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科普营养】DHA,到底该不该补?!

原标题:【科普营养】DHA,到底该不该补?!

DHA,到底该不该补?!

文章来源:食物派

已授权《中国临床营养网》转载

作者:王艺菲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本科生。

审稿:陈波教授(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教研室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小派最近读了《Nutrients》的一篇文章,讲了DHA(“脑黄金”的学名)在人生不同阶段与认知功能的关系。受此启发,小派认为朋友们不能人云亦云地去追捧它,咱们要搞清楚里面的条条道道,才能理性地对待!

要想把DHA的生平理个清清楚楚,再用几倍的篇幅都不够,但是先简单了解下面几点,对读懂今日的文章有大大的好处:

  • DHA的本质——脂肪酸是组成脂肪的一种基本单位,DHA 就是一种具有“多不饱和”特点的脂肪酸;
  • DHA的存在——DHA在人体内总含量不多,但在视网膜和大脑中非常丰富,分别占这两种组织中全部脂质的50%和10%~20%;
  • DHA的来源——人体内有合成DHA的途径,但量非常少,DHA的主要来源还是食物。

要说DHA对人的大脑起了啥作用。我们得按照不同的生命阶段(发展期、成年期、衰老期)来讨论,毕竟在每个阶段里,包括大脑在内的身体各部分的解剖和生理都各有特点。

发展期

包括婴幼儿时期(含胎儿期)和儿童时期。在这个阶段,宝宝大脑中的DHA逐渐累积,累积速度从孕中期加快(人脑全部DHA的一半都是在孕期获得),到婴儿期减慢,然后保持缓慢的累积,直到青年期达最高水平。

对于婴幼儿来说充足的DHA有利于促进孩子认知功能的发育,这个观点得到了较一致的认可。注意,小派在这里说的是“充足”,而不是“大量”。也就是说,宝宝的大脑发育确实需要DHA(至于更多地补充一些有没有好处,小派不能肯定地告诉你,因为这方面新的科学证据还在不断涌现)。你可能会说,就像建房子不能缺砖少瓦一样,孩子正需要DHA的时候当然不能少了,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为什么还要强调呢?那是因为,调查数据表明,目前人们平均每日从食物中获得的DHA只有100mg左右(而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推荐是孕妇和乳母每日DHA+EPA总量250mg~500mg,其中DHA至少200mg,如此才能保证胎儿和婴儿从脐带血或母乳中获取足够的DHA)。也就是说,按照宝妈现在的吃法,宝宝获取的DHA不充足。

到了儿童时期,大脑中DHA以较低速度累积,需求量并不是特别大。补充DHA是否有利于促进儿童时期的大脑发育,虽然相关实验并不少,但并无一致结论。在比较这些不同的实验时,我们已经不能只考虑DHA量的问题了,比如受试儿童服用了多久DHA补充剂?如果时间短,也许血浆或者细胞内DHA水平并未达到较稳定的水平;再比如受试儿童原本体内基础DHA水平是否一致?如果两个孩子基础DHA水平不同,即使他们补充同样剂量的DHA,一段时间后他们体内的DHA水平很有可能仍然是不同的,我们不能肯定这种不同是否会造成他们认知功能的测试结果出现差异;又比如DHA补充剂的来源是否相同?不同来源的DHA其存在形式也不同,而人体对不同形式DHA的吸收率又不一样,也就是说,如果两个实验中使用的是不同来源的DHA补充剂,那么即便剂量是相同的,实际的吸收效果却不一定相同。那么多的实验,有着远不止上述3方面的实验设计上的差别,小派认为这是争议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片来源:soogif.com

成年期

本身就是生命全程中认知功能达到最佳的时期,对这一年龄段人群进行的DHA补充实验也不少,情况依然如前:没有一致结论,且有不少实验设计因素值得思考。

比如,在认为补充DHA有助于改善认知功能的实验中,不少实验的受试者本身就存在一定DHA缺乏或者认知功能受损的情况,那么我们不得不提问,正常人会不会对于DHA补充不再敏感?再比如,这些实验往往不是单纯补充DHA,而是和EPA、ARA等其他不饱和脂肪酸按照比例补充的,这个比例在不同实验中又不同,DHA的吸收、代谢便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老年期

随着衰老的进程,大脑实质萎缩、认知功能逐步退化。谈这个时期DHA与认知功能的关系,得分两种情况,一个是生理性认知功能退化,另一个是病理性认知功能退化。

虽然临床前动物研究发现长期的DHA摄取可以使动物在衰老过程中的神经元损失减少、学习和记忆水平提高,但在人的正常衰老过程中,这一结论并不明确尽管已有不少实验,从增加膳食DHA、血DHA、DHA补充剂三个不同层面证明DHA可以延缓衰老进程中的认知功能退化,但也有不少实验并未得出这种肯定结论。一种可能的解释是,认知功能的退化除了受DHA影响,还有脂代谢相关基因表达、饮食习惯、身体锻炼等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

相比之下,病理性的认知功能退化的个体对DHA的反应更为一致:适宜的组织DHA浓度可以延缓轻度认知功能障碍(MCI)和痴呆(dementia)的发展,只不过,什么浓度算适宜?还有待更多研究。这里所说的MCI和痴呆并不特指疾病,只是神经精神方面的慢性临床症状,常常是阿尔兹海默症(AD)等疾病的前驱表现。这样说,DHA与AD应该也有着积极的联系?可以这样认为:目的前观点更倾向于这种积极的联系表现为DHA可以降低患AD的风险,至于DHA是否能改善已患AD者的症状,证据还不充分

小派,你道理讲了一大篇,我只记得‘有待研究’,综上所述一下嘛,DHA到底要不要补?

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小派的观点如下:

首先,还是那句“食物是最佳来源”。

这个来源主要是深海鱼。想想看,深海鱼不光富含DHA,优质蛋白也是多多的,还有维生素、矿物质,吃鱼能收获这些,比起单补DHA那可是划算多了!另外,鸡蛋也是DHA的不错来源呦,而且比深海鱼更易购买和烹制。所以,无论是孕妇、乳母、儿童还是成年人和老年人,都建议多吃鱼类(尤其是优质深海鱼),对于孕妇和乳母,中国居民膳食指南给出的建议更加明确:每周2~3次鱼,每天一个鸡蛋。

图片来源:pixabay.com

接下来说DHA补充剂,要分情况讨论:

儿童和成年人确实没必要,一方面是因为需求量不大、靠均衡饮食就能保证来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实验证据尚不充分。很多人宁愿花那冤枉钱去买补品,而忽视怎么把一日三餐吃好,怕是有点缘木求鱼了。

孕妇、乳母和老年人,如果饮食搭配不佳、担心自己缺DHA,可以适量补充一些。孕妇和乳母承担着自身和快速发育期孩子的营养,DHA需求量是最大的,除了对宝宝脑发育有利,DHA对降低早产和低出生体重的风险、促进宝宝视觉发育(这两条益处甚至比有利于大脑发育更多地获得了研究者们的肯定)。对于老年人,DHA对降低心血管疾病、降低癌症风险、抗炎抗过敏也有一定积极作用。

即便要补充,选择也不一样,孕妇和乳母建议选择藻油,而老年人建议选择鱼油。鱼油比藻油多含另一种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EPA。EPA有降低血液粘稠度的功效,另外也会和DHA之间有代谢竞争。老年人往往有血脂高、血液粘稠度高的问题,EPA恰好有益。而妈妈和宝宝不仅不需要EPA降低血液粘稠度的功效(补多了甚至会增加出血风险),也会因为EPA的竞争而降低了DHA的吸收和利用,花了银子却不能收获理想的功效。

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进行母乳喂养而要用配方乳替代的宝宝,家长应选择添加了DHA的配方乳。美国西南视网膜基金会、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TSW)的妇幼保健研究所(WCHRI)都建议婴儿配方乳中DHA的添加比例为全部脂肪的0.32%(0.32%恰好是母乳中DHA占全部脂肪的比例的平均值),而中国卫生计生委2012年发布的《食品营养强化剂使用标准》,要求儿童用配方奶粉DHA占总脂肪酸的百分比≤0.5%,因此小派认为给宝宝选择DHA添加比例在0.32%~0.5%范围内的配方乳都是可以的。

编辑:王艺菲

审阅:陈 波

陈波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教研室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食品化学污染物的安全性风险评估,膳食模式与慢性病。荣获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一项(第一完成人)

上海市食品安全风险评估委员会委员

上海市预防医学会营养与食品安全专委会委员

上海市环境诱变剂学会理事

参考文献:

1. Michael J. Weiser 1, Christopher M. Butt 1 and M. Hasan Mohajeri. Docosahexaenoic Acid and Cognition throughout the Lifespan. Nutr. Rev. 2016, 8 (2) :99.

2. Bryan, J.; Osendarp, S.; Hughes, D.; Calvaresi, E.; Baghurst, K.; van Klinken, J.W. Nutrients for cognitive development in school-aged children. Nutr. Rev. 2004, 62, 295–306.

3. Emken, E.A.; Adlof, R.O.; Gulley, R.M. Dietary linoleic acid influences desaturation and acylation of deuterium-labeled linoleic and linolenic acids in young adult males. Biochim. Biophys. Acta 1994, 1213, 277–288.

4.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Scientific opinion on dietary reference values for fats, including saturated fatty acids,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monounsaturated fatty acids, trans fatty acids, and cholesterol. EFSA J. 2010, 8, 1461.

5. Hibbeln, J.R.; Davis, J.M.; Steer, C.; Emmett, P.; Rogers, I.; Williams, C.; Golding, J. Maternal seafood consumption in pregnancy and neurodevelopmental outcomes in childhood (ALSPAC study): An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 Lancet 2007, 369, 578–585.

6. Drover, J.R.; Hoffman, D.R.; Castañeda, Y.S.; Morale, S.E.; Garfield, S.; Wheaton, D.H.; Birch, E.E. Cognitive function in 18-month-old term infants of the diamond stud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with multiple dietary levels of docosahexaenoic acid. Early Hum. Dev. 2011, 87, 223–230.

7.朱丽娜,张志国,张敏,生庆海. DHA的生理功能及其在食品中的稳定性[J].中国乳品工业.2009,37(2):45-48.

8.郝颖,汪之和. 人类饮食中长链n-3多不饱和脂肪酸推荐量的研究[J]. 现代食品科技. 2006,22(3):180-183.

截止到 2019 年 3 月 14 号上午 8:00 时,本平台关注人数为:20115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