播平台上多的是粉丝们的夸赞,她们在陌生人的花言巧语中迷失了自我,觉得自己成了金光闪闪的大明星,过了一把成名瘾。

直播也开启了性工作者的第二春,比起提心吊胆的线下接客,只需穿得性感一点就能挑起男性观众的欲望,再尺度大一点、开会儿车、露点骨,打赏金额蹭蹭蹭往上涨,也难怪有人称直播平台为“云青楼”。

有人总结直播平台的三大原罪:一是让男人变得猥琐,二是让女人变得懒惰,三是让娱乐会所人才萎缩。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性。

直播平台的矛盾也在于此,一方面它们需要响应号召打击任何与性有关的擦边球,一方面又需要利用性来引流、变现,毕竟用户是衣食父母,直播打赏是大部分平台的主要盈利途径。

背负原罪的直播平台无意识地为用户编织了一场幻梦,然而深陷其中的人终究要回到现实来。央视曾报道会计王某侵吞公款打赏女主播930万,因无力退赔判刑7年,这个故事足够惊醒沉醉直播的人,虽然你送的是虚拟礼物,花的确是真金实银,更重要的是,你花了还不起,真的得坐牢。

当用户的心理发生转变,或兴趣发生转移,直播都是随时可以替换的娱乐方式。熊猫之“死”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直播平台的崩溃是从烧钱开始的

从直播平台的角度来看,大概从烧钱开始,直播就走上了“不归路”,有道是“烧钱一时爽,一直烧一直爽”,等到烧不起了,也就完了。

直播行业是个烧钱很凶的行当,主播、版权、内容、宽带、推广等都需要高额的资金支持,直播平台要想活下去,基本只能依靠融资,而一旦资金链断裂,就将面临倒闭风险,熊猫直播就是活生生的案例。

在直播平台发展之初,抢人是最烧钱的。由于头部主播是引流和收入的最大源头,因此各大直播平台都不惜一切代价争抢头部主播资源,如虎牙曾在2016年以3年1亿元的价格签约了“电竞第一女神”MISS大小姐,王思聪创办熊猫后花2000万签下韩国女主播尹素婉、1亿签下PDD、周二珂等人气主播、2亿签下韩国女团EXID和T-ara,天价抢人推高了直播平台的成本。

而主播的流动性又加大了平台烧钱的力度,不少主播在有了人气之后,身价倍涨,其他平台要挖人就需出比原来更高的价钱,甚至为了拉头部主播,愿意赔付原平台的违约金。如斗鱼LOL板块一哥神超跳到虎牙,有内幕称是虎牙已交违约金。

斗鱼频频出现主播跳槽,其中英雄联盟板块最为严重,在知名主播久哥哥、神超都相继出走后,也带走了一批忠诚度高的用户,斗鱼平台不得不从其他平台挖回主播,以填补该板块的流量损失。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不仅留人耗钱,留不住人更是耗时耗力耗钱。

另一方面,直播平台还需要支付游戏版权、电竞赛事成本和高清宽带成本。据悉,一场知名电竞赛事的直转播权在千万元级别,甚至更高。由于眼下直播平台主要靠游戏直播拉动流量,而90%以上的热度来自《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几款全民爆款游戏,因此业内普遍认为获得腾讯投资的斗鱼和虎牙在这方面优势明显。

剩下的中腰部直播平台就没这么好运了,烧不起钱的提前退场,资本在没尝到甜头后也更加谨慎。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2016年共有31家直播平台完成36起融资,2017年融资并购接近20起,2018年缩水近一半,相关融资并购仅12起,全民直播、网易薄荷、土豆泥等直播平台都在去年相继被淘汰出局。

直播行业正处于下行之势

熊猫之“死”,折射出整个直播行业正处于下行之势,风口已过,红利消退,整个泛娱乐产业都在经历资本寒冬。斗鱼急切想上市就反映出公司对未来经济预期不乐观,因此寄希望于上市融资过冬。

红利期已过,直播行业也到了瓶颈期,用户增速放缓、流量见顶之势愈加明显。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人,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人,增长速度放缓。

直播平台终究是流量平台,娱乐和消遣是 直播的主要功能,而如今短视频的迅猛发展,正强势抢夺直播用户的娱乐时间。

2018年,直播很快从资本市场的宠儿沦为了短视频的陪衬。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显示,在泛娱乐典型细分使用时长占比上,短视频以11.4%位列第一,而娱乐直播仅占0.2%,差距非常明显。

不仅如此,政府对直播的监管也从未停止,自MC天佑被封杀后,仍然有不少主播倒在这条红线上,“斗鱼一姐”陈一发因“不正当言论”被封杀,虎牙人气主播莉哥因在直播中“篡改国歌”被封号。

近日,全国青联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提案》,建议尽快出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及考虑对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作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

资本退潮、监管趋紧,直播平台面临着大环境的考验,但还不至“死”,只有当那些窥视者们打破了这场由直播平台营造的虚拟之梦,回归现实的怀抱,直播才走到了尽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