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全因安卓大打出手!郭台铭痛批微软孬种、不思进取

原标题:全因安卓大打出手!郭台铭痛批微软孬种、不思进取

上周微软对鸿海集团(富士康母公司)提起诉讼,指称鸿海未遵守 2013 年专利授权协议,未支付权利金。经过几日沉默,鸿海集团在 12 日正式收到起诉书后,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亲自出面反击,他先痛批微软是霸权心态、不思进取,再痛批这是美国公司(微软)跟美国公司(谷歌)的战争,却拿鸿海当代罪羔羊,是“孬种”

郭台铭与富智康集团主席池育阳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郭台铭上台后先是感性致词,表示 12 日是他前妻逝世 14 年,他刚从墓园赶来,不希望把思念前妻的气氛带到现场,特地洗了手、换上了马祖赐给他的宝衣,今日他牺牲陪伴前妻的时间,也得把这八年来与微软交涉的事件对股东、支持他的朋友说清楚,他强调,鸿海及富智康不可能因为这件事遭受损失。

图|郭台铭在个人Facebook 上怒斥微软(来源:郭台铭 Facebook 帐号)

到底什么事让郭台铭大动肝火?

到底是什么引发了微软和鸿海互杠,原因是安卓(Android),整个事件得从 8 年前谈起。由于 Android 是基于 Linux 核心技术发展出来的操作系统,打从 2007 年微软就宣称 Linux 侵犯了自己的235 项专利。当 Android 手机开始风起云涌后,微软又出现了,在 2011 年主张 Android 系统底层运用到许多微软持有的专利技术,但是,微软并没有向法院申请禁止使用,而是采取授权策略,也就是向使用 Android 的手机厂商收取专利授权费,此后,Android 平台就成为微软重要的营收来源,光是 2013 年从手机获得的授权净收益就高达16 亿美元,但是,Android 到底侵犯了微软哪些专利,仍是个谜。

图 | 微软要求安卓阵营支付专利授权费(来源:微软官网)

近几年这件事在行业内陆续发生一些纷争,像是微软与三星在 2011 年签约,三星每卖出一台Android 手机、平板或是 Chrome 电脑,就要付给微软权利金,协议有效 7 年,第一年,三星乖乖付了钱,第二年,三星拒付,接着微软在 2014 年控告三星违约。

现在,微软又控告鸿海违约,惹得郭台铭大动肝火。

代工厂夹在手机品牌厂和微软中间

郭台铭表示,前几日鸿海不便对外回应此诉讼案,是因为当时尚未没有收到起诉书,所以无法说明,“微软告我们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 12 日收到起诉书后随即展开反击,他直言:“延宕 8 年的谈判过程,为什么选在这个时机出手,而且还事先告诉媒体?微软想利用诉讼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他也强调,鸿海有很多资料因要做为呈堂证供,因此无法对外公布。

图|鸿海杠上微软,导火线就是安卓操作系统(来源:Android 官网)

池育阳先是解释了鸿海与富智康的分工,鸿海生产的手机为 iOS 系统,安卓(Android)手机则是由富智康生产,两家公司 95%的出货量是交给全球十大手机品牌,其中前五大品牌占了 84%,也由于鸿海并未生产安卓手机,但却遭微软控告,完全是受到池鱼之殃

另外,他强调,代工厂在提供制造服务时,会与客户清楚定义智慧财产权、产品设计权、智慧产权费用的支付,按照双方合约,这部分都是由品牌厂负责。因此在 2011 年微软第一次提出了关于智财权的主张时,富智康在第一时间与客户沟通,所有的客户都正式行文,要求富智康不能代替协商、不能代替支付费用、也不能透露任何产品讯息给微软

池育阳也现场念了一段某家手机品牌客户行文的内容:不同意供应商以任何形式向第三方披露本公司相关讯息,如订单数量、金额,同时不同意供应商代替缴纳安卓专利金,本公司可与相关公司和机构直接进行协商。

通过拿出与客户间的相关文件,池育阳就是要以此证明富智康是按照客户的要求下执行合约。

向比尔盖茨喊话:底下的人不思改进

郭台铭痛批,微软的心态还停留在 PC 时代,过去的 Wintel (Windows+Intel)年代,微软可说是对所有人予取予求,要求 HP、联想、宏碁、Toshiba、甚至是每一家台湾主机板代工厂,如果不回报出货数量,就拿不到微软好一点的价钱,微软跟英特尔联手,几乎是垄断全世界 PC 行业,这种霸权心态还想延续到手机时代,“他不赶快努力,改变心态,我是相当同情他的”。

他更豪不客气表示,“这是美国公司跟美国公司的战争,微软跟Google的战争,不敢告他,不敢跟他收费,跑来跟品牌厂、代工厂收费”,郭台铭并向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喊话,比尔盖茨很伟大,但现在经营的人不思改进,比尔盖茨应该要仔细想想,用这些高管领高薪,有没有做好?只想用过去的遗产争取王朝的创新。说到激动处,郭台铭还痛斥微软孬种,“为什么不直接告客户?他如果敢直接告‘那家公司’,那他是 '微硬',不是微软”。

不找事、不怕事,郭台铭霸气直呛性格多年如一

过去一段时间,郭台铭其实已较少在公开场合发言,即使偶尔出席公开场合,多半也都是与公益慈善活动有关,又或者为自家新事业如健康医疗事业体系拉抬造势,外界多认为,郭台铭转趋低调的作风,与鸿海集团目前正在进行的多项技术升级与营运模式转型有关,因为,与其花时间出席不同场合发表谈话,还不如把时间放在好好经营公司上。

但若长期观察鸿海或是郭台铭的行事风格就会知道,他们或许不找事、但绝不怕事,郭台铭的每一次出面直怼,不论对象是谁,都有基于整体大局的策略盘算。

上一次让郭台铭如此大动肝火,是在2017年日本东芝半导体(TMC)公开标售案前夕,点名怒怼日本经产省不当干预,甚至有日本经产省官员从中作梗,企图影响鸿海公平参与东芝半导体竞标机会。当时外界多认为,鸿海在更早之前收购入主夏普也曾遭遇类似的干扰阻碍,而对于鸿海当时再度想要竞标收购东芝半导体,不论是日本政府或者是媒体舆论都多所质疑批评,这对于原本只想要一个公平参与竞标机会的鸿海而言,确实十分不利,当时甚至有日本产经省官员对外放话表示: “鸿海没有机会了”。原本公开竞标比的是竞标方所提出的方案与价格,但外在环境的因素,也会是卖家评估的因素之一,因此,对于鸿海而言,如果不在当时采取必要的动作,将只能被迫处于持续防守、甚至步步后退的境地,也因此,郭台铭在公开场合直接点名怒指日本经产省已然影响了竞标的公平性,希望以此为鸿海扳回劣势。尽管后来,鸿海还是未能如愿收购东芝半导体,但整体来看,当时郭台铭的 “惊天一怒”,却有不得不为的必要性。

而这次郭台铭大动作亲自出面召开记者会,外界有一派说看法认为,郭台铭的大动作是为了担心鸿海股价会因为此次事件而下˙跌,但若深究其中,以鸿海集团目前的体量规模来看,即使面对的是微软的大动作,对于鸿海的实际影响也相对有限,不至于因此伤筋动骨,进而造成股价出现剧烈波动,而以消息曝光后的鸿海股价表现来看,鸿海12日股价确实不跌反涨,上涨0.8台币,收于71.2台币。

因此,若进一步探究这次郭台铭再度出面怒斥微软背后的原因,或许郭台铭要凸显不是单一公司的处境,而是在全球供应链生态中不同环节之间的价值分配的不合理性,也就是郭台铭在记者会上所提到微软在过去 “ Wintel”时代的霸权心态。单一独大厂商对于整条供应链业者予取予求的作法,在当前这个时代裡,早已遭遇严竣的考验,除了光芒黯淡许久的微软与英特尔,就连在移动通讯时代曾经独霸的高通(Qualcomm),更已是今非昔比。而微软在此时挑上一向 “不找事、也不怕事”的鸿海,让这场从 2011 年上演至今的安卓纷争,再度因科技制造巨擘杠上软件巨头而浮上台面,是否将因此引发其他供应链环节业者群起响应反击,将会是后续值得关注的焦点所在。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