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宝藏老男孩于谦:人间太TM值得了!

原标题:宝藏老男孩于谦:人间太TM值得了!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玩儿

Interest

前段时间,郭麒麟写的一封家书冲上了话题榜。

这位德云社公子哥洋洋洒洒情真意切写了一大篇,收信人却不是他爸郭德纲,而是他师父——德云社“官中大爷”于谦。

多好的一家三口

从来不敢跟亲爹开玩笑的郭麒麟,调侃于大爷那是张口就来:

“我欣赏您的乐观豁达,我钦佩您的与世无争,我羡慕您的台风潇洒,我崇拜您的吃多少东西都不撑”。

其实不止郭麒麟,从郭德纲到岳云鹏,拿于谦开涮太常见了。

每次演出,台上刚提于大爷的三大爱好,底下立马能接上“抽烟、喝酒、烫头”。

虽说是烟不离手、酒不离口,卷发棒不离头。但于谦好的,远不止这三大样。

在相声圈,他可是公认的“第一玩儿主”。

几年前,郭德纲曾友情出席一场新书发布会。

德云社掌门大场面见得多了去了,但在动物园发新书,还是头一回见。

而那本叫做《玩儿》的书,作者不是别人,就是他近20年的好搭档于谦。

玩儿?听上去怎么不着四六的?

但您还真别小瞧这个“玩儿”。

于大爷说的玩儿,不是纨绔子弟瞎玩,而是一门值得参悟一生的真功夫。

在北京,“玩儿”是种世代传承的文化。养鸟玩鹰斗蝈蝈,遛狗喂鱼搓核桃,老北京人玩儿起来,那是雅俗共赏。

而作为京城土著,于谦打小玩心就很重。

打鱼摸虾、招猫逗狗,没事儿自己拿根竹子铁丝之类的做做手工。

可以说,除了学习,于谦啥都感兴趣。尤其是动物。

对动物,他是真喜欢,见什么喜欢什么。

小学就开始养鸟,后来又养金鱼、训鸽子。每次看到他拎着鸟笼子晃悠,街坊邻居都说:这孩子,真是个少爷秧子。

住大杂院的时候,小屋子里没啥空余,他想方设法腾出个角落养条狗。后来住进楼房,发挥空间稍大了点儿,他就留出半个阳台再养个动物。

顶着“玩物丧志”“未老先衰”的压力,于谦从小一路玩儿到了需要烫头的年纪。

这期间,为了寻到好品相的动物,他从北京上海到陕西新疆,跑遍了全国各地。

为了真的把这些动物养好,他四处拜师学艺结交了不少业内朋友。

对于大爷这样的玩儿主来说,养动物,不是好吃好喝伺候然后听它们叫个响就行了。

每一种动物都各有习性各有特点,里面全是门道。

生鸟儿怎么训才能吃飞食叼彩旗、怎么养百灵鸟才有不同的叫声、马得怎么喂才不会营养不良身强体壮…都得一个一个去学去了解。

反正,不管养什么,于谦就一个原则:不能压制了它们,得奔着最能激发它们天性的方向去养。

鱼狗马、孔雀猴子鹦鹉,目标动物越来越多,眼看家里是放不下了。于谦琢磨着:要不,自己弄一动物园?

说整还真就整上了,跑工商、跑税务,办许可证、给动物做检疫…在北京郊区,他自己设计自己施工,从几亩地开始折腾,真造出了个动物园。

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草里蹦的,只要合法合理,于谦都给想法弄里边来。

不止自己玩儿,他还乐意带着别人一块儿。

有了孩子后,于谦发现现在的小朋友是真不会玩儿,除了电脑就是手机。

怎么办呢?他托朋友弄来不少小矮马,最适合小孩子练习马术。他还当上了北京马术文化节儿童马术推广大使,就想让这些孩子能玩儿点新鲜的。

为了让老婆孩子喝上不乱加东西的牛奶,于大爷还在园子里养了头奶牛。

可这奶牛却被他养在了马厩。时间一长,牛都把自己当马了!

几年下来,于谦的“天精地华宠乐园”从几亩扩大到几十亩,里边儿的物种也越来越丰富。

一只绿孔雀,十多只猫、三十多条狗、五十多匹马,上百只鸽子,两千多条锦鲤。还有梅花鹿、金刚鹦鹉、南美松鼠猴…

为了这一园子动物,于谦请了十多个专业饲养员,再加上杂七杂八的费用,一年开销怎么着也得上百万。他跑演出赚来的钱,很大一部分都搭动物园里了。

可话说回来,要是没这些人力物力砸进去,哪来“北京第二动物园园长”的美誉呢。

好“玩儿”动物的名号是早打出去了,但宝藏老男孩于谦的业务范围,远不止这点儿。

这个人,表面上是相声演员和动物园园长,背地里,还是北京摇滚音乐协会副会长!

于谦对音乐堪称狂热。

有多热?就拿之前网上疯传的那张动图来说吧:人家弹琴,咱于大爷要是乐瘾一犯,啥都敢弹。

他十多岁开始听摇滚,上世纪8090年代更用歌单见证了中国摇滚从初生到崛起再到巅峰的黄金十年。

光听还不过瘾,追星青年于谦也喜欢自己唱。

想来那副唱京东大鼓的嗓子rock起来也是挺吓人。不过,从《一块红布》到《无地自容》,人家高得上去,也低得下来。

兴之所至,于大爷甚至自己组过乐队。许是早早预料到自己日后头发稀疏,不适合在台上甩头,这支“地下”乐队最终没能走到台前。

可没乐队不妨碍闯荡音乐圈啊。

于谦和黑豹乐队现主唱张淇

上访谈节目,说让亮一嗓子于谦绝不推辞扭捏;

给演唱会当嘉宾,rap一段也不是问题。

不仅如此,他还和很多音乐人混成了好哥们儿。

沙宝亮、栾树、周晓鸥,以及现在的黑豹乐队,那都是一个电话就能叫出来的兄弟。

2016年德云社20周年演出,作为官中大爷,于谦拿出了所有看家本事。

除了相声,他特地邀请了一众音乐圈好友到场助兴。

从左至右:栾树、周晓鸥、马上又、沙宝亮、于谦、井冈山

上一秒,长袍马褂一本正经;

下一秒,扔了袍子就开始躁。

这大爷,“精分”起来自己都害怕。

当然了,几首经典摇滚歌曲过了瘾,于谦也没忘调侃哥儿几个。

“有一次栾树和马上又合作出了个曲子,海报上写着:栾树作词,马上又作曲。我们大伙儿说哎呀这栾树太忙了,刚作完词一点儿不歇着马上又作曲啊”。

场面,看得马东一脸懵:请问,这是德云社吗?

看把人周晓鸥都给乐变形了

活了半辈子,于谦玩儿动物、玩儿音乐。而说相声,其实他也是图个“玩儿”。

于谦打小就喜欢相声,最开始是放着收音机自己听,后来时不时也在学校演出说几段。

于大爷的头发,茂盛过

初中没毕业,他决定进相声班学艺。虽说当时学习不好是真,但自己对相声的狂热也是真。

好容易从相声班毕业打算大干一场,于谦却遇上了相声界的寒冬。

那会儿正是全民霹雳舞的年代,相声这种老旧的艺术完全没市场。

团里去“文艺下乡”,农村大妈宁肯去拾粪也不停下来听他们说一场。

于谦灰了心,他开始演小品、演电视剧、到北影学导演,准备退出相声舞台。

哥,奶浴盐浴搓澡有需要吗?

但对行业的失望不代表对这门艺术没了兴趣,他还是喜欢说相声。

没地儿演出,他就自己在家搭个台子,说给空气听也行。

十多年的时间就这么过来了。还好,后来他遇到了郭德纲。

外人都说,郭德纲和于谦这哥俩实现了中国的相声复兴。但对于谦来说,被复兴的,是他自己心里最大的瘾。

玩儿的东西再多,相声,永远是他最放不下的部分。

养动物、搞摇滚、说相声,于谦把每样都当成玩儿,但他的玩儿,是像做学问一样,踏踏实实、认认真真。

也正因为这份认真,他把每一样都玩儿出了彩。

电影《缝纫机乐队》

爱喝酒,他就自己造了个酒窖;

喜欢养鸟,生鸟在他手上不出两周就能吃飞食、开箱子;

驯鸽子,他痴迷老北京观赏鸽,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他和几位朋友还曾向奥组委申请在开幕式上放飞最传统的观赏鸽。

而说相声,他能跟郭德纲简单对几个词,70%以上内容在台上即兴创作,被称为难得的捧哏奇才。

如今,于谦50岁了,但玩儿心不改。

带着马未都吴京骑马,和岳云鹏孙越大喝,和年龄差近30岁的徒弟郭麒麟也能一起找摊子撸串儿。

按他说的:我就这么点儿梦想,玩儿!

很多人说,谁不喜欢玩儿?我缺的是玩心吗?我缺的是钱!

这话于谦可不同意。有钱,自然可以玩儿砸钱的东西;但没钱的时候,自己捡跟木棍做个木雕也是个玩儿。

玩什么不是重点,愿不愿意玩才是根本。

著名学者、文物鉴定家王世襄老师有句名言:一个人如果连玩儿都玩不好,还可能把工作干好吗?

玩儿,是一个人的心态,是你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对生活的热情。

玩物不一定就是丧志,不玩物也不见得都能成大事。人生苦短,各位,还是活得有意思点儿。

参考素材:

于谦《玩儿》

外滩画报《专访相声界第一玩主于谦:不存在玩物丧志》

环球人物《于谦:我会生气但生完就过去了》

名人面对面《于谦“玩儿”的境界》

锵锵三人行《于谦的“玩儿”心态》

《围炉音乐会》

《鲁豫有约》

欢迎来勾搭👇

电商合作:17746822618

广告合作:18969901793

商务合作:180587223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