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想写一手好字?盗墓去!

原标题:想写一手好字?盗墓去!

李大嘴 大嘴读史

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有这样一个桥段,魔教长老曲洋为了得到已经失传的《广陵散》,连盗二十九座古墓,终于在蔡邕的墓里找到《广陵散》,然后和好友刘正风一起谱成《笑傲江湖》,流传世间。

为了一部琴谱,居然去盗墓?

好吧,这没啥可大惊小怪的,历史上类似的真实事件不老少。

钟繇是三国时期著名书的法家,尤其在楷书方面造诣很深,被后世尊为“楷书鼻祖”,和王羲之一起并称“钟王”。

钟繇博采各家之长,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学到了蔡邕的书法精髓,而这门“秘技”就是盗墓来的。

据东晋卫夫人的《笔阵图》记载,“魏钟繇,字元常。少随刘胜入抱犊山,学书三年。遂与魏太祖、邯郸淳、韦诞等议用笔。繇乃问‘蔡伯喈笔法’于韦诞,诞惜不与。乃自槌胸呕血,太祖以五灵丹救之得活。及诞死,繇令人盗掘其墓,遂得之,由是繇笔更妙。”

钟繇当着曹操的面,向另一位书法家韦诞借阅蔡邕的《笔法》。

这么宝贝的东西,韦诞怎么肯拿出来?不借!

钟繇当场自残,捶胸顿足,连血都吐出来了,铁石心肠的韦诞就是不松口。

韦诞的态度其实也正常。要知道,笔法是书法家在长期的书写实践中总结的用笔经验和规律,怎么起势?怎么运笔?具体的笔划怎么处理?如果掌握了这样的“宝典”,对于书法的进步是十分有益的,妥妥的事半功倍。

既然是“宝典”,肯定都是当传家宝的,哪里肯外借,就算死了,也经常是带进棺材里。

钟繇不死心,在韦诞死后,派人盗墓,终于得到了这本珍贵的《笔法》,参详之下,技艺大进,融会贯通,成为大家。

虽说钟繇的举动有点投机取巧,也不怎么上台面,但他在书法方面的勤奋还是有目共睹的。

据《书苑菁华》记载,钟繇临死时把儿子钟会叫到身边,在交给他一部书法秘术的同时,用自己勤奋刻苦的经历教导钟会。

钟繇说,自己一生有三十多年时间花在学习书法上,不分白天黑夜,不论场合地点,有空就写,有机会就练。“卧画被穿过表,如厕终日忘归。每见万类,皆书象之”,晚上睡觉,也会把被子当成纸张,时间长了被子被划出个大窟窿。去上厕所,结果蹲在那里思考书法问题,忘记了时间,见到花草树木、虫鱼鸟兽,都会与笔法联系起来。

钟繇受尽了藏私的苦,但到了他自己这里,也是一样。

钟繇结合前人自创的“宝典”,同样也不会随便送人,哪怕是他的弟子。

书法家宋翼是钟繇的徒弟(也有说是侄子的),并没有得到钟繇的“宝典”,结果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用盗墓的办法得到了钟繇的传承。

据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记载,“常作书如算子,繇乃叱之。翼三年不敢见。晋太康中,有人于许下破钟繇墓,遂得笔势论,翼乃读之,依此法学,名遂大振。”

宋翼一开始学习书法的时候,规规矩矩,笔画平直,上下方整。只是工整,完全没有笔势,结果被钟繇叱骂,吓得宋翼很长时间都不敢去见钟繇。

一直到钟繇死后,宋翼才通过盗墓的办法得到了钟繇的《笔势论》,研读之下,果然收获巨大,声名远播。

钟繇在阴间哀叹: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大咖的技艺当然没话说,但藏私的习惯不怎么好。

不过,历史上也有碰到藏私的师傅,求艺不成,另辟蹊径,成就名声的。

据《七修类稿》,“世传张长史学吴画不成而为草书,颜鲁公学张草不成而为真书。”

说是张旭向吴道子学画不成,结果半吊子画技在草书方面大放异彩,成为“草圣”。颜真卿向张旭学习草书,同样碰壁,结果,自己精心揣摩,在楷书方面开宗立派。

张旭向吴道子学画,这件事不太靠谱。

据《宣和画谱》载:“吴道子,少孤贫,客游洛阳,学书于张颠、贺知章,不成,因工画。”

《图绘宝鉴》也说:“吴道子,少贫,游洛阳,学书于张颠、贺知章。”

张颠就是张旭,所以,应该是吴道子向张旭学习书法不成,传闻弄反了。

颜真卿向张旭学习草书,这件事是真的。

据颜真卿《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记载:“余罢秩醴泉,特诣京洛,访金吾长史张公,请师笔法……仆顷在长安二年师事张公。”

颜真卿先后两次向张旭求师,但“皆不蒙传授”。

张旭对于后辈的求教,要么“大笑而已”,打个哈哈了事,要么“对以草书,或三纸、五纸”,只给你们作品,自己去领会,不作正面回答。

无奈的颜真卿只好“书法当自悟耳”,自学成才。

要是张旭肯倾心传授草书书法,颜真卿说不定就成了一个二、三流的草书大家,世上也许就没有“颜体”,更不会有《祭侄文稿》的大火展览了。

参考书目:《笔阵图》、《书苑菁华》、《题卫夫人笔阵图后》、《宣和画谱》、《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